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另类先锋

侣狼

时间: 2014-11-14 11:34    阅读:6008 次   来源:转载   作者:风中孤独猫

棘沙州,是位于最北方的苦寒之地。

二十年前,棘沙州闹狼灾,一度闹得很凶。

狼是很能忍耐的动物,即便是棘沙州常年严酷的天气下,也常见到他们出没的身影。他们成群结伴,在这方千里冻土上横行无忌,常袭击人类开拓者和其他动物,独霸一方。

通常,随着从朔方大冰洋刮来的风暴,狼群们便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驰骋冲锋,默契地配合着,又快又狠,对人与牲畜一哄而上。狼群在棘沙州发动的袭击屡屡得手,它们的势力得以壮大,站在了棘沙州食物链的顶端。

人类忍不下这口气,终于于一年严冬,在国家的号召下,不少探险者与猎人怀揣着对棘沙州辽阔土地的向往,联合当地开拓者,来到了这里追寻属于他们的梦想。对于他们来说,当时的打狼运动无疑是大赚财富的行为,一张完好的狼皮可以卖出一个令人满意的价钱。更重要的是,这场运动是国家提出来的,谁打的狼越多,意味着荣耀就越大。

于是,贪婪的人类在棘沙州开始了成年累月的屠狼行动。而对于凶狠不屈的狼群来说,迎接它们的只有猎枪。

很快,狼群就消失了。狼再多,也禁不止人类在贪念驱使下的杀伐。如今的棘沙州,已经很难再看到一匹孤狼的踪迹了。

雷赫是一只年轻的公狼,他是棘沙州仅存的躲着人类的狼之一。他的身边跟着一只郁郁寡欢的母狼。

这只母狼的毛发很光亮柔美,背部的灰毛与腹部的白毛匀称地分布全身,加上优美的体形,实在漂亮。当初雷赫在得到她的时候,就被她给深深迷住了,于是高兴地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灰月。

灰月是一只漂亮的母狼,但她的心情一直都很低落,默默的跟着雷赫整天穿梭在棘沙州的森林里,再也见不到除了他们之外的同伴。

在她的眼中,雷赫似乎还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虽然他健壮、勇敢又狡猾,但他总满怀希望。

对于灰月来说,在人类的重重围剿下,他们的种族注定灭绝,而雷赫的乐观态度,是很可笑的。

可是她从来没说过雷赫傻,她总是无怨无悔地跟着雷赫的足迹,陪他就那么一天一天,在棘沙州生存下去。

依稀记得很多年前,灰月还是一只刚从娘胎里畜生不久的小狼崽。在一次部落厮杀中灰月的部落首领被诛灭,狼群们都被外来的凶狠恶狼给咬死了。灰月的生父生母亦是如此。当时的她在一堆残缺的尸体旁呆呆地趴着,分辨不出谁是父母,谁是敌人。

之后她就被外来的狼群给带走了,一直都被当做奴隶一般对待,直到她将来长大后,要成为那个狼群头狼的配偶之一。

从小到大,灰月的生活都是一片晦暗的。在这种境况下,灰月变得异常麻木。她从不在意她在狼群中惊艳的外表,她也不在意她的种族今后的路该何去何从。反正对待她的都是不公的命运。她每次都后悔地流着眼泪,却不敢仰天长嚎对月倾述。她的生命,想必就与棘沙州那万里雪飘的冬天一般,一片灰白色,毫无生机。

不过总有人在意她,那就是那匹年轻的公狼——雷赫。雷赫是一只性格很好的公狼,他善良却又狡猾,他柔和却又强硬,他与灰月彼此有着好感。

雷赫一直都不满他的部落首领的残暴行为,加上深爱着灰月,终于在那头狼准备**灰月的晚上,毅然的咬断了头狼的脖子,带着灰月远走高飞。

灰月当然愿意跟他走,对于她来说,雷赫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抹亮色。那一夜他们选择了亡命天涯,也正是那一夜,他们走上了被敌意狼群和人类双重围追堵截的不归路。

转眼间,狼群似乎已经完全绝迹了。孤独的雷赫不肯放弃,陪在灰月的身边一直在棘沙州的每个角落里闯荡。他们总是食不果腹,饥寒交迫。

每次在暗夜里,他们总依偎在一个湿冷的角落里互相取暖。雷赫常常亲热地舔着灰月的毛发,劝她坚强一点,并且跟她讲述着那遥远的西方,还有一大片美好的栖息地。而那里有着许多的狼族兄弟姐妹们,他们善良友好,快乐地生活与捕食,那里没有人类,没有火药与钢弹。

灰月从来不对雷赫的话抱着什么幻想。但是灰月深爱着雷赫,所以总表现出一片期待的神情。而她知道她本身就是雷赫能长年坚持下去的原因,也是雷赫的希望。他们的爱情萌芽于心中,已然生长于天地之间,在棘沙州这片土地上深深扎根。

他们还是没看到另外的同伴。他们在流浪期间总是与人类不期而遇,又化险为夷。就这样过了不久,灰月发现她有了身孕。

当灰月羞涩地把这件事请告诉雷赫时,雷赫高兴得手舞足蹈,如一只小狼崽一般在雪地里乐呵呵地打滚蹦跳。灰月感受得到雷赫心中流露出的幸福,她那原本冰封的内心,也开始渐渐融化。

灰月总是当心他们的小狼崽生下来后会被这个残酷的世界给吞噬。可是雷赫又是那么坚定地保证能养活灰月他们母子几个。

灰月知道她决不能辜负雷赫。不久,她安心地把小狼崽给生了下来,一共有三只。

在此之前,雷赫早就找到了一个隐秘的洞穴,并精心地为他的小狼崽们搭好了一个温暖的小窝。小狼们就成天睡在这洞里小窝中迷迷糊糊地,而母亲灰月守在他们身边,四只狼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虽然身上有多出了一份重担,但是雷赫还是很乐观也尽心尽力地保护着他的家人。而母狼灰月虽然有着深深的心灵创伤,但也在雷赫和小狼的陪同下渐渐弥合。她变得柔情起来,让雷赫感到无比幸福。

这一天,雷赫安抚好灰月与小狼们后,和往常一样出去觅食。他辗转了大片山林,追着一只机灵的狐狸最终徒劳无功。等到他不甘心地准备回去的时候,从斜刺里闪出了一个黑影,迅速地朝雷赫打了一枪。

这时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由于雷赫刚才的注意力全在诡异的狐狸上,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居然有埋伏的猎人!

虽然他在多年与猎人的斗争中积攒下了大量经验,下意识地伏下了身子,结果还是被子弹射中了左眼,顿时血流如注,眼前一片天昏地暗。

求生的欲望让雷赫变得格外坚强,瞎了左眼的他咬着牙迅速奔走逃窜着,而身后已经被四五条猎犬紧紧追着,不时传来的猎枪的开火声,子弹在他身边呼啸而过,所幸的是他再也没有中枪了。

雷赫心里明白他不能让猎犬和猎人们发现灰月母子们的藏身之地,于是他镇定地和猎犬们展开了周旋,并且渐渐地甩开了猎人。利用自己对森林的熟悉,花了半天绕开了敏捷的猎犬们,来到了一片干净的雪地上,不停翻滚着身体在雪上磨蹭,忍着寒冷清刷掉了他身上伤口流下的鲜血与他身上的气味,以来彻底摆脱猎犬们的跟踪。

到了此时无比虚弱的雷赫又在深林中来回跑动了许久,确信他已经安全后便灰溜溜地回到了灰月的身边。

很久之前,灰月就听到了枪声,对此无比担心,心中祈祷着雷赫平安归来。当看到了受重伤的雷赫疲惫地回到了她的怀中,灰月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舔舐着雷赫的伤口,不知所措。

想了很多,最后灰月决定,让雷赫养伤,自己出去觅食。

雷赫完全不同意,他知道灰月从小到大就没捕捉过猎物,她柔弱又心太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独自去觅食的话,是很危险的。

不过灰月坚持让雷赫这段日子安心养病,她会自己照顾好自己,并且她相信她能照顾好她的丈夫和孩子的。她趴在雷赫的身边,轻声地吼。

遇上你,是我的荣幸。为了你和孩子,我可以不顾一切。

雷赫不敢违背灰月的意愿,只能答应。他蜷缩着把头埋在灰月的怀中,呜呜低嚎。

第二日清晨,当雷赫艰难地把头从洞穴中探出来的时候,他只看到了半边世界。

他永远的失去了一只眼睛。

而这对于狼来说是致命的。

雷赫看见空中已飘起漫天白雪,雪花不断洒在他热乎乎的鼻子上。他不禁挂念起早已失去了踪影的灰月,惆怅地在脑海中不断闪过她那灰白的身躯,如天上落下之白雪。

此时他发自心底想低嗥一番,又生怕惊醒了他身边三个还在睡梦中的小狼宝宝。他开始陷入沉思。

以前的他总是一厢情愿的以为他们一家子的未来日子可以过得很好。但眼下确实已经逼近末路了。

狼宝宝过得不好,他们的母亲柔弱又低落悲观,她没什么奶水可以喂饱三只嗷嗷待哺的小狼崽。而他自己又那么没用,孩子们还没睁开眼睛看到过他们的爸爸,他们的爸爸已经是匹残疾的狼。

雷赫亲昵地用嘴巴推了推小狼们,趴在他们身边给他们取暖。这时一阵哀嚎从外边,传入了他的耳朵里。听到了这声音,雷赫猛地一惊,心里明白这是灰月的声音!他忽的跳起来,心中一片空白,迅速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

这匹奔狼忘记了身后的一切,咧开嘴皱着唇,露出了白森森的狼牙,厚大的尾巴平平地举起来,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掠过狂奔时被四肢打飞的冰雪,一脸狰狞地向前冲。

他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灰月能够平安无事,可是他越来越害怕,心越来越凉,浑身渐发无力。这时候他感受到了灰月对他的呼唤:灰月那颗无助而绝望的心渴求这雷赫的呵护。

终于,他停下了脚步。他知道他们终无法逃离已经注定的命运。他亲眼看见了前方的灰月,已经被一个高大的猎人给狠狠地扭断了脖子。灰月甚至没来得及见到雷赫的到来,就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

猎人看中了死去灰月的皮毛,便掏出小刀,一脸阴沉打算剥开灰月的皮毛。他周围的四只猎犬,都哈着热气,贪婪地盯着灰月的尸体。

霎时,一股不可抗拒,无可阻挡的力量在雷赫身体内爆发,雷赫浑身的血脉都激烈地沸腾起来。他平日里惹灰月发笑的俏皮耳朵此时绷得紧紧,伸出直直指向猎人和狗儿们。他睚眦欲裂,咧着嘴露出不断颤抖的獠牙,他的视觉变得十分昏暗模糊,一片诡异的黑丝开始蔓延入他的视角。他狂怒地仰天长啸,此声可谓震天响,绵绵响彻漫山遍野,惊得承雪林木都发了颤,颠下了纷扬的积雪。一股爆发而来的力量袭遍了猎人全身,他紧握着鸟铳,感到了恐惧。

还没等猎人和猎犬完全反应过来,发了疯雷赫早已带着雷霆之怒,冲将过去,势必要把这些残害灰月的凶手撕成碎片,挫骨扬灰!

护主心切的猎犬们互相打气,仗着数目优势又欺雷赫独眼,也迅速扑杀过去。

雷赫丝毫不惧,与猎狗们缠斗在一起。在一旁的猎人也惊得放下手中灰月那已经发凉的尸体,目瞪口呆地观望着这场野兽之死斗。他手中的枪曾几次举起,打算一发子弹解决这只狂狼,可又投鼠忌器,生怕误杀了珍贵的猎犬,只好再原地呆住,手足无措。

浑身伤痕的雷赫已经狠狠地咬断了其中一只健壮的猎狗的喉咙。他神经紧绷,不敢疏忽,找准时机避开了剩余三只猎犬的攻势,一个闪身冲到了猎人的面前!

势必要将这个人类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狠狠咬碎!

雷赫冲了过去,一看到灰月的尸体,悲愤地从眼角渗出了血泪。眼见就要扑倒猎人了,没想到这个专业的猎人已经举起了鸟铳,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雷赫没有被愤怒彻底摧毁了理智,狼是最聪明的。独眼狼在猎人开火的瞬间往左侧一跃,躲过了死神呼啸掠过带来的滚热子弹。在猎犬凶狠扑来的前一秒,雷赫奋力一跃,借着一棵白桦树的反弹力量,反身扑向了猎人。

这个猎人永远想不到这匹狼居然如此神奇,眼下第二枪已经来不及打出来,甚至已经没时间把枪反过来用枪托防身。雷赫已经扑倒了他,张口就往他的脖子咬下去。

眼见就大功告成了,无奈还没杀死猎人,雷赫已经被一只迅猛的猎犬给撞开,摔得远远地,另一只猎犬趁势咬住了雷赫的尾巴,第三条猎犬已经对准他的肚子咬了下去。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雷赫那远古的野性被激发了起来,带着仇恨与狂暴,他抬起前爪在一瞬间抓瞎了死死咬住他的猎狗的眼睛,并在同一时间内咬住了这只猎狗的耳朵,把狗的一半脸皮活生生的撕了下来,顿时鲜血洒了白雪地一片。

甩开了这只失去了战斗能力的狗,他不顾自己的尾巴,和那只咬住他肚子的狗对咬,仅仅过了十余秒,那只狗就挣扎着断了气。这时雷赫忍着痛扑下最后一只顽抗的狗,轻易地将它撕成了碎肉。

这时的猎人已经抛弃了他忠诚的猎犬逃之夭夭,而最后那一只受伤幸存的猎犬也逃进了密林之中,不见了踪迹。

伤痕累累的雷赫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灰月的尸体旁,忍不住地哭泣起来。他不断地蹭着灰月,多么希望他心爱的母狼能够醒过来。他的心在流血,身躯和白雪融成了一片。

温热的眼泪滴落在灰月漂亮的毛发上,融开了上面的冰雪。雪水伴随着泪水顺着灰月的身体融入了大地,一塌糊涂不可辨别。想起了当初救下灰月后他们两匹狼相亲相爱,生死相依的一幕幕场景,恍若隔世。那时,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切都充满着希望。

那时,灰月还活着……这只世上最漂亮的,在冰雪之巅孤傲高贵的母狼,还和傻兮兮的雷赫一起做伴走着属于他们的平凡之路。

此痛入骨髓的残酷现实,让雷赫的感情心智都错乱了起来,每每想到他们以前的一切,无不潸然泪下。他抢天呼地,跪倒在灰暗的天幕之下,默然皈依在无尽天命的罗网之下。

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把他心爱的灰月带回去了。就让她融入自然,归于尘土吧。

心灰意懒的雷赫拖着怅然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当初他为灰月与孩子们努力搭建的温暖小窝,他还有孩子,这是他与灰月共同的孩子,他还有着和保护灰月一样伟大的责任,他现在还不能倒下……

可谁又知道?刚才半死不活的恶犬竟然找到了雷赫他们的小窝,发现了那三只尚未睁开眼睛的小狼……

恶犬为了消除刚才与雷赫的生死战中败阵下来的恶气,他毫不留情地将雷赫与灰月的孩子一一咬死。万恶的狗发泄完了这一切,雷赫正好赶到这里。他见到了这一切,呆呆的站在雪地里,再也一动不动了。

狗吓得魂飞魄散,早就落荒而逃。

而独狼也没有追,毕竟哀莫大于心死。

……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都充满着希望……

真的吗??……

万念俱灰的雷赫心已经完全支离破碎。他咬碎了自己的几颗牙齿,惶然,无依无靠。

狼从不倒下。

伟岸的雷赫失去了一切,失去了爱与希望,但他从来不想过放弃。

每每在圆月之夜,他都会窜上天之峰,孤独地嚎叫,寄托着对灰月与孩子们的哀思,诚挚地表达。

狼是专一的动物。

雷赫再也没有寻找同伴,也没有寻找配偶。大概整个世界已经没有一匹能够了解他的狼了吧?

在月光下,他思绪飘得很远。他知道已经没有力量能拉着他继续存活下去,而唯一支持他始终保持硬骨头不肯倒下的原因,大概都是那远古神圣且又高贵的秉性——狼的尊严。

到了最后,他还是离开了这片令他悲伤的地方。在一天夜里,他悄悄地潜入了一座人类村庄中,隐藏在黑暗里。

置身于人类的社会,他既愤怒,又害怕;他既彷徨,又无助。

最后他找到了机会,稳重地走到了一个人类小孩面前,死死地盯着他。人类孩子也死死地盯着狼。

仇恨与爱同样极端,如心灵枷锁,被上天赋予,伴随雷赫一生。

到了最后,雷赫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离开了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

是么?是有什么力量在冥冥之中守护着我吗?

雷赫无法知晓这份温暖心房的力量得用什么来形容。但是雷赫知道那些善良的人类,把这伴随着残酷命运而来的力量,叫做希望。

关键词相关页面: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推荐      感人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另类先锋推荐

最新另类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