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都市言情

错失的爱

时间: 2014-09-01 14:23    阅读:3816 次    作者:章妍妍

走出民政局,志强长长地叹了口气,办完离婚,他感到被释放的轻松,还有一丝淡淡的遗憾。

看着走在身后的林玲,志强的心中还是有很多的不舍。林玲打扮的很时尚,一身深绿色的及踝长裙,黑色的细高跟鞋,长长的卷发,自然地披在肩头,面孔精致,但没有一点表情,从他身边飘然而过,似乎他们从来也没认识过。

1

志强和林玲是高中同学,上学的时候志强就喜欢跟林玲说话,总是想着法儿帮助她。但林玲似乎没有发现,她一心用在学习上,成绩很好。

志强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了,林玲因为家里变故也没上大学,在一家超市做理货员。

这年春节放假,志强回家过年,在超市邂逅了林玲。这时的林玲已长成了大姑娘,就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阳光、美丽。

从此志强象被一种魔力吸引着,天天往那家超市跑。晚上还骑着自行车送林玲回家。

那晚,如水的月光穿过刚刚勃发的柳芽,志强推着自行车和林玲走在斑驳的树影里。

“唉哟”林玲叫了一声,蹲了下去,双手抱住一只脚。

“伤到哪里了?”

“脚脖子疼得厉害。”林玲的脚腕已经肿起来了。

“那你上车我推着你,你的脚不能再动了。”

“好吧!”

“坐前面横梁上吧。”

林玲有些羞涩地座到自行车横梁上,双手牢牢地握着车头。此刻林玲的头和志强的胸脯离得很近,几乎是靠在上面的,林玲能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结实而温暖的男子汉!

“我们的事你给家里人说了吗?”

“还没呢,说什么呀。”

“那你自己呢?我们的关系能不能再向前发展发展?”志强的眼睛闪着真诚而调皮的亮光。

“打上学的时候我就偷偷喜欢你,你记得不?”

林玲当然记得。晚自习教室停电,他把蜡烛悄悄地放到林玲的课桌抽屉里;吃饭时,他把饭打出来递到她手里,引得别的女同学都很羡慕她;林玲站着吃饭时,志强总是悄悄地把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凳子放在林玲身后,所有这一切他只是做,从不说一句话。

“你那时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怕影响你学习,你一心要考大学的,对吗?”

“是,不想命运却让我和大学失之交臂,很遗憾。”林玲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

“别遗憾,老天让我来拯救你,给我机会吧,我会让你幸福的。”志强宽大厚实的手掌按在林玲的手上,林玲没有说话,也没有抽出手,其实她也是早就喜欢志强了,和他在一起,她有安全感和依靠感,现在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前,深深地陶醉……

满心欢喜的志强第二天就把他和林玲的事向母亲说了,谁料到她坚决反对,说林玲长着一副狐狸相,将来肯定是个狐狸精,不是能安稳过日子的人。志强的心从天上直坠地下,他不相信母亲的话,他爱着她,在他看来,她就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他能容纳她的一切,但任凭他怎么说都不能说服他母亲,于是他们商量一起到南方打工,先避开锋芒。

2

打工的日子是艰辛,也是幸福。林玲应聘到一家服装厂工作,她心灵手巧,没几天已能熟练地撑控电动缝纫机了。志强有修汽车的手艺,找到了一家汽车修理的工作。他们没有像身边的恋人一样在外租房子住,而是各住各单位的集体宿舍,在休假时才聚一聚,他们的心在一起,不管多忙都在想念着彼此。

两年的日子在忙碌中一晃而过。

国庆节到了,乘着假期志强带着林玲到附近的森林公园去玩。好久没有亲近绿色了,离开高楼林立的大城市,他想起了家乡绿色的田野,绿色的山梁。

他们手拉着手行走在幽静的林间小径,山风轻轻地吹着,让人身轻气爽。林玲象一只撒欢的小鹿,不时的奔跑着,跳跃着,哼着轻盈的小曲。志强追着林玲,边走边偷偷地采集着山花。

前面是一段陡峭的山路,路很窄,一面是深谷,一面是高耸的崖壁。人必须紧贴着崖壁慢慢挪动脚步。

林玲有些怕了,“咱不上去了吧!”

“无限风光在险峰,你真的不想上去?”

“当然想,可我害怕。”

志强俯下身去。“那我背你过去”。

林玲有些吃惊,亦有些窃喜,就乖乖地趴在志强的背上,她把脸紧紧地贴在他背上,不敢抬头。此时,他们的生命是连在一起的。

“下来吧”气喘吁吁的志强说。林玲睁开眼睛,他们已经过了那段陡峭的崖壁到了一个平坦的地方。

“嫁给我吧!”林玲还没缓过神,志强手捧着一束灿烂的野菊花,眼睛里满是真诚与坚毅。

“哪来的花呀?”林玲很惊奇,她没有看见他摘过花呀,那刚才过崖壁的时候,他背着自己也没舍得把花扔掉。

“别问花是哪来的,你愿意不?”

林玲没有说话,娇羞地吻了吻手里的野菊花。

志强高兴得拦腰抱起林玲在原地转了个大圈,林玲的长发伴着笑声在清爽的空气里飘荡。

当夕阳把金色涂满山顶的树梢,林中的鸟雀唱着婉转动听的歌曲时,他们在小小的情侣帐蓬里,有了生命中的第一次。

3

短暂的假期结束了,他们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只是在每个周末他们都会在附近找一家不太贵的旅馆,亲亲蜜蜜地在一起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志强觉得心被浓浓的爱包围着,干起活来特别有劲,天是那样地蓝,云是那样的白,出出进进嘴里总哼着小曲。

林玲服装厂的工作,这几天经常加班,她感觉特别累,浑身没劲,可心里很幸福,数着天计算下次相聚的日子。

“林玲,快走,开工了。”同宿舍的小丽提着包边往外跑边喊。

“好的,我就来!”林玲觉得头有些晕,胃里很恶心,一阵一阵地往上泛,想吐。跑到厕所又吐不出来,她双手扶着门框,在镜子里看到脸色蜡黄的自己,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种怀孕啊。看来今天她不能上班了,她打电话请了一天假。

洗漱完毕后,林玲穿上外衣来到一个小医院,医生是位微胖的上了年纪的妇人,问了林玲的状况后,“你上次什么时候来的月经?”医生边给她开化验单边问。

“大约是9月20号。”

“先去化验一下。”医生递给她一张化验单,她看了一下是化验尿的,心开始忐忑不安。

经过一系列的交费化验,当她拿到化验结果时,她呆了。上面那个醒目的“+”号,她怀孕了,她把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办?她还没结婚,妈妈知道会打死她的,会往她脸上吐唾沫,会骂她不要脸,越想越怕,她没敢再去让医生看,拖着没精打彩的腿回到了宿舍。

工友们都上班去了,没有一个人,她瘫软在自己的床上,一时没了主意,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0点,是志强上班的时间,修车的活需要集中精力,不打电话了,发个短信,他闲了会看到的。她立刻写了短信,“我怀孕了。”犹豫再三之后发出去了。

傍晚时分,志强来找玲玲了。他很兴奋,给玲玲买了水果、奶粉。看到兴高采烈的志强,林玲气不打一处来。

“都这样了,你还高兴?”

“怎样了?好事!我要当爹了。”

“明天我就给家里人说这事,咱们过几天就回去结婚好吗?”志强伸出手想把林玲揽在怀里,林玲把他的手使劲的甩开。

“不行,不能给家里人说,我丢不起那人。”林玲气呼呼地说。

“都什么时代了,现在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懒得说三倒四,你就放心吧!”志强伸出手笼了笼林玲罩在脸上的头发。“我爱你,知道吗,现在你只需要静静地养好身体,剩下的事情我一个人搞定。”他再次把林玲搂在怀里,用他坚实的胸膛温暖着这个惊魂不定的女孩。

第二天清晨,志强就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到县上已是黄昏了,他在县城给父母买了一袋上品茉莉花茶,一条猴王烟,给母亲买了蛋糕和水果,座上公交车回到村里。

他把林玲的事跟父母说了,父亲特别高兴了,母亲听说有了孙子,也没再坚持自己的反对意见,只是说这事会让邻居们说闲话,剩下的就是林玲她父母亲了。

志强挑了比较贵重的几样礼品来到林玲家。林玲妈是个很能干的女人,林玲爸去世早,她妈一个女人支撑着家。林玲妈还是喜欢志强这小伙子的,志强不但人长得帅,而且人品好,勤快,在村里口碑好。当志强说要和她女儿谈对象时,她心里高兴,但也不直接表现出来。

只淡淡地说“现在都兴自由恋爱,我得问问我们林玲再给你回话。”林玲妈边说话边把志强提来的东西往志强手里塞,“这东西给你爸妈。”

“婶,这是我孝敬您的,您就留下吧。”志强又把东西放回去。

他赶紧找到了村里德高望重的李二叔,让他做媒,李二叔爽快地答应了。

在李二叔的撮合之下林家终于答应了这门亲事。第二天志强又提着礼品来到林家,林玲妈正在和面,林玲妈让志强屋里坐,志强哪里敢坐啊,很有眼色的又是挑水又是摘菜的。“婶,我们打算下个月结婚,您同意吗?”志强试探性地问。

“我不同意!”林玲妈显然是生气了,把手两下从面盆里腾出来,把锅盖“啪”地猛盖上。

“今年不能结,林玲今年是本命年,明年冬天结。”林玲妈的语气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现在该怎么办,林玲怀孕的事该不该说?不说林玲妈决不会同意今年结婚的,说了又会怎样他也没谱。想起在林玲面前的承诺,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林玲妈被震惊了在那里,满脸青紫,好像是突然被什么脏东西给噎住了,过一会儿,用双手捂住脸,眼泪顺着指头缝里往下淌,她好像受了很大的污辱,林玲是她的全部希望,林玲她爸出事后,她一直一个人扶养一双儿女,想着能有一天风风光光地把女儿嫁出去,没想到这样让她颜面尽丧……

看着痛苦流涕,神态木讷,近乎绝望的林玲妈,志强心里也很难过,他走到林玲妈面前,双膝跪地,“妈,求求你让我们结婚吧,我会像孝敬我爸妈一样地孝敬您”。

“啪”的一声,一巴掌扇过来,志强也没躲避,这也是他该承受的。

“滚出去!”一声怒吼终于像山洪一样暴发了。志强知道此刻多说无益,他无精打采地走出了林家。

林玲妈镇定之后,打电话让林玲赶紧回家,说她在县城等她。林玲到县城后,林玲妈哭得泪人一样说服林玲去医院做人流,尽管林玲对腹中的这个小生命有太多的不舍,但看着母亲老泪纵横的脸庞,想着母亲把她带大的种种不易,她没有告诉志强,跟着母亲到医院做了人流。

在一阵抽筋挖髓的疼痛之后,她拖着被抽空的虚弱的身体回到家里,母亲去给她熬药,她无力地躺在床上,头脑里昏昏沉沉,现在她只想睡觉,永远都别醒来。

志强得知林玲做了人流手术,像一头受伤的公牛,一气之下跑了十来里,来到一片小山坡,他喘着粗气,一下子扑倒在山坡上。

对面山顶上的夕阳把她柔和的光洒向山坡上的每一棵树木,每一株小草,也洒向我们躁动着的志强。他把身体平平地展开,让自己完全地和大地连在一起,他似乎在和树木和小草一样地向大地汲取力量,他多么希望自己拥有超能量,把这一切的纷杂摆平,为什么相爱就这么难?现在他该怎么办?他的父母能不能接受这件事?林玲的身体状况如何?

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给他答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切自有规律。志强辞掉了外地的工作,他得留下来照顾林玲。在县城一个汽车修理厂做电焊工。

4

第二年腊月,志强和林玲举行了一个盛大而隆重的婚礼,两家亲朋满座,村里无论老幼几乎没落下一个人。还请了县电视台的人主持婚礼,鞭炮声中两位新人披红挂彩,含情脉脉,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他们的幸福生活却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一年后村里和他们一起结婚的媳妇肚子都渐渐大了,而林玲的肚子始终没有变化,这让志强妈很着急,不停催着让林玲去看看有没有病,医院去了几次都说是一切正常。

两年过去了,别人的孩子都会小跑了。志强和林玲仍旧没有孩子。为此,他们也心力交瘁。志强最近也是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吼林玲。林玲呢,背地里总是偷偷地哭,她很后悔当初做掉了那个孩子,要不她的孩子也会提笼笼了……

最近,志强觉得他身体也好像不太好,和林玲在一起时,他总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桔红而朦胧的灯光里,他热烈地爱抚着林玲蛇一样光滑玲珑的身体,可当林玲喘息着抱紧他时,他很快就痪软了,他恨自己不争气,对不住林玲,林玲却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慰他:“这几天工作太累了,歇几天就好了。”

几天后仍旧这样,志强开始心虚了,是不是自己得了病?他偷偷地去了男科医院,检查结果是自己患有轻微的性功能障碍,而且精子成活率太低。面对这样的结果他几乎不相信,上次林玲不是怀孕了吗?难道是别人的?不可能!志强很快否定,那是为什么?

他把诊断书藏在一个林玲找不到的地方,他不能让林玲知道是他有病,他把医生开的药也拿到单位上去吃。

日子在磕磕碰碰中流逝着,志强妈对林玲越来越不满意。总是用“不下蛋的母鸡”、“狐狸精”之类的词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林玲,林玲心里也很内疚,不能给志强延续香火,是她没做好女人的本分,是她对不起志强。

林玲人瘦多了,脸色腊黄,眼角也爬上了鱼尾纹,完全没有了少女时代向日葵的感觉。她在心里已下定决心如果明年再生不下孩子,她就和志强离婚,让志强再找一个能生孩子的媳妇。

5

志强上班去了,林玲收拾完屋子,打开衣柜开始整理衣服。在衣柜的最底层,一个旧鞋盒落满了灰尘,她拿出盒子,随手打开,里面是志强不常穿的一双旧鞋,她取出鞋子拿了抹布擦上面的灰,突然手指触到一个硬纸片,叠得方方正正,打开时她惊呆了,是志强的诊断书。她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她彻底地懵了,为什么是这样?志强怎么会骗她?

晚上,终于听到志强的脚步声了,没等志强敲门,她已气呼呼地挡在门口。

“怎么了,在门口等我啊!”志强勉强地笑了笑。

“这是什么?”林玲使劲把诊断书在志强面前晃了晃。

“你为什么要骗我?是你自己有病,你妈却整天数落我,讽刺我,这公正吗?”林玲边哭边逼近志强。

“你还要公平?难道你就没有骗我?既然你看到了诊断书,那做掉的那个孩子是谁的?是你在欺骗我的感情!”志强一胳膊把林玲推倒,打翻了脸盆里的水,林玲坐在了水里。

林玲爬起来,猛地扑过去抓住志强的衣襟,“你个没良心的,你竟然怀疑我,我真是瞎了眼,一门心思地跟着你,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志强的衣襟被撕裂了。

志强一巴掌扇过来,“不过了就不过了,这样的日子我早就不想过了。”林玲的嘴角被打破了,头发散开了遮住了大半个脸,她冲进卧室,往自己的包里胡乱地塞了几件衣服就夺门而去了。

志强气急败坏地一脚把床凳踢翻在地,自己也象一堆烂泥一样瘫倒在床上。

他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像是在睡梦中,那样的不真实,这就是他深爱的向日葵一样的女人?那个温柔可人的林玲上哪去了?难道婚姻真的就是爱情的坟墓?他头脑里一片混乱,昏昏地睡去了。

外面的凉风很快让林玲平静了下来,她渐渐地放慢了脚步,边走边想。毫无疑问她是爱志强的,直到此刻她还爱着他,她知道志强也爱着自己,但她不能忍受志强对她的欺骗和怀疑,相爱的人如果不坦诚相待,各怀心思,那还叫相爱吗?更何况婆婆对她冷嘲热讽,生不出孩子的尴尬,她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如何继续?还是先到母亲家里住些时间再说。

其实她没有想真的离婚,接下来的事使她想不离婚都难。她在母亲家里住了半年。她母亲也劝她回去,但志强却像从人间蒸了一样,再没见过面,也从不打电话,好像他们没有婚姻,不曾结婚。

半年后,林玲收起内心的伤痛,重新在县城找了一份当店员的工作。

志强把林玲曾经婚前怀孕的事给医生说了。

“你那时也干电焊工作吗?”医生问他。

“不,那是只修车,不做电焊。”

“这就对了,电焊对男性生育有影响,你那时应该是健康的。”

志强知道是他冤枉了林玲,他觉得对不起林玲,很想找林玲回家。但最后他还是决定先调换工种,看好病,他不想让林玲失望。

几次化验,成活率有所提高,这使他很兴奋,医生说只要他坚持治疗,不久他就会痊愈的,志强心里想着等到他的病彻底好的那天,他就去接林玲,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然而,此刻,林玲寂寞无味的生活里已走进了另一个叫宏波的男人,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一切都已不可挽回,就像历史的车轮不能倒行一样,也许生活有它自己不可逆转的轨迹,我们只能把握生命中的每一份精彩。

猜你喜欢

没有伞的下雨天

网友点评


都市言情推荐

最新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