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乡野风情

老王

时间: 2015-08-06 07:40    阅读:4310 次    作者:浮生尽可硝烟

忧伤故事

老王儿子是七年前考上的大学,大学上了四年,花干净了老王攒的每一分钱。老王本还想着小王毕业出来自己就可以轻松点,并享点福了,谁知道,小王先是闹着要考研,最后老王实在没办法给小王拿钱了,就逼着小王放弃了这个想法。小王也按照老王自己的意愿出来找了工作。但是小王出来工作也并没有给家里减轻负担,光是小王挣到的钱,他也从没拿过一分给自己。

今年刚过年,小王就对老王说:爹,我都这这么大了,该有个媳妇了。老王听了这话觉得也对,于是说:那你有合适的对象没?要是没有我就给你去找找赵媒婆子,她那肯定有合适的。

我,唉,说完小王叹了口气,然后又接着说:有是有,就是有个麻烦。

什么麻烦?说来听听。老王大概猜到是要钱了。但他还是想让儿子说说是怎么个麻烦。

就是,我得在S城买一套房,这是最低底线,而且人家女孩已经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这时候抛弃人家,是不是。而且现在我们年龄都比较大了,她妈妈催着她要结婚的。我也是给人家买了好礼好说歹说,人家她妈妈才说至少要有一套房,不然其他都别谈了。而且这事今年要搞不定,人家就要逼着我们分手了,这事我想她妈是做得出来的。有一次她突然被叫回家,爹,你知道是干什么吗?是相亲。是一个有钱有房有车的人,她不好驳了她妈的面子就跟着那男的吃了一顿饭,回来后给我说这事,说着说着就哭了。我当时虽然心疼她,但也没办法。毕竟我确实这时候不能给她安定,她也爱我,她也了解我,也从不逼我。但现在我两都二十六了,再不结婚她妈就真该着急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爹,早知道我大学就不上了,还能省下近十来万。可是不上大学就不能认识这么好的女孩。爹,你说我怎么办呢?我真是没办法了,所以我这才来求你的啊,真的,爹,你只需要再给我借十万块,我垫个首付,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所以,爹,你必须答应我啊,儿子这都靠您了。说完小王还给悄悄的跪下去了,老王静静的听完了小王说了这么一大段,看到小王跪下去也不去扶他只是让他自己起来。他自己也连连的叹了两口气,并拿出了烟袋锅子点上抽了起来。

我没钱了,这三年你毕业也没给过我钱。你知道我的,你妈走得早,你是我一个一把屎一把尿带起来的。本来希望你考上一个好大学,以为我们家就有救了,谁知道村上现在考上你一个大学生,我们家还是难。还不如别家的考不上的,别家的高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现在少说也挣了十万八万了。况且人家眼光也不高,就在村里找一个。在村里找一个才要多少钱,彩礼钱五万,包个酒席,管个饭撑死三万,八万下来妥妥的。哪像你这样,给你攒的钱先是让你上大学花光了,然后你再来给我说你还要取一个那样的媳妇,我拿什么给你钱,你是让我出去卖血卖肾呀?我告诉你,这不可能,我已经帮你到这份上了,让你也在村里面能抬得起脸了,再让我干别个,我是实在干不来的。况且,说没钱,是真没钱,你也从没给我过我钱,我哪来的钱,你要是不行就赶紧和那姑娘掰了吧,在村里给你找一个,我也省心了。老王说。

爹,这不可能,我爱她,我不可能和她分的,我要是和她分了,你儿子我也不活了,小王急得哭了似地说。

还爱呀,看你恨我呀不?丢不丢人,你要是再哭,你就滚出去吧,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我是上世欠了你的了,这一辈子才要这么给你还债。我真没钱,哭也没用。老王动也不动的说,他也确实没办法了。他本来腰上就有病,不能干重活,现在看到儿子这样,真是要逼死自己了。

爹,我不哭了,但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没人能阻止我,你不帮我,我自己来。说完小王真就不哭了,然后从凳子上狠心站起来。又接着说:我真是非娶她不可的,没人能阻止我。这次说完小王没好气的就进了房里收拾自己的东西,似乎是准备要走。

娶吧,看你用什么娶。老王也生气的快步走出了自家院子。

谁知道老王门口正好站了一群村里人正在聊闲天。听见老王出来后大家又都不聊了,其实刚才院里的事村人也听见了,但都假装着没在听似的。老王出来看着这么一群人围在自家门口,顿时就生了气并骂一句,畜生。似乎是骂给儿子听,但又似乎是骂给村人听,不过儿子至少是听不见的。

老王想了想,最后只能去找自己平日里要好的一个老伙计,这个老伙计曾经当过大队长,算是有点脑子,有点文化的。这事也可以让他参谋者出点主意,不然儿子总归是儿子,要是真闹僵,以后他不回来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呢?

唉,想想要是自己儿子都靠不住,还有什么人能靠得住,自家的狗,自家的狗恐怕也是有饭吃才跟着自己跑,要是没饭吃早窜去别家吃剩饭了。政府呢,一个农民,还好意思要求政府给自己养老,笑话,自己给政府创造了多少财富,自己都看不到。农业税都免了,地都是白种,政府已经够好了。

等走到老李家门口,老王思谋者要不要进去,家里这点屁事给老李说会不会让人家笑话。想想当年小王考上大学,自己在老李面前得意了多少天,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谁让小李那个不争气的整天只知道捉弄女生,最后也没给他老李争气。不过老李当初看世事的眼光却是没错的,老王至今还记得老李当初在自己得意时说过的一句话:如今大学生满地跑,不值钱了。话是对的,可老王当初以为老李在说笑话,谁知学校早就不包分配了,而且大学生确实太多,小王找一个工作还不如人家小李在外工地上挣得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要是早一点让小王也从高中毕了业,那现在家里肯定不至于这样,而且到现在不知道家里要攒多少钱呢……。就在老王还在想着小王要是当初不念大学的事的时候,老李已经推开了门并叫了老王进去。老王一时心思还收不回来嗯嗯了两声就跟着老李进去了。

我就说当谁呢,听我老婆子说有人站在门外,说怕是老王找你,还真是你,你说说你,你老弟来了就直接进来啊,跟我这还犹豫什么,你老哥我你还不知道吗?老李说着说着就给老王泡上了茶,撕开了烟盒并把烟递给了老王。老王挡了挡说:我不抽这个。

诶,我说你跟我还客气,老李看到这里,有点气愤起来了说。

不是我跟你老哥客气,我这是在想事啊。老王冤枉的说。

想事,来我这还想什么事,吃好喝好就好,咱哥两在一块想那些不高兴的事干什么。

不不不,有些事啊,想不出来,想不好,我就要完了,我们这个家也要败了。老王说完又是叹气。

你说你怎么说这话,刚过完年的,这不小王也回来陪你了,一家人在一起多欢乐多好的,有啥子可愁的。老李宽慰似地对老王说,他确实在宽慰老王,可他并不知道老王家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在想,我这刚过完年,我家那小子就不能让我消停点,唉唉唉,没办法啊。

怎么?你老弟可是生了个大学生呢,怎么这又让你叹起气来了?老李不解的问。

唉,什么破大学生,还不如你家小李,看看小李,人家儿子都有了,还给你家盖了两层的小楼,看看我家,还是那破屋子,一点变化也没有,小王虽说也是个大学生,可挣的钱不多,现在人家又要娶一个在城里生活的女娃,他还给我说人家女娃不多要,就要一套房。一套房,你知道在S城得多贵吗,怎么说也好几十万呢,你说我家这小子是要我的老命吧。唉唉唉……。

原来是这么个事,小王咋那么不懂事呢!难道他不知道你给他把攒的钱都花光了,他还要在城里买房,还要娶城里女娃,他这是要翻天啊。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个农民的儿子,就该在农村盖房,娶个农村的女娃。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歇着去,不给他买房。老弟,这事不能由了他。老李听王老王说完马上就更气愤的替老王骂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

当然不能买,想买也没钱买啊。就是我不能和儿子这么一直闹僵下去啊,不然你老弟以后可怎么生活。就算我要帮他,但我也没钱,老哥你是知道的。

老哥当然知道,唉,就是这事难办啊。你儿子是铁了心给你说的,还是和你商量的说啊?老李问。

他似乎是铁了心的啊,他说他爱那个女娃,他不能离开她,离开她他也就不活了。我也怕这娃做出什么傻事啊,你想想,我就这么一个儿。我是很想帮他买房,可确实没有钱的,所以我也狠心说了不给他买的。但是真怕他出事啊。你老哥也知道,小时候他要一个东西是非得到不可的,这娃倔着呢,随我。

倔,我看他十头牛拉不回来,二十头牛绝对能把他拉回来。你现在也该给他狠下心了,不然你是真给他卖肾卖血去呀,你要想清楚。

当然,我也这么给我娃说的,但是他不听,他说只要我给他借十万块,他垫个首付。但是我知道这借了十万块,只能我去还了,我拿什么还呢,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是不会做这有借无还的事。看他那样子,给他买了房他更不会管我的。唉,不论走哪一条路都行不通,所以今天才找你老哥来商量啊。

是这,老弟,你听我的,你现在要强硬了,一毛钱再不要给他了,看他能成个精,不就念了几年书,我就不信他把礼义廉耻念到芶子里去了。不要怕他不认你,不认你,就让他还你这些年的抚养费,他要是不还,我帮着你告他。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但不失为一个最后的退路,实在没办法,就真去告。反正现在看新闻,儿子娶了媳妇后不养老子娘的多的是,然后老子娘一告全都解决了,养老至少不成问题,就撕破脸皮而已,总比你在这里唉声叹气操这么多心强。

啊,唉,真要走到哪一步,那真是把先人都羞光了。不过也只能这样了,我是真没钱啊。要说我借钱,我也只能在你老哥这借上一两万,就是我还不起啊。我也更不能干这不擦芶子的事。

对,对的,你老弟借钱,我当然是会借的,但不顶事,离你娃那十万块还远着里。你就不要给他松口,松口了我看你老弟只能去卖肾了。

……

老王和老李又聊了会其他的等到老李家烟筒冒烟,老王就起身准备回家。老李看到这里又说:留下一块吃饭吧。老王说:不留了,不留了,明天我娃走呢,赶紧回去看看去。说着老王就已经跨出房门。老李把老王送到家门口,然后叮嘱说:千万不敢答应他。老王说:不会的,放心吧。然后老王就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村人已经从老王家门口散去了,但是老王和儿子在家里因为买房吵架的事肯定又是妇孺皆知了,在村里长舌妇的影响力老王还是领教过的。老王进了房门,小王已经收拾好并坐着板凳吃着饭看着电视了。小王看到老王后叫了一声爹然后说:疙瘩汤已经做好了在锅里,你自己去舀到碗里端过来吃吧。老王哦了一声就去了厨房,过一会又端了碗进来儿子的房间坐着一块吃饭。

吃了一会,老王和小王谁也不理谁。小王因为先吃的,所以吃完得快,他吃完了就去了厨房把剩下的疙瘩汤全倒进了狗盆里并叫了来黑子,黑子就是他们家狗的名字。小王看着黑子吃得很香,然后小王才把锅和自己的碗也洗了,洗完了后他又回到他的房间并对着老王说:锅和我自己的碗已经洗了,爹你待会只需要洗自己的碗就行了。什么?你把锅也洗了?老王有点惊讶。对啊,我洗了,小王说。可我还没吃饱呢,老王说。没吃饱,你咋不早说,那你刚才舀饭也不知道多舀一点儿,小王说。我哪知道你手这么快的,以前都是我洗的,今天怎么勤快了这么一点,你是不想让你爹吃饭了吧,老王稍稍有点气愤的说。怎么可能,你可是我爹,我怎么不可能让你吃饭,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你要是吃完还饿,要不待会去买包方便面,小王也没好气的说。算了,算了,不说了,不吃了,老王最后只能这样结束谈话,不然在闹僵下去,收不了场,真是要散伙了。

一直到晚上,老王都没出去闲聊,以前总开别人的玩笑,现在该大家开自己的玩笑了。还是不出去的好,但是以后呢,以后就该被村人瞧不起了,或者是被村人笑话。老了,老了把脸才丢了,该死的人啊,自己真该死啊,活什么呢?世事这么艰难的,有几个能像老李那样好活呢。没有了,其实想想村里也就那样了,很多高中毕业的出去了也是不给家里拿钱的,有些更是比自己儿子能吹牛,更不敬爱他们的老子。其实儿子念了这么多年书还好,至少对自己还是尊敬的,又下跪又洗锅的。老王这时才想起来往年儿子走的前一天总是他洗锅的,这不能怪儿子,只能说自己今天下午带着气,所以不曾注意到这些。不该啊,生活还得继续,但是儿子买房这事是万万不能答应的,答应了也没钱买,只是开个空头支票。还是艰难啊,农村人一辈子教育娃要走向城市,现在娃要走向城市了,自己却不答应了,这是怎么个事啊。但是没办法,那时想着知识改变命运,以为儿子只要考上大学一切就好办了,谁知道现在还是不行。大学生确实现在多如牛毛啊,可惜自己也不能上工地,不能为儿子解决点问题,真是万不该啊。可有什么办法,从农民蜕变成城里人或者也就是这么艰难的,就像那娥要钻出茧一样,总得受些苦,不然就圈死在里面好了。要说儿子这也是有志气,不像自己,可是这十万块确实是个大钱,拿不出来啊。

老王想到这里又去看看墙上小王他妈,小王他妈年轻时真好看,可惜现在就变成一张黑白照片挂在墙上。当年小王妈是怎么死的来着,好像是个大病,最后医院说要拿十万块才能看病。那时候的十万块可比现在值钱多了,又是一个十万块,那时更拿不出十万块了,于是一个活活的人硬是拖死了。这弄得是啥事嘛。还记得小王妈最后快走的那个晚上的下午,很痛苦的在炕上滚来滚去,老王看着很难受确实又没办法。最后小王妈喊:老王啊,你给我找医生花点钱让他给我打一针什么止疼的又能马上死的药吧,我实在不想活了。老王听到这里无奈的说了句:这是要谋杀啊!把他妈的!老王最终没有找医生,因为医生前天下午已经来过说最多两天就不行了,也不用找他了,找也是白费,因为拖到这时候,就算有了十万块也是治不好了,华佗在世也不行的。小王妈那天晚上终于走了,老王总算舒心了。他觉得那天晚上自己既可怜又可笑,自己媳妇走了自己竟然突然觉得轻松了,难道他不牵挂她不爱她。但是与其看她这么痛苦,还不如早点走了好。人心啊,怎么会是这样,有时候竟然盼着自己的亲人死啊,这算是禽兽吧。难啊,咋这么难?

又是十万块,十万块我是拿不出来了,老王想。上一次要十万块还是十三年前,娃问我咋不救他妈,我说没钱,于是他妈就走了。这次又要十万块,我还是个没钱,我这次是要救娃里,难道也不拿钱,等娃也去死?想到这里,老王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想什么呢,怎么能想娃也死呢,娃真因为没钱去死,那我真是没啥希望了,娃死了,我也不活了。希望全在娃身上,怎么办?要不真去卖一个肾,可就是不知道卖一个肾能给娃换回来十万块不。而且自己腰也不好了,想必肾也不好使了,可能还卖不到两万块钱。要不卖血吧,卖血好点,还不用开刀。但是十万块钱的血要卖到啥时候,真想着医生一下就把我的血抽干给娃换回来十万块钱。唉,这又要谋杀啊。老王想到这里再看看墙上自己和媳妇头靠在一块的黑白照片,他看了很久,然后走过去把照片从墙上取下来。他不断地用自己生满老茧的手摩挲着媳妇的头发。多么好看的一个人,可惜最后怎么就生了那病,生了那病也就罢了,怎么还走也走的那么痛苦。我对不起你啊,老王默默地对着照片说这句话并留下了浑浊的眼泪。眼泪顺着他沧桑的脸很慢的往下爬,最终在重力的作用下掉到相框的玻璃上。滴答,就那么一声。引来了后来的无数声,滴答。老王多少年没哭了,十三年了。十三年前,怎么又想到十三年前,十三年前媳妇在炕上痛苦的滚来滚去的景象又浮现在老王面前,老王心里更痛苦了。

老王开始喃喃自语了:为什么,为什么呢?十万块,十万块就值一条人命。要是十万块就值一条人命,那么现在我不要我这老命了,给我娃换十万块吧,老天爷,求你了。他扑通的就跪了下去,可是没有人应他,老天爷是不存在的。就算老天爷存在,他这事太小了,老天爷还有其他大事还忙不过来的。屋子里静悄悄的,老王不知道跪了多久,求了多少声的老天爷,最后终于发现老天爷不存在,然后又起来了。他去把照片在墙上放好,又默默的坐回到一个有些咯吱很脏的的椅子上。屋子里的一切都是娃他妈在时候布置的,娃他妈走了,自己也一件东西没有买过了。娃他妈是个细密人,更是个好人,也从不说人家的闲话,这点在村里已经比其他女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可惜了,可惜了。就算好人老天爷说要收你,那就真的就收了,不留一点情面。也可能是他妈在天有灵,才保佑的我娃考上大学,圆了几辈人的心愿。我娃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感谢他妈的话,或许他妈走得太早了……

不知不觉的,老王想事想了竟有两个小时之多。等到儿子从外面回来推门的一刻,老王赶紧擦干了眼睛里还残存的浊泪。

小王进门后就一屁股坐在炕上打开了电视,他也不看看父亲,只管看他的电视。

老王过了一会终于开口了:儿啊,你中午说的事还有没有的商量。我怎么看你已经放下了,也不再提了呢?

呵呵,提,有用吗?你都说不行了,但是我告诉爹你,我想得到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没人能阻挡得住。小王被这么一问又是生气。

可是你就不能看看人家小李吗?人家小李取了个农村姑娘,现在娃都有了。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

小李,以前爹你可对我说过,在学校时,老李也是这么说他儿子的,总要跟我比。被我比下去了吧,现在大学生是不值钱了,但也不至于世事整个的翻过来,我就是要比小李强,所以我不能在呆在这个小村里,这样我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况且我也不是为了我,我还为了你的后人。小李这时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爹一说小李他就更来气。

好吧,为了后人,这句话说得好。老李又叹口气接着说: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娶个城里姑娘,有你好受的,城里姑娘多娇贵的,咱能养得起?你要是不嫌劳累你就娶她吧,但是我没钱,我只能同意你们两个,剩下的全要你自己去想办法,我是没办法的。

呵,没办法,我又不让你干嘛,我只让你借钱来着,只是十万块而已。你不跟老李关系好吗!可以借他的,他一定借你。小王说。

哼,老李,亲兄弟还明算账,他是不肯借的,就算借了,我拿什么给他还,我可不想欠他人情。而且那么大一笔钱,怎么从你嘴里说出就那么容易。你爹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呢,要借老李,别想了。

你不去试怎么知道?小李堵上去说。

你真是不要你爹的老脸了。本来还想着同意了你们的事就行了,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你看看要不要我去卖血卖肾。老王有些气急了似的说。

爹,咱不要说这些气话,我才不逼你做这些事,不然我就要被村人戳脊梁骨了。

你的嘴就那么能,只是说不让,可你这么步步紧逼的就是想让我发挥最后的价值是不?

别,我才不这么想。爹,我这事是必须成的,但也不需要你卖什么东西。

哼,你这是做什么黄粱梦呢,我又不给你借钱。

我总能成的,爹,要是不成,我就去死,反正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老。好了,不说了,我明天要走,你也快去睡吧,我们要是继续说下去非闹崩了,以后我可怎么回来呢。

你还知道回来,老王边往出走边说,你以后还是不要回来了。

……

五个月后,小王回来了。他回来时,还带了另一个人,这人不是小王的女朋友,而是一个看宅基地的。他们已经在路上把大致情况说好,只需要看了之后签合同。另外,小王自作主张把他爹的五亩地全部承包给了另一个村人。老王本以为小王带回来的是什么同学呢,没想到,确是来赶他走的。

老王的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他也很难拦住儿子去干这些事。他更不可能学村里什么泼妇硬是闹。他想到了户口本,可户口本小王五个月前就已经带在身上了。本来老王是要准备死在这里的,可惜他最后这个心愿也不能实现。他就眼睁睁看着儿子将这以前的回忆全部卖掉。

三个个月后,老王已经住在一所六十多平的公寓里,本来是要买八十多平的,但是因为小王只能想到这些办法,把整个家卖了也仅仅凑了三万块。所以他好说歹说才说动未来的丈母娘买了这么一所小房子。但是房子真是太小,他爹一间,他们一间,基本上就没什么回旋余地了。而且晚上最尴尬,这房的墙壁太薄,不隔音。等到小王想做点什么事的时候,他这才觉得有他爹在是个麻烦,感觉还不如以前租房,他们住他们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他把老屋都卖了,没有他爹的住处了,只能先让他爹和自己住。

老王一天晚上下楼散步,看到了街上的车水马龙,就越发的想念村子里的房子,那时候多安静啊,现在到处都是吵的,快要吵出心脏病了。想回去,但是又不能回去。因为村里人都以为自己儿子挣了大钱才接他到城里,这要是回去不小心说漏了嘴,那真是老脸都要丢尽了。(若晴美文网

就这么苟且的活着吧,一个人总有他的出路,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想想当初儿子如何的逼自己,以为就要闹僵了,谁知这么一来,又在一块了。但是儿子和儿媳都不大理自己,因为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想想再过不知道多少天,儿子儿媳会不会赶自己走呢,因为自己也觉得这样住下去实在很烦,他们烦,自己也烦。

老王想到了离家出走,但是走到哪里去呢。他突然来到S城都不认识了路,以前的S城他来过,楼不像现在这样高,车不像现在这样多,人更不像现在这样拥挤,还有那天,以前还是蓝蓝的天。怎么过了这么些年都变成了这样,他想不通。他更是因为迷路每天晚上出来散步更不敢走远,他觉得在楼下附近就挺好。就算楼下附近没什么说话的人,他就假装像回到了村里一样,迈开脚步,充满自信。可要是有什么人用普通话向他问路,他的自信马上跌碎,他是一个农村人,他怎么会讲普通话。他每遇到这种情况,摇摇头就快步走开了。

离家出走终究也是不现实的,但是在城市这么拥挤,这么喧闹的活下去,自己是真受不了了,时间越长,自己越受不了。本来以为能适应的,可是没有适应。他又想起村里那些长舌妇,忽发的觉得她们也可爱了。

一天,老王出外去买馒头,这是给儿子儿媳准备午饭所必需的一样吃食。买馒头本来是要走人行天桥的,但是他为了赶时间,却准备横穿马路,他忘带老花镜,竟然眼花看到孩他妈站在马路对面冲着他笑。她还是那么漂亮,老王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可惜他走到马路中间时就给车撞飞了,飞了起来时他的眼光还是盯着对面。对面的孩他妈还在,他向她也笑了。等到他跌在地上,却终于是死了!

关键词相关页面:      励志短篇文章      经典诗歌散文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乡野风情推荐

最新乡野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