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杂文 > 百家书评

再读《花千骨》

时间: 2015-07-12 08:52    阅读:5839 次    作者:娇杨

初见花千骨,花千骨才只有十四岁,这个有点惊恐和慌乱的小女孩正忙着找大夫替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抓药呢。上仙白子画因去长留山接任掌门人途经路过这里。小骨的父亲终久没能救活,白子画帮着小骨掩埋了他父亲的尸体。这个女孩眼睛大大的,清澈得像一汪一眼就可看见底的湖水,她身材显得有些瘦小柔弱,让人心里生出一股隐隐地疼,不由的就会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他对小骨说他叫墨冰。

小骨还没从失去父亲的沉痛中走出来:“墨冰哥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从小我就与寂寞为伴,我刚出生时体内就怀有一种异香,听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周围的花木都枯死了,母亲生下我后不久也死了,乡邻们都视我为妖怪,我和父亲被赶得远远的,只能在村子的外边找了这个地方居住,所以我没有小伙伴,也没有朋友,现在父亲也被我克得病死了,呜呜……”

白子画轻轻地搂着小骨的头,静静地安慰着,心里一揪一揪地疼,为自己不能救她的父亲而感到愧疚,他这次到长留山接任掌门,师傅规定他一年之内不能动用法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骨的父亲在他面前死去,而不能施以援手。对不起,小骨,白子画心里感到好难过。但是这些话他又不能对她说!

千骨看着白子画说:“父亲让我去茅山找清虚道长学艺,学成以后我就有能力保护自己了,就不用再害怕了。墨冰哥哥,三天以后就是我的生日,你能不能陪我过完生日再走?”

“好吧。”白子画看着眼巴巴瞅着他的一张带着渴盼的小脸,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们这几天相处得很愉快,白子画帮她劈柴修屋子,花千骨忙着生火做饭。闲暇,白子画手把手的教花千骨练习些剑法。花千骨学得很用心也很快,不几天就熟练的掌握了一套剑法的要令,完全可以作为路上防身了。她喜欢被他拢在怀里的感觉,被他握住的手感到有点酥酥的麻。

“今天是你的生日,让我们坐下来一起好好吃个饭。看,这包子白白的,好可爱,快点吃吧!”白子画英俊的脸上漾起浅浅的笑容,把用竹棒叉起的包子递到小骨面前。

小骨扬起一张孩子气的脸,高兴的眉开眼笑:“好好吃耶,小骨从小只是和父亲在一起吃饭,墨冰哥哥,小骨以后会想你的。”

白子画悄悄地洗去了自己在小骨心中的影像。俩人就此别过。

小骨千辛万苦到了茅山边界,却转来转去怎么也上不去山,她听说异朽阁的异朽君会奇门遁甲之术,能通晓过去,预知未来,异朽阁的人身怀异能,无所不知,所以她便提着一篮子萝卜来求他帮忙。异朽君测算出她具有不同一般的命格,却不能知道她的全部,他对眼前的这个女孩产生了兴趣,并决定帮助她,并告诉她到长留山可以找到墨冰。他索要了花千骨的一滴血,和自己的血液溶在一起,并施了法术,做成一个心型的项链挂在她的脖颈上,这就有了后来的小灵虫糖宝的诞生,这个小精灵乖巧可爱,会说人语,无所不通,老是爱躲在花千骨的耳朵里睡觉,它喊花千骨骨头娘亲,他们相处得很快乐。花千骨到了茅山,茅山却整个被屠,七杀门的人夺走了茅山的镇山的守护神器拴天链。花千骨无意中被尚有一息的掌门人清虚道长授予了宫羽,授予了《六界全书》,让她暂时接管茅山掌门之职,将来再传给他的弟子云隐。可是茅山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七杀的人又怎么会放过小骨呢?眼看就要被擒住,幸亏一个漂亮的姐姐及时赶到,呵退了七杀的弟子,小骨亲热的喊他姐姐,其实他就是七杀门的魔君杀阡陌,无端的喜欢上小骨,并给小骨一个用自己的小指骨做的骨哨,并说遇到危险时,就吹响小哨,姐姐就会随时赶来救你。他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因为她管他叫姐姐,从没有人这么亲热的喊他姐姐。一会儿,白子画也赶来了,杀退了七杀的弟子,并夺回拴天链。

白子画在茅山再次遇到花千骨,他告诉小骨他是长留的掌门:“你就喊我尊上好了,这次接到茅山求救的信号,到这儿来解围的,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茅山整个被屠,你以后打算到哪里去?”

小骨扬起脸看着白子画说:“尊上,小骨现在无依无靠,异朽阁的阎君说墨冰到长留去了,小骨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小骨只有墨冰一个朋友,小骨最大的愿望就是到长留山找到墨冰,尊上,可不可以带我到长留去?”

“长留现在正在招收弟子,我可以带你去,不过要想做长留的弟子得通过重重考验,要吃很多苦。”

“只要能上长留,能找到墨冰,吃再多的苦我也不怕。”

长留仙山地处东海岛上,方圆一千多里,由三个主岛组成,岛上常年风景秀丽,树木蓊郁,空中飞鸟盘旋,叫声悦耳,奇花异珍,飞瀑流泉溪水淙淙,响声不绝于耳,周围还遍布着其它的一些岛屿。早晨,太阳从东方袅袅升起,大大小小的岛屿都好似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帔。

小骨心里却怪怪的:尊上好像从哪儿见过耶,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呢?和尊上一起驭剑飞行的感觉好好啊!哇,我会飞了,我会飞了……长留好美呀,我一定要考进长留,做尊上的徒弟。

子画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心里暗想:这个已经失去了亲人的孩子心地善良,聪慧伶俐,又肯吃苦,是个再造之才,如果她能通过重重考验,过了一年之约,可以做我白子画的徒弟。

长留山除了白子画上仙掌管的绝情殿,还有摩严仙尊掌管的贪婪殿,儒尊笙箫默掌管的销魂殿。从这三个殿中分别流出三种不同颜色的水,名曰三生水,这三种水汇成三生池,虽然汇入一池却又各自分离,颜色各异,绿色的水掌管着贪欲,红色的水掌管着嗔欲,无色的清水掌管着痴欲,这三种水能洗去人身上的贪嗔痴三念,如果欲望不是太重的话,泡在水里皮肤会轻微刺痛,如果欲望太重,就会被池水灼伤,像被泼了硫酸一样疤痕丑陋,再甚者就会被销肉溶骨而死。长留虽弟子八千,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进的来的,要想成为长留的弟子,还得要通过其它重重考验。花千骨一个纯情少女无欲无求,过三生池水自然是毫无微恙,她又凭着惊人的毅力通过了其它种种考验,终于可以留在长留学艺,但要成为尊上的关门弟子那更是难上加难,三尊很少直接收徒,一般都由下面的弟子间接教授。恐怕白子画要不是遇到花千骨,也是不会轻易收入室弟子的。

小骨,师父已经知道你是我的生死劫,师父也算到你是人间最后一个神,可你的命数深不可测,连师父也不能看透你的前世今生。我始终相信人定胜天的道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谁教师父那么喜欢你呢!白子画已经决定收花千骨为徒,就在她被倪漫天打落入水昏迷不醒的那一刻。

小骨揉揉惺忪的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心里纳闷:我这是在哪儿呢?屋子里布置得挺温馨的,怎么感觉冰冰的,哦,原来我睡在寒冰床上。这就是绝情殿?师父,师父,小骨大声的喊着。

子画冷冷地回应道:“师父在书房呢。”

“你醒了?白子画看了看门口那张充满好奇的难掩喜悦的孩子气的脸:你在比武大会上被倪漫天的寒冰剑所伤,师父已经替你输了真气,你这一睡就是七天七夜,应该没事了。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拼命?师父只是说一年之内看你的表现,也没有说非得让你夺得魁首。”

“哦,我终于可以做尊上的徒弟了,好兴奋呀,哦,绝情殿好大呀,师父,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不会寂寞吗?以后就让小骨来照顾你吧。”

“以后,这儿就当作你自己的家好了,不用拘束,师父让你睡寒冰床只是想让你的伤好的快一点,这里有很多房间,你自己想睡哪间就睡哪间吧。你的内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些日子好好休息休息,也不要急着练功,这儿有几本书,你拿回去好好读,师父希望你能自己领悟,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师父,等你把书上的内容都背熟了,师父再教你内功心法,师父喜欢清净,没事不用老是来打扰师父。”

这孩子,真是挺淘气的,自从她来了,这绝情殿也变得有生机了,白子画心里也有了几丝活力,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小骨双手捧着一个碗,乐不可支的跑到师父的书房,大声喊到:“师父,尝尝我给你做的冰莲粥。”

子画看看小骨高兴成那个样子,心想,要是不吃会抹了这孩子的面子,便说:“师父是仙身,吃不吃饭都可以的,不过吃一点感受一下味觉也不错。嗯,挺好的。你这冰莲是从哪儿弄来的?”

小骨:"师父,小骨是从后面莲花池里采的,小骨花了好长时间做给师父吃。"

白子画把吃了一半的碗放下,愤愤的,鼻子都有点气歪了:"小骨,这棵千年冰莲是师父从北极移植过来的,今年才刚刚开了一朵,你就给弄下来吃了?!师父今天罚你抄写心经五十遍!"

小骨嘟着小嘴,一脸的无辜,低声道:"小骨又不是故意的,小骨就是想和师父一起吃饭,以前在家里都是父亲陪我一起吃饭的。"

某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小骨撒着欢地对师父说:"我去浇花了。说着一溜烟跑到花园去了。"

"呀,手指不小心被扎破了,出血了,啊,该死,花怎么都枯萎了?都是小骨的血惹的祸,啊呀,这怎么办呀,师父一定又会惩罚的。

子画皱皱眉,一脸无奈。"

一天早晨,看见小骨推门进来,白子画说:"今天三尊有一些事情要商量,小骨,好好练功,不要等师父吃饭了。"白子画边说边打理着自己一头乌黑的长头发。

小骨眼睛定定地看着师父如瀑布一样的长发出神,嘴里应着:"是,师父。师父,让小骨来替你梳头好不好?"

小骨边替师父梳头边嘴里啧啧道:"师父的头发好黑好滑哦!嘻嘻!"

子画照了照镜子,略皱眉头,心里说:这孩子,技术也不怎么样,怎么还是有点乱呢?!唉!

小骨:师父,师父,吃饭了!我给你做了桃花羹,你尝尝好不好吃?"

子画:"嗯,还不错。"

小骨在一边痴痴地望着师父,师父吃东西的样子好可爱耶。

一日吃过晚饭,白子画对花千骨说:"明天师父要到昆仑山去参加群仙大会,要几天才能回来,你在家里要好好练功,不要到外面乱跑,不准偷懒。"

"嗯,嗯。"小骨连连应道。

再说倪漫天上次和花千骨比武之时,因违规使用寒冰剑暗伤了花千骨,靠侥幸获胜,却被尊上当场揭穿,虽夺得魁首,却仍没能做成白子画的徒弟,正迁怒于花千骨。这次趁着白子画外出,她与七杀的弟子合谋,偷偷的把喂有洗髓散的毒针射向花千骨。这种奇毒将会使人永远不能成为仙体,并且最终会经脉倒流,爆裂而死。

等白子画回来,花千骨正在内室运功拼命抵制,危机关头,白子画耗掉百年功力,替花千骨摧出毒针,重新打通经脉,又打通了大周天。这一次,花千骨不但没有死,并且脱胎换骨,成为了真正的神仙。花千骨越来越离不开师父了,师父却一直高高在上,冰冰的让人不可接近。某日,白子画正在露台练功,外面凉风习习,白子画一身白衣胜雪,衣抉飘飘,更是显得飘逸出尘。花千骨竟一时的看呆了。更是一心全用在师父身上了。晚上在自己房间里,她经常偷偷地画师父的画像,时常对着这些画像出神,师父太俊美了,出尘得像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

今天师父亲手为小骨做了一碗桃花羹:"来,小骨,把这碗桃花羹喝了。"小骨怪怪的:平常都是我做给师父吃,师父今天怎么亲自动手了?端起来一口气吃了个精光。花千骨哪里知道,师父在桃花羹里加了长生不老药,花千骨的外表会永远只停留在十四五岁的样子,不再长大,就像他自己永远是二十几岁的样子一样。或许白子画是藏了私心的,他怕小骨长大,怕小骨会变得太过妩媚,怕他自己会克制不住的爱上她,他不想承认他对她会产生爱情,他们之间应该永永远远都是纯净的师徒之情,他也许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一日晚上,繁星点点,师父正在露台拂琴,琴音如行云流水,悦耳不绝,花千骨不由地凑上前去。

子画:“小骨,我让你看的琴谱都背会了吗?”

小骨“:背是都背会了,就是手指还不够灵活,弹得不好。”

子画:“过来,让为师教你。”

白子画拢花千骨入怀,手把在花千骨的手背上,用心的教千骨指法。花千骨心里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似有丝丝电流润过五脏六腑,全身酥麻。师父的仙身依然是冰冰的,花千骨却感觉好温暖,感觉好幸福,心里巴不得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这一刻,花千骨心里永远跟定了师父。希望能为师父做一切事情,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一晃六年过去了,花千骨外表虽然还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她已退去青涩,跟师父学会了一身好功夫,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她经常和师父或其它一些弟子外出历练,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替百姓看病,了解民间疾苦。花千骨交了很多好朋友,有轻水,有十一师兄,有朔风有舞青萝,还有后蜀国的皇帝孟玄朗,大学士东方彧卿,在这期间,她协助茅山弟子云隐重新把茅山散落在外的弟子招集在一起,把茅山打理得井井有条,并把茅山掌门的职务交还给云隐。七杀门的杀阡陌也时不时的偷偷约她到各地游玩,但是她一直当他是姐姐。花千骨已经知道东方彧卿就是异朽阁的异朽君,糖宝是异朽阁的灵虫,这灵虫已经幻化成一个十四五岁的伶俐可爱的小姑娘,与花千骨朝夕相伴,给花千骨带来许多快乐,它经常给他们之间传递消息。东方彧卿也经常会来探望,糖宝一直叫花千骨为骨头妈妈,叫东方彧卿爹爹,花千骨也很乐意的答应着,他们之间亲密得像一家人。自从来长留山以后,她过得很快乐,享受到许多以前没有过的温暖,有师父的朝夕相伴,她也不再为找不到墨冰而苦恼。她觉得师父才是自己终身的依靠,她的生活中不能没有师父,师父英俊潇洒,超凡出尘,孤高冰冷得让人够不到,她敬仰他,她爱他,希望他永远也不要知道,她要和他永远在一起,永远做他唯一的徒弟。自古女为悦己者荣,当不染一尘,风度翩翩,伟岸英俊,温润儒雅,法力高深的白子画渐渐走进她的生活中,又怎么会让她不动心,单纯的花千骨又怎么能逃出这温柔之乡,她视他为她的师父,她视他为她心中的偶像,师父给予了她许多温暖,师父也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神仙,她对他的爱,只能藏在心里而不敢丝毫外露。

子画呀子画,你敢说你没爱上千骨?你注定不能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尊上,你修炼了千年的冰魄之体开始感到微微的寒冷,你需要温暖,你向往人间的烟火,当一个人到达了成功的顶点,也往往是一个人返璞归真的时候。你惧怕孤独,你惧怕寂寞,你更需要爱情的滋养,特别像花千骨这样的一个含苞待放的清纯的像水一般的女子,一旦出现在你的视线之中,你坚守的信仰一下子就坦塌了。从你决定收她为徒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你们之间的解不开的冤缘。只是你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罢了。你始终心怀天下苍生,以维护六界和平、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白子画始终是天下的白子画,怎么能有一己之私呢?你对小骨的爱是干净的,是高洁的,是无私的。你爱护她,你教导她,你会暗地里为她做好一切事情,她是你眼中爱不释手的珍宝,干净得没有一点瑕疵,你就愿意这么默默地守候着她,爱护着她,看着她永远快快乐乐地活在你的视线之中。

自古正邪不两立,为了妖神出世,为了能一统六界妖魔,七杀门夺取十方神奇的计划仍在秘密进行中,各大门派始终处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长留作为仙界门派之首,更有义务到各处援助。花千骨作为尊上的弟子,自然首当其冲,冲锋陷阵在前,但你又怎么能够忍受花千骨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当她每逢身受重创的时候,你总会及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护在身后,把危险留给自己。在真爱面前,人往往变得软弱无力,生为对方生,死为对方死,白子画一次一次的不惜耗费内力救花千骨脱离死亡的边缘,花千骨又怎么会看着师父中了妖魔的剧毒而不顾?当她发现自己的血液能保住师父的真体不散,为延长师父的生命,一次次的把自己的血液喂给师父吃,而不顾自己的苍白,这个时候她是幸福的,因为她终于可以为心爱的人做点什么了,她也为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近师父而感到高兴,尽管她的师父这时候行为已不受意识的控制。一个吮血成瘾,一个甘愿奉献,当他们如此近距离地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在一起,人类原始的欲望这时自然而生,他咬破了她的脖颈,吮她的血,然后他吻她,他抚摸她,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需要她,花千骨全身颤栗,手脚无力,静静地迎合着他,淹没在这温柔的强大的漩涡里,完全失去了自我……。花千骨处在这种关系中无力自拔,他们之间一而再的缠绵,但花千骨也知道师父是处在神志不清之中,这时他本能的欲望被唤醒,这时他失去了理性,他已经失去了自我克制的能力。花千骨怕师父清醒后会自责,会痛苦,她总是及时的洗去师父这一段的记忆,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可师傅的功力继续在一点一点的耗尽,生命特征在一点一点的退去,身体毒发次数越来越来频繁,光靠她的血液来维持已不是长久之计,她无法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就这样眼睁睁地死去。所以当她听说女娲石可以解师父的剧毒,可以让师父重获新生的时候,她的眼里又有了一丝丝亮光。但是这个代价也是巨大的,必须集齐十方神奇,散落在人间的女娲石才能重新集成一个整体,这时妖神也会出世,为患人间,六界将大乱。这时候的花千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或许她早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哪怕自己变成妖神。她只要师傅好好活着。她偷偷拿走了师父保管的神器,又为了夺得另外几件神器,而出生入死,与妖魔血战。

白子画醒来发现花千骨不见了,神器也不翼而飞,他就明白了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那是他抵死也不愿意看见的,他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能让天下大乱,也不能让心爱的人铤而走险。他追去了,但这时的他终究是无力的,轻而易举的就落入妖魔之手。花千骨终于集齐了十方神器,拿到了女娲石。师父得救了,白子画又回到以前的白子画,而妖神即将出世,仙魔两界大战一触即发,而花千骨却阴差阳错的变成了妖神。

妖神危害人间了吗?人之出,性本善。刚刚降生不久的妖神还是个娃娃,白白胖胖的,脚上套着一串佛珠,有着一双纯澈的眼睛,花千骨抱着牺牲自己的决心,拼命闯入墟洞,本来想在妖神还没长大的时候杀了他,可是他又太可爱了,她改了主意,她选择了教化他,抚养他,妖神娃娃一天天的长大,花千骨与他朝夕相伴,陪他一起玩耍,给他讲许多人生的道理,并且给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小月,七八天的功夫小月便长成七八岁的样子,非常可爱,给花千骨变戏法玩,一指一朵莲花,一指一片海市蜃楼,变化无穷,妖神的法力是无限的,他喜欢花千骨,依赖花千骨,称花千骨为姐姐,趁花千骨睡着的时候,他偷偷的把自己的妖神之力输送给了姐姐。他并不想危害人间。守在墟洞外面的六界众仙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们想选择在妖神出墟洞的时候把他消灭掉,可是妖神竟迟迟不出来,已恢复仙力的白子画不顾自己危险,飞身闯入墟洞,准备先封住妖神的法力,却看见花千骨和小月在莲花台上睡得正香。当白子画发现真正的妖力已转移到花千骨身上时,他沉默了,他用自己的仙力封住了花千骨的妖力。

墟洞外,小月却被当成妖神当众处死了,啊,那是一个多么无辜的孩子,花千骨发疯了,她的小月,她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已经没有了涂炭生灵的能力,他那么小,那么可爱,为什么还要处死他。花千骨妖力已不受控制,阵阵向外冲撞,与杀死小月的摩严师尊展开大战,这时她竟发现自己身上的法力每向外冲撞一次,白子画就会仙力大减,嘴角流血,脸色苍白。她无奈了,自从妖力附身,她以前的仙力已经全都失去了。她怎么能够让自己心爱的人再次受伤,她宁愿自己赴死。她乖乖的束手就擒。

而此时,杀千陌为了救花千骨,正运用妖魔之力领导六界妖魔与众仙展开大战,这一仗打得天昏地暗,海上激起无数高高的水柱,海面上巨浪滔天,人间山崩地裂,洪水四处泛滥。杀千陌终于被众仙制服,成了个睡美人,再也不会醒来,仙魔大战结束,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除了白子画,没有人知道花千骨才是真正的妖神。花千骨的妖力重新被白子画用仙力封印,白子画对摩严说:我自己的徒弟我自己处理,除了白子画,谁也不知道花千骨去了哪里。绝情殿上也经常不见了白子画的身影。原来白子画把花千骨藏在长留山下的海底深处,花千骨被白子画设了结界封在一个透明的圆圆的大球体内,白子画经常下海底来陪伴她,花千骨每天看着周围各种颜色的鱼儿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也并没有感觉多寂寞,她经常会问糖宝的情况,一晃好几年过去了。一天,糖宝不知道怎么找到这里,哭闹着用力打破结界要救花千骨出来,这时随后跟来的倪漫天和十一师兄等人也来了,倪漫天杀死了正要打开结界的糖宝,花千骨又一次发狂了,她运用妖力击向倪漫天,却被十一师兄冲上前来挡住了,十一师兄当场毙命,花千骨傻眼了,她并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十一师兄,他那么喜欢糖宝,一切已不可挽回,小月没有了,糖宝没有了,她又杀了她一向喜爱的十一师兄,她感觉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她又一次不想活了。

三尊会审,花千骨被判在捆仙柱上执行九九八十一根锁仙钉,没有人能躲得过这最残酷的刑罚,花千骨受到十八根钉的时候就昏死过去,白子画如万箭穿心,声音颤抖:“剩下的六十三根锁仙钉让我来承受吧,我是千骨的师父,千骨犯错是我没教导好。”

白子画执意执行完这极酷之刑已是奄奄一息。这些,关在牢房中的昏死的花千骨又怎么会知道呢?!

倪漫天这个黑心的女人借机报复,她当着摩严的面,用绝情水泼向了花千骨的面部,花千骨身心陷入爱情太深,顿时被毁容,面部丑陋,疼痛难忍,摩严师尊这时才知道花千骨对他师父用情极深,更加厌恶这个竟敢打师父主意的大逆不道的弟子,此时的他才发现花千骨才是真正的妖神。倪漫天又把绝情水泼向昏迷中的花千骨的眼睛,口腔,伴随着惨叫声,她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了,她的口再也不能说话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花千骨慢慢醒来,却被倪漫天告知这些都是白子画上仙让她干的,并对她说,她师父听说她偷偷爱上了他,已经非常厌恶她,再也不想见到她。然后花千骨被发往蛮荒之地,永不得见天日。

花千骨到了那蛮荒之地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她浑身伤痛,疤痕累累,身心都受到严重的摧残,她躺在沼泽里,奄奄一息,她隐隐听见不远处有人竟要割她的肉吃,原来这里怪兽成群,所有六界中犯了重罪的仙魔囚犯都被发配到这里,所以这里是恶人的积聚地,也是能人的积聚地,发配到这儿的人大都怀有特异能力。这里环境恶劣,不适合物种繁衍,这里是妖魔的世界。

有一只睚眦兽却始终陪伴在她的身边,替她找草药疗伤,替她找食物亲自送到她的口中。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送过来照料她的,摩严师尊所做的一切事情师父当时并不知情,因为他比她伤得更重,他已几乎失去了仙体,昏死过去。再后来在蛮荒遇到了竹染,你知道这个竹染是何许人也,他竟是摩严的儿子,这个浑身疤痕的男人许多年以来,始终研究着怎么能逃出这个鬼地方,一心出去报仇。在竹染的帮助下,花千骨在这里成了真正的妖魔的首领,她就是妖神再世,众心来服,一呼百应。他们正在联合所有的力量,布阵弄法,准备冲出蛮荒。花千骨的好朋友异朽君东方彧卿终于在海上打开结界,开启了一条秘密通道,所有的囚犯都逃出来了,竹染在南海的一个岛屿构建了庞大华丽的宫殿,花千骨出了蛮荒,妖神之力重新恢复,她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散发着一身魅惑的真正的妖神。花千骨坐在高高的殿堂上并没有做些什么,一切好似都是竹染在操纵着,花千骨落得个清闲,她始终是没有权利欲望的,她带着疑问,她带着不解,她想去求证,她终日无所事事,她睡在寒魄的冰床上,室内四周空旷,并没又布置什么物品,竹染给她在殿堂找来了多个男宠,但她并不好那个,她很少去殿堂,那些笙箫歌舞,她看都不爱看一眼,她终究是个落寞的无害的妖精。是呀,她的前身是神体,这也是为什么她的体内总会发出异香的原因,即使魔力置在她的体内,总归她神的体魄会控制她,她根本就无法坏得起来。她不行动,不代表竹染等人不行动,倪漫天被竹染抓来,受尽折磨,倪漫天骂口不止,这个妒忌心特重从不服输的女人选择了碰壁而亡。那些失去户籍的囚犯正在准备着要求获得合法的地位,妖神重现,仙魔大战又将一触即发。

白子画因上次受了钉刑之苦,只剩下凡人之体,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危,他又被逼到花千骨的面前,花千骨审视着眼前的这个人,又痛惜又不甘,她为了他出生入死,受尽折磨,他却始终那么冷漠,他从没说过一句他爱她。她心里想,如果失去妖力的保护,她又会变成那个面目全非的丑陋的花千骨,那时他还会爱她吗?现在失去仙身的白子画身体是热热的,而身为妖精的她身体却变得冰冰的。他带着使命而来,摩严师尊告诉他,只要能和她交合,她的法力就会大失,然后长留将集中六界所有仙众之力,在那一天将她绞杀。白子画并没有那样做,他欠她的太多了,任她夜夜吮吸他的血,在他脖颈上留下一个个浅浅的疤痕,任自己一天比一天变得苍白,这些都是他曾欠她的,她有权再重新要回来,这个妖精把他折磨的够了,自己也觉得厌倦了,她不再吮吸他的血,变得极尽的温柔,她说:你只要得到我的一滴血,你就重新会获得仙体。她微微笑着,用手一指,屋内瞬间就变出了小桌,小椅,小柜子,家用物品一应俱全,把她们的卧房布置得很温馨,看来做一个神真的挺不错的,她现在无所不能,只要她想要。她不再是以前的花千骨了,她的身体无论受到何种的创伤,都会很快的复原,尽管当时也会很疼,但这些疼痛比起当初在长留受得钉刑之苦,比绝情水泼面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她始终很痛苦,他与她虽然夜夜在一个床上睡觉,任她百般抚摸,亲吻他的嘴唇,任相互之间的嘴唇咬出血丝,这时候白子画的体内热血沸腾,任她伏在他身上折腾,然后靠在他怀里沉沉地睡去,但他始终没给过她,他们各怀着心事。白子画好像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日子,趁机仍对她讲一些道理,劝告她要以天下苍生为重。

一日,他坐在桌前饮茶,喝完之后觉得怪怪的,只觉得浑身发烫,脸涨得通红,一股无名欲火在全身上下窜动,他知道茶水里放了什么,他气的发抖,好似血管都要爆裂,这时,恰逢她从外面进来,他顺手摸起桌上的杯子砸向她的头部,鲜血顿时流了下来,她很平静,因为她是妖精,伤口很快复原,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她说:“这都是竹染做的。”然后默默地走了出去,时间不长,一直单相思爱着他的师妹紫熏上仙来了,并带来了解药,白子画更是生气了,他知道她让紫熏上仙来是什么意思。他把屋里东西砸了个乱七八糟,她知道她和他已经不可能再在一个屋檐下同床共眠了。从此她没再来过,依然由小丫鬟精心伺候着他的吃喝。

她每晚在大殿上夜夜笙歌,喝得大醉。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出现在白子画的视线之中,这个人竟然叫墨冰,花千骨好像很喜欢他,每天有说有笑,和他拉着手飞往天上各处去游玩。一日,趁花千骨在内室静修的功夫,白子画找到了墨冰:“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蜀山的墨冰,你以为我很想来,是摩严师尊叫我来的,来完成你没有完成的任务。“

”你最好离小骨远一点,我自会有我的办法。”

墨冰一脸的坏笑:“一开始我并不想来这儿,现在我不这么想了,花千骨挺不错的,我发现我慢慢喜欢上她了。”白子画气得脸更白了。“

某日,白子画取东西从亭间走过,忽然听见呻吟声,再一看,廊边长台上花千骨和墨冰正吻在一起扭作一团,眼看就要失身,听见有动静俩人忙散开,墨冰讪笑着走了,白子画一巴掌狠狠打在花千骨的脸上,恨恨地望着她:你竟什么都不顾了,你明明知道那样做你的法力会泄掉!然后狠命地把花千骨搂在怀里,狠狠地亲吻她的唇,她的颈,她的唇被咬出血来,花千骨也咬着他的唇,俩人的血混合到一体,急促的呼吸声夹杂些着喃喃的低语声:“小骨,小骨”子画轻轻地叫着花千骨的名字,把她搂得更紧了,生怕丢失了似的。“师父,师父……”花千骨一声一声师父的低喃着,所有的仇恨和幽怨都随着风烟消云散。师父是爱着她的,她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明天仙魔大战就要开始了,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她回到内室,看着一直熟睡不醒的杀姐姐:“姐姐,是你该醒的时候了。”是的,她一直这么叫他,魔界领袖杀千陌在妖神出世那天,为救花千骨被众仙所伤,一直昏睡着。

摩严师尊领着六界众仙虎视眈眈,而竹染领导的六界妖魔也怒目而视,摩严看到了竹染,脸部瞬间痛苦扭曲:“竹染,竹染,我的儿子……”泪水不觉而下。“谁是你的儿子,你喜欢上我娘,为了掩人耳目,在我五岁的时候,你就狠心把我娘赶出长留,我娘最后郁郁而死,你以偷盗流光琴为名又杀死了我爱的女人琉夏,此后我便落落寡欢,专门与你对抗,你又因为我偷盗神器把我驱逐到蛮荒,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报仇了。”摩严脸上一脸悔恨,木然的看着眼前手臂上满是疤痕的儿子,脚步始终没有挪动,竹染满眼仇恨,连向父亲刺出两刀,再要刺第三刀的时候,花千骨喊到:”够了。“

这时白子画也不知道何时又恢复了仙身,也一同出现在这里。只见花千骨冷笑一声,拴天链向天上一抛,瞬间大海咆哮,卷起滔天巨浪,再一挥,整个蜀山轰然倒塌。“白子画,你杀了我吧,”“小骨,不要,不要……”白子画一脸惨白。“你还不动手是吗?”拴天链再往空中一抛,整个长留又瞬间倒塌。“快点杀了我!”白子画终于双手颤抖着举起断念剑,向花千骨刺去,花千骨凄然一笑:“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永远不伤,不灭,来世我再也不要爱上你。”

东方彧卿也来了,异朽阁的人因能看破天机,身怀异能,所以每个轮回只能活二十五年,东方彧卿向来世接了五年寿命换得今生延长了一年寿命,从蛮荒救出了花千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悲痛万分,嘴里喊着:“骨头,骨头,跟我回家……“

”东方,来世再见……”花千骨凄然一笑,身形涣散。想那断念剑是仙界何等宝物!此时因沾满了花千骨的血,也变成了一块废铜烂铁。花千骨的妖身幻化作无数个光点越飘越远,眼看七魂六魄就要幻散殆尽,只见竹染一声凄惨的叫声:“花千骨,让我集六界之魔力换回你的一魄。”说着向远去的光点飞去。这时,一个绯红的身影也迅速掠过,把那一脉光魄收入袖中,然后迅速消失。那是被花千骨救醒的杀阡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是竹染用自己的性命救了她。不然,花千骨作为妖精将永世不得超生。这时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原来花千骨用幻影把大家都骗了,她把自己的妖力都又重新炼回了十方神器。而她自己的妖力已早已所剩不多了,她用幻铃制造了假象,东海依旧平静,蜀山、长留山依旧完好,她是在逼迫师父杀掉她。能死在心爱的人的剑下,她感到自己很幸福。

十方神器又重新收拢回长留统一保管,所有的伤害都又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包括摩严师尊也变得完好无损。而白子画却好似疯掉了,他把长留掌门传给了花千骨的徒弟幽若,自己半疯半魔,满世界的寻找杀阡陌,寻找小骨的下落。一直以来,他一心守护天下,又想守护心爱之人,他夹在中间想使两者都不受到伤害,而他伤害的最终是他自己。他曾因手臂上被绝情水灼伤,而痛恨自己而砍去的手臂也复原了,他被花千骨以神的名义下了咒语,这下想死也死不了了,独留一个躯壳在尘世上。三十多年过去了,白子画终于在一个小岛上找到了杀阡陌,杀阡陌微笑着看着白子画说:“我用我全部的法力,守护小骨的魂魄二十几年,她已经到人间投胎去了,她现在应该有五六岁了。”

白子画顺着杀阡陌的指引,终于找到了小骨,再细细一看,这小脸蛋不是小骨又是谁!那家农户还有两个孩子,小骨天生智障就有问题,五六岁了还随时会跌倒,她父母说大夫说他们的女儿智商永远只会停在五六岁的样子。现在来了个仙人说要收他们的女儿为徒,并许诺每半年来探望他们一次。自然是巴不得。眼看着白子画抱着小骨踩着白云而去,这夫妻俩乐得脸上开了花,感叹到:还真是遇上活神仙了,他们的这个孩子太幸运了。

他白子画以前只为天下而活,这一次他要只为小骨而活,凭小骨仅留下的一魄能投胎成为这个样子已经是很不错了,他要守护她,教养她,他要给自己赎罪,他们隐居到一个叫云山的地方,白子画悉心照顾她的起居,用各种方法给小骨治病,他也经常领着小骨到各处去云游,一晃小骨长到了十四岁,活脱脱一个以前的花千骨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不再像以前的小骨那样聪慧,以前的花千骨自己看书就能学会的东西,现在的小骨师父讲了多少遍内容却都记不清,以前的小骨做饭给师父吃,现在都是师父做饭给小骨吃,白子画偶尔也会让小骨一个人出去历练,当然自己会暗中保护。这一次,他没有给她喂桃花羹,他想让她再长几年,不再让她永远只能停留在十四岁。

一天,东方彧卿偷偷地接近了小骨,问她想不想知道她的前世,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她师父经常会看着那些画着他自己图像的画发呆。是呀,师父梦中经常喃喃的小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人呢?小骨也趁师父不在的时候偷偷地看过那些画着师父的画像,署名都是花千骨,难道还有另外一个花千骨?为什么我也叫花千骨,难道我是她的替身?自己从小一直跟着师父长大,都要让师父搂着才肯睡,小骨已经习惯了有师父一直陪在身边,小骨永远也不要离开师父。东方彧卿给了她一张写有符咒的纸,让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下面。每晚小骨就会在梦中和东方彧卿见面,手拉着手到各处游玩,小骨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叫东方彧卿的人。东方彧卿告诉她,她就是以前的那个花千骨,你和你师父之间发生了许多恩恩怨怨,要想恢复记忆会付出代价的,或许到时候你会很痛苦。花千骨还是想记起从前,她不能像一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她更不想看到师父老是为了过去而难过。

花千骨恢复了记忆以后,终于愿意放下一切,师父这些年只守着自己一个人,她和师父之间已经不可能再分开了,她劝说师父回到长留仙山,师父不能老是在深山里待着,这样多寂寞呀,她师父替她收的徒弟幽若已经来过好几次了,劝说他们回绝情殿,幽若替尊上掌管了这么多年绝情殿也该交差了,她爱上了南无月,还准备成亲呢。南无月就是被众神杀死的小月,受到花千骨的教化,这一世做了个和尚,幽若正极力劝说他还俗呢。

他们重新回到了绝情殿,幽若这个丫头这些年来把绝情殿大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她是玉帝的玄孙女,一直嚷着要拜花千骨为师,玉帝自然是拗不过她,也就答应了,她经常和摩严师尊一起下棋,摩严师尊挺喜欢她的。摩严师尊也不再那么讨厌花千骨了,变得比以前温和了不少。十一师兄在人间又一次轮回,又回到长留来了,只是不再记得以前的事情,糖宝在东方彧卿的守护下也又变回灵虫,只是再也不能幻化成人型了,它还是经常会躺在花千骨的耳朵里睡觉,与它的骨头娘亲有着说不完的话。白子画娶了花千骨,绝情殿上也变得热闹多了,十一师兄,朔风,轻水,舞青萝等人经常上来玩,白子画做得一手的好菜,他们经常在这里聚会,轻水嫁给了后蜀国的皇帝孟玄朗,他们之间有三世的情缘。

正像东方彧卿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代价的,花千骨恢复了记忆之后,人重新变得聪明伶俐,但眼睛却失明了,又过了十五年以后,在白子画,东方彧卿,儒尊笙箫默,杀千陌等众仙的努力下,花千骨终于重新恢复了视力。这一天,白子画炒了一桌子的好菜,和大家好好地庆贺了一番。这一晚白子画和花千骨都显得特别地兴奋,白子画因医治花千骨的眼睛怕影响功力,一直不肯和花千骨圆房,不免得让花千骨落下许多幽怨,今晚,既然她那么想要,就顺其自然吧!(若晴美文网

窗外,月亮像一个大圆盘高高的挂在天空,月光如水银般倾泄而下,粉红的桃花沐浴在淡淡的月色中,周围静悄悄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柔和……

关键词相关页面:      记事篇作文      中华经典诗文作品      经典抒情散文

网友点评


最新百家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