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故事 > 神鬼故事

鬼故事大全,乡村鬼故事一次看个够

时间: 2015-08-28 09:53    阅读:5953 次    作者:末末

鬼故事

小的时候经常听老一辈的人讲鬼故事,那种既好奇又恐惧的心情仍然记忆深刻。鬼故事打发了时间,更让我们心惊胆战了许久。

听着那凉飕飕的故事,好奇心越发的强烈。乡村鬼故事,为感兴趣的你精选了6篇,借着这浓厚的气氛看看吧。

1、《鬼故事-鬼井》

住在乡村里的人都知道,村子里,越是偏僻的角落里就越多,特别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千万别去那些偏僻的脚落里。在我们村东头有一口枯井,村里就有很多人在那里看到过。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天气非常的热,到了太阳落山后,村民们从地里干完农活回到,都拿着凉席去村边的小树林里纳凉。

村里有一个年轻人叫狗蛋,仗着年轻,胆子大,他就一个人拿着凉席去村东头那口枯井边纳凉,因为那里是村里最凉爽的地方,可是由于经常闹鬼,就没有人敢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来那里纳凉了。狗蛋来到枯井边后,就把凉席铺在枯井的旁边,躺在上面,借着凉风,很快就睡觉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他被一阵女孩的哭泣声惊醒,就赶紧起来去寻找声源,这时他才发现原来那哭泣声是从井里传出来的,他以为一定是谁家的女孩来这里纳凉,不小心掉进井里了,便赶忙跑到井边,伸头往井里瞧,要去救那个女孩,突然从井里伸出一双白森森的手缠住他的脖子,把他拽进了井里……

第二天早上,有一个拾粪的老头来到枯井边拾粪,才发现他已死在井里了。

无独有偶,村里有一个年轻人叫陈小飞,小伙子长得很帅气,说媒的很多,但他眼光高,一个也没看上。就这样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娶上媳妇,由于一直找不到中意的媳妇,他心里就很烦闷,晚上常去村东头的树林里散心。

有一天晚上,月光清白若锦,露寒沁肌。陈小飞来到枯井边纳凉,睡到半夜里,突然被一阵女孩子的轻笑声惊醒,顺着笑声传来的方向,他看到枯井边正有一个女孩子背对着他,看不清那女孩子的脸,只看见无比曼妙的身影,像月里下凡的仙子。他惊艳地看着她,揣度着她的美丽。

当他一步步朝她走过去,她却袅袅娜娜地飘进了井里。

突然他看到井边开了一扇门,他想也没有多想,就兴奋得跟着她飘飘突突的白影子走进了井门里。突然井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唉呀!这鬼门啊!”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见井里黑乎乎的,阴森森的,什么都看不见,哪里还有那个漂亮女孩的身影。

他在黑咕隆咚的井里摸索着,想找到出口,可是摸了很久,仍旧什么也没有摸到。就在他正绝望的时候,突然他的一只手被另外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他吓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你你……是……”

不待他的话说完,他身边传来一阵冰冰冷冷的声音道:“我就是你要找的姑娘啊。”

这时清白的月光已流井里,借着月光他看到,眼前正站着一个白衣女鬼,她的两眼血红般地凸出,舌头外伸着垂到胸前,一双白森森全是骨头没皮肉的手正抓着他的一只手,看到这里,他吓得“哇”的一声,昏死了过去。

等第二天,人们在井里发现他时,他已被吓疯了。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这口枯井边纳凉了。

2、《鬼故事-鬼屋》

村子里的故事很多,其中听得最吓人的一个,就是那个关于屋的。在村西头有一座青灰色的砖瓦,斑驳的外壁的老屋,这座老屋很有年头,连村里最老的老头也不清楚它是什么时候建的,什么人建的,只是知道老屋原来的主人是一个老寡妇,老寡妇死后,由于她没有亲戚朋友,那座老屋也就没有了主人。

不过自从老寡妇死后,那里才开始闹鬼,每当太阳落山后,只要你走近它,会听到很凄惨的哭声,在你的耳边不停地萦绕,时而还能看到许多鬼火围着破屋跑,直吓得你心里惶惶的,跑也跑不动。村里有一个放羊的老头曾看到老屋的房顶上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股黑色的烟雾,他觉得奇怪,就找了个神婆看了看,神婆看后说,这是老屋里的鬼魂在做饭,才会冒出来鬼烟,于是村民们个个都被吓得不敢再靠近它。

有一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村里的一个孩子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的游戏,轮到他捉人的时候,不小心就来到了鬼屋附近。当时月亮已经升上来了,洁白的月光把树的影子投在地上,斑斑驳驳的,黑的是树影,白的是月光,让人感到挺瘆的慌。他想到村民们都说这里闹鬼,就感到害怕,要离开这里。这时他突然看到鬼屋里有人影走动,心里兴奋的想:一定是一个小伙伴藏在那里了,这回非得逮住他不可。

想到这里,他也不觉得害怕了,借着月光朝鬼屋里走去。就在他来到鬼屋里,便听到里面热闹非凡,聊天儿说笑的、搬东西的、打架的、还有骂孩子的声音,就是看不到人影。他这才知道自己是遇到鬼了,就想往外面跑,可是让人感到邪门的是,他越是想跑,越觉得身后好像被人拽住了衣服,根本就跑不动,这一下子他傻眼了,心里说:“完了,这回被鬼逮住了。”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突然从鬼屋外传来小伙伴们喊他名字的声音,顿时屋内的声音骤停,也没有人拽他的衣服了,他赶忙跑出鬼屋,来到小伙伴们的身边。

事后他才知道,原来有一个小伙伴看到他走进了鬼屋里,赶忙叫来其他的小伙伴一起来喊他的名字,才吓走鬼屋里的鬼,救了他一命。

3、《鬼故事-乡村奇遇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听爷爷讲的他年轻时候发生的一件奇怪的事,那是60年代的一个冬天,我的老家应该算是小山村的类型的吧!那时候住的还是土坯房,就是麦茶子和泥,然后晒干的那种方坯,院子没有墙都是篱笆院。

听着挺好听,其实就是用一些树枝树干之类的搭建的篱笆墙,这也就算是一户人家了吧!外面有个鸡窝,养着几只老母鸡,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基本上家家都养一下家禽牲畜,为了能有蛋和肉类食物维持生活。

听爷爷说那几只老母鸡当时可是给家效力了特别是其中最大的那只红花大母鸡每天都下一个三四两重的蛋,全家人相当重视。对它们的安保措施设置的相当好。在偷鸡贼里比较着名的有黄鼠狼,听说它对这方面爱好最强。所以一到晚上就找个大木板堵在鸡窝门口。然后用小磨盘压在上面,这样黄鼠狼就干着急没办法了。

一天夜里,全家人睡的都迷迷糊糊的,按现在钟点说,大概在凌晨1点钟左右,忽然听见院子里有奇怪的声音“嗖”刷刷,声音很轻,但是由于夜里的安静,所以即使是很轻的声音也显得格外的清晰。紧接传来“咣当”“咯……”的声音,爷爷那时20多岁正值年轻,反应快动作也灵敏,几下穿好衣服就跳到了院子里,只见鸡窝门前的小磨盘及木板都被甩在了一旁,定睛一看,最大的那只红花大母鸡不见了。

地上的雪(那时三九天,雪都没化)有一丝血迹,滴滴答答的奔向篱笆墙,爷爷扭头一看就在离着鸡窝有四五米远的的方有一只白色身上好像是带着黑斑的动物,足有小山羊那么大,瞪着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在夜里更显得那动物的眼睛闪闪放光,在它的嘴里叼着那只红花老母鸡正朝着爷爷这边看来。

据爷爷回忆说,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东西,脊梁骨嗖嗖冒凉风。僵持了几秒吧!那时仗着年轻胆子也大,正好旁边有把铁叉,爷爷顺手抄起,奔着这野兽就过来了,那野兽估计也是害怕了,对着爷爷“呼呼”叫了两声,看吓不走对方,扭头就跑。篱笆墙对它根本不起作用,这野兽向上一纵,蹦起足足有两米多高,轻而易举的就越过了障碍。

爷爷后面紧追不舍,由于年轻气盛,也没走门,跟着也从篱笆墙越了过去,在后面紧追不舍,那东西东跳西窜不一会就离开了村庄。边跑边时不时的回头看,没多一会就到了村外的野地了,就这样一人一兽大晚上就在田地里跑开了,可能是那野兽叼着大红花母鸡的缘故,速度提不起来,始终也甩不掉爷爷。到了一片乱坟岗子,就把母鸡扔下跑了。爷爷也累得气喘吁吁的,捡起母鸡一看早死多时了,心疼啊!于是便带了回家。

回到了家,奶奶焦急的不得了,一看见看见爷爷平安回来心才放下,爷爷叙述了一下经过,奶奶听说鸡死了也很心疼但没辙啊!怎么办呢?奶奶建议炖了,给孩子们吃了吧!爷爷考虑了一说先别炖,我估计那野兽还得回来,这次偷鸡没偷到,它绝对不会甘心的。

我追的时候,它边跑边回头看我,感觉这东西好像粘些灵性了都!你知道昨天那两声响怎么回事吗?就是这东西用爪子轻轻把开磨盘咣当一下,然后上去就一口咬断了大母鸡的脖子。所以大母鸡只发出了咯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叫就被咬死了,可见这畜生不一般啊,我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狐狸,因为狐狸没这么大的力气。得想个办法除掉这畜生,不然以后咱们养的这几只鸡都得成了它的口中食。

想个什么办法呢!爷爷考虑了一番,突然有主意了……爷爷把家里的一个大油簸箕扣在了院子外面的鸡窝旁,然后做了个消息埋伏,把那只大红花母鸡尸体放到了下面,簸箕上用小磨盘木杆石头之类的压着,只要一拽那只母鸡簸箕就会扣下来把它罩在下面,就能生擒活拿了。就这样一切准备就绪,单等那畜生前来偷鸡。

4、《鬼故事-乡村往事之回忆》

我叫刘柱今年十岁,我和奶奶从小就生活在农村。爸爸在外地打工,从我生下来就没见过妈妈。每一次我问奶奶我妈妈呢?奶奶她总是默默的流着眼泪,看着奶奶这个伤心,我也就再也没有问过她。

离我家不远处有一条河,河水非常清澈,但是奶奶经常告诉我说:在下午的时候,千万不要到那条河里玩,也不要碰那河里的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都会答应奶奶说:哦,我知道了。这已经习惯了。不管我如何问奶奶,她就是默默的哭着,看着她伤心的掉着眼泪我就再也没有忍心去问她。

又一个烈日炎炎的一天,天空中的太阳刺目火红,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要溶化。

这一天中午我吃过午饭,我和小刚、小明,正在研究去哪玩?小刚突然说:我们去游泳吧!我说:不好吧,奶奶不让啊。小刚说:胆小鬼怕什么,河水这么浅能有什么事,我们走吧!

我还没有说完,小刚和小明就推着我走出了家门。2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离家很远河水的尽头。

河水里非常清澈,干净的水流就像是水晶般的透明,连在石子间里穿梭游动的小鱼,都能看的见。河水不深,干净清凉的河水,让走了老半天路,热的要死的我们,想马上的让冰凉的河水来消消身上的暑气。

小刚和小明说:下水吧!我说:你们玩吧,我等你们。话还没说完他们两个就迅速的脱掉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水里。

于是我便找了一块可以坐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看着他俩在河里打闹,我也想马上下去,可是想了想奶奶的话,我就没有。

我看了一眼带在手上的表,已经1:20分了,就再我看手表的一刹那,本在河里玩耍的小刚和小明不见了。河水非常平静,我向河边走了两步,突然一双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我迅速的转过了头,我看见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在掐着我的脖子。

我害怕的说:放手啊,不要正在我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见小刚从远处的草丛中走了出来,这个没有头的身体原来是小明。我坐在了地上喘着气粗气,总算松了口气,并生气的骂到:你们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们居然吓我。

小刚笑着说:别生气了,刚才看见你在河边睡着了,所以,我和小明商量吓吓你,他说你胆子大嘛!

小明笑着说:哈哈,走吧,胆小鬼,都已经4点了,回家了。

我几乎有些不相信的问:什么4点了。我睡着了吗?我们边走边说着,我走在了前面,我不管怎么问都是没有回答我,我转过身看了看,他们又不见了。我生气的喊着:没完没了,好你们藏吧,我自己走。

我边说边生气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到了家,奶奶看出我生气的样子并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该死了小刚小明他们吓我,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河边。

就在这个时候,奶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两只手抓着我的胳膊问:我你动没动那条河里的水。我说:没有啊。

奶奶说:那我就放心了。

我问:怎么了?

奶奶说着:他们没有吓你,你以后在也见不到他们了,你妈妈和你爷爷就是消失在那条河里的,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那条和里玩了吧!

我说:原来如此,那妈妈和爷爷呢?

奶奶叹气的说:我们家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你妈妈刚生下你没几天,你妈妈和你爷爷去对面河岸摘菜的时候。你爷爷不小心掉在了河里,你妈妈去扶你爷爷的时候,不幸也掉在了河里,河水很浅,他们就怪异的消失了。

我回到屋里看见你妈妈,坐在你身边前看着你,我问她你你爷爷呢?他指了指门后,我向门后看了看,只看见地上有一滩水,当我我在看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也不见了,在她坐过的地方也有一滩水,从那以后在也没见过你妈妈和你爷爷。奶奶又下了眼泪。

我说:奶奶不要哭了,我以后听你话。奶奶说到:好孩子!

这天晚上我想着今天这些怪事,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在我睡的正香。我仿佛看见了小刚和小明,妈妈和爷爷,我仔细一看,不那不是,他们脸色发青,腐烂的眼睛里还不断的向外拱着白色的虫子。

我惊讶的问:你们不是消失了吗?

这时一声凄惨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来啊,柱子,来啊,柱子我们好冷来陪我们啊,我们冷,我们冷,来陪我吧!

他们从河里向我爬了过来,双手向我的脖子掐来,来陪我们吧,就是你害死我们的,掐死你。

我猛然的醒了,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拍在我的肩膀,我猛然间得转过了头,我说:原来是奶奶啊,奶奶你怎么在我房间?……

5、《鬼故事-乡村理发店》

疲惫不堪的张伟在一家乡村理发店里睡着了。他是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睡过去的。当他开始有些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脖子相当的酸痛。这当然是因为长时间姿势别扭的缘故。他用一只手去挰了挰脖子,换了个方向,然后茫然地看着侧向对着自己的大镜子。

他注意到镜子中有两个人正在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这个时候屋子里依然是一片昏暗,泛黄的灯光占据的面积不是太大,几步开外,基本上就全躲在了一片朦胧中。屋角,用一片布帘子隔开的地方,一个影绰绰的人形一如开始,固执的一动不动,仅露出一个后背和一个头顶。

现在张伟觉得全身僵硬,能活动的部件,好像只剩下了一双眼睛。他用酸涩的眼睛打量着这个看起来相当空旷的所在。屋子里很安静,有忽忽的声音从镜子那儿传过来,像是在刮着葫芦。斜着眼看过去,是理发师正在给他的顾客刮脸。张伟盯着镜子和那人的脸,目不转睛。那人的脸在一片昏黄中看起来很白。尤其是当刀片刚离开的瞬间,那一片被刮过的地方白得似乎有些刺眼。明晃晃的。张伟发现那人也在看着自己,脸上毫无表情,但那双眼睛,却充满着轻蔑和冰冷。

张伟转动了一下眼球,看向另一个方向。镜子里的那张脸也跟着看了过来。张伟看到的是那人旁边的另一个影像,只露出半张脸和一侧的身体。毫无疑问,那是张伟在镜子中的投影。张伟盯着那半张脸,半张脸也看着张伟。另外还有一整张脸也看着那半张脸。屋子里依旧显得很安静。于是张伟又慢慢地合上了眼睛,重新进入到另一片更加黑暗的空间。

好像有了点声音。张伟一个激灵,努力地睁开了眼睛。他看到那个人正在向门外走去。理发师好像刚刚看了张伟一眼,因为他的头看起来是刚扭过去的。张伟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办不到。他的两条腿相当的酸胀,这令得他很痛苦。他嘶嘶地着吸着空气,跟自己的两条腿搏斗着。当他终于站了起来,却发现转椅上坐着一个人。被人抢先了。张伟想要骂娘,却发现自己几近虚脱,连低声嘀咕的力量也没有了。他两边摇晃了一下,重又一屁股坐了下来,脑袋无力地靠在墙上,斜眼看了过去。

转椅上坐着一个人。理发师却不知去向。张伟看着那人的后背,那儿只露出一个肩膀,其余的部分,全都被椅子的靠背挡着。但是那个人整个的正面,却完全暴露在镜子里,从而被张伟一览无余。张伟盯着那人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觉得那人好生面熟。这不是理发师吗?张伟心中茫然。但他马上发现自己错了,因为理发师从外面进来了。手上还拿着洗脸盆。进来的理发师看了一眼张伟,似乎笑了一下。张伟发现他和椅子上的那人几乎一模一样。说是几乎,那是因为他们还是有些不同的,最大的区别,当然是他们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而站着的那个,显得更加的疲惫,跟张伟有得一拼。

张伟在心底里咒骂着,收回视线。他重又眯缝上眼睛,在完全闭上之前,他瞟见屋角那儿的那个人形好像动了一下。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丝毫兴趣。

忽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这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捉摸不定,显得很空洞。

眼前突然一亮,接着的是呼的一声,一辆小车从门口高速跑过。张伟吃了一吓,马上就清醒了,他一下子挺直了腰,直愣愣地看着镜子前的那两个人。两个人的脸在汽车灯光的照射下一片苍白。然后又于瞬间恢复正常,陷入一片黑暗中。

6、《鬼故事-鬼魅》

这是发生在我6岁那年的真实经历。

那时候我们这里的农村还不流行盖平顶厢房,只有一排五间或四间房子,然后用红砖套起个院子,而且我们这里房屋的布局也挺固定,大门一般都是开在东南方向,大门也是木头质地的居多,那时谁家要是有个包铁的大门,那已经属于富裕户了。厕所(那时候还叫做猪圈,用矮墙圈起来,中间是粪坑,旁边盖个猪舍,能养个两三头猪,)建在西南。

具体时间不是很清楚了,好像大概是在十月份左右,因为都穿长衫外套了。

那时我们村里还没有哪家有电视的,所以,大家一般吃完晚饭,消消饱就休息了,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凉快了,所以也没有哪个人吃饱了撑得出来乘凉,到了8点多,街上一般就没人了,黑灯瞎火的,也就像我们家要等我爸爸回来的或者家里晚上有事的才亮着灯。

那天晚上,我爸爸的朋友家里有事,找了我爸爸去帮忙,我们这里的风俗就是忙完了正事就要招待一下这些帮忙的朋友亲戚的,那天我爸爸在那个朋友家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我跟在妈妈后面给他开门的时候,能闻到一股很大的酒气。

爸爸回来以后,直接回身就把大门给从里面上锁了,毕竟,村里不是很安全,治安不是很好,总有些鸡鸣狗盗之辈。

锁上门以后,我和妈妈就先回屋了,爸爸去了厕所,回到屋里以后,妈妈就一直低着头,走路的动作也有点和平时不一样,因为当时还小,也没在意,只是以后回想起来,才发现的。

到了屋里,妈妈就那么一直走到床边,坐在床上,也不做声,平时都是妈妈帮我把被子铺好,然后照顾我睡下。但是那天,我拽着她嚷了好久她也没搭理我,我只好自己爬上床也没脱衣服就钻进了被窝。

这是爸爸也上厕所回来,把屋门锁上之后,上床直接开始脱衣服,准备睡觉,可能是酒喝的有点多,他也没注意到我妈妈的异常,直到他躺下以后才发觉我妈妈还坐在床边没有动作,爸爸连喊了好几声我妈妈也没应过。

爸爸酒劲上涌,火气也上来了,吼了两下,我被爸爸突如其来的吼声吓的不知所措,却见坐在床边低着头的妈妈开始抽泣起来,那声音,十分难听,呜呜的异常哭声把我吓得更是大哭起来,我爸一听这哭声,酒劲却醒了,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大吼道:“他妈的不睡觉要做什么!”

低着头的妈妈还是呜呜的哭着应道:“我……要……出……去……”

爸爸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盯着床边的妈妈说道:“我没拦着你,要走就走!”

妈妈说:“门……锁……上……了……”

爸爸批了件外套,跳下床,去把房门打开,吼道:“滚!”

妈妈低着头蹒跚着走出屋门,到院子中间,又不动了。(若晴美文网

爸爸的脾气本来就很大,加上酒劲,冲着院子中间的妈妈又喊道:“你他妈怎么又不走了!”这时候我由于害怕一边哭着一边从床上下来紧紧的抓着爸爸的外套藏在他身后,从他胳膊缝往院子外看。

院子中间的妈妈还是那样的低着头,呜呜的边哭边说道:“大门也锁了!”

爸爸拖着身边的直接走到大门旁边打开上面的锁,一把摔开大门吼道:“滚!不准再回来!”

妈妈低头朝大门口走着,刚到门楼下面,便一下软倒,昏了过去,爸爸眼疾手快,一把抄起,把我妈抱住。

这时,正好听到附近有人“报庙”(我们这里的传统,家里死了人的话要到土地庙去烧纸的,算是活人替死人报道,让土地爷把死者的灵魂暂时看管,以免沦为孤魂野鬼!)

后来,我问起妈妈那天晚上的事情,她说她从我爸爸进门的时候起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关键词相关页面:      生活文章      中国小说网

网友点评


神鬼故事推荐

最新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