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纯爱校园

画桥

时间: 2015-09-13 20:58    阅读:4314 次    作者:风动草

桥

【一】

“第一中学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

我松开凹凸不平的黄色的扶杆,迈步下车。公交车在我的身后缓缓发动,我一抬眼便是一中的大门。

那是一个类似牌坊一样的结构:正中央的上方是横平竖直的四个大字——“第一中学”,正门旁连着两个镂空的小铁门,再往两边则是一块挨着一块的的铁栅栏。

风沙沙地吹着,空气里弥漫着灰尘的味道,那一颗一颗的小东西在夕阳的映射下肆无忌惮地飞舞着。我低头看一眼手表,已是下午五点五十了,距离第一中学放学还有十分钟。

因为临近放学,学校的门口围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她们大多是年逾四十的妇女,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兴奋地谈论着孩子们的成绩。而我在这里,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我三十出头的年纪,又是个男人,不会是校园里那群高中生的父亲,若说是哥哥也总显得老了些,就连我自己也为我站在这里的理由感到有些可笑。

“你能来接我,我真高兴!”

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红格子校服裙的女孩儿笑着朝我跑来,顺势挽住了我的手臂。

是的,现在的我,在这里我,是这个叫叶风铃的女孩儿的男朋友。

我们逆着夕阳,穿梭在人群之中,朝附近的一家甜品店走去。我有一点迟疑,毕竟时间过了太久,久到我已经差不多忘记了行走的滋味了。

虽然才是六月初,天气却早已燥热不堪,因此我们选择了一个最靠近空调的位子坐下。位子的左边是厚厚的一层玻璃,透过玻璃望去便是那满是行色匆匆的人的街道。

“你知道吗?今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让我和程欣还有另一个女生一组。可是程欣好像完全看不见我似的,只顾着和那个女生说话。我知道她不喜欢我,而她又以为我有多喜欢她呢?她以为把我当做透明是对我的威胁吗?哼!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根本就不在乎!”

她微怒的脸上还残留着热浪蒸腾后的红晕,覆在原本就白皙的面庞上更显得楚楚可怜。

“你该更诚实一点的。”我说。

她的身形一顿,渐渐低下头,露出小孩子心事被看穿时的不安。

“我……”她用手指摆弄着校服的裙摆,“我……其实我还是有点难过的。知道有人讨厌自己,谁能真正做到完全不在乎呢?不过我会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的。”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靛蓝的天空混杂着几块儿深灰色,街边的路灯也已亮了,昏黄的光拉长了人们的影子。

我不再说话,侧身看向窗外。玻璃窗映出了我的影子——微凸的眉骨,高挺的鼻梁,还有那一双不算太大的眼睛。

我,还是我原本的样子。

【二】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每天都会在五点五十的时候出现在第一中学的门口,准时得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天知道,我连上班都没那么准时过。

叶风铃依旧挽住了我的胳膊,我们依旧走进了附近那一家甜品店里,依旧坐在了窗边的那个位置。

当然,她也依旧在向我诉说的她在学校遇见的种种不愉快。

“我真是越来越讨厌程欣了!今天早上语文老师突然要收作文,许多同学都没有带,我也一样。本来说好是可以下午补交的,但是她却偏偏不愿意收我的,非要让我自己去交给老师。哦,对了,她是班长,她从前就是仗着这个职务让大家都疏远我的。”

程欣,又是这个名字,这是她这么多天以来提到过最多的一个名字,大多数的抱怨也是围绕着这个名字展开的。她们之间,似乎相处得很不愉快。

“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我观察者她的表情,问出了困惑已久的问题。

她睁大眼睛看了看我,随即躲开了我的目光,缩了缩脖子,眉头微蹙,低声道:“这个……我想是因为她的男朋友张成泽喜欢过我吧……”

张成泽?倒是个熟悉的名字。

由于职业关系,我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然后柔声道:“你其实不太会撒谎的。”

她白色衣袖下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眉间的印记更深了。

“你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我追问道。

半晌,我才听到一个极其细小的声音:“我……其实……”,她像是做了极大心理斗争,最终妥协道:“其实……是我喜欢过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注意过我。程欣是他的女朋友,又是班长,还那么高傲,我在她的面前根本一无是处。我既不像她那样漂亮,也不聪明,成绩也不怎样……”

原来是这样啊……

我端起身前的咖啡,浅浅的呷着。

“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你为什么要像她一样呢?做你自己不好吗?干嘛要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让自己不开心呢?喜欢你的人只会因为你是你而喜欢你。你要记住,你就是你,是独一无二的你!”

我一口气说完,差点没喘过气来。她看着我的眼神由疑惑变成了感激,我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心里闪过一丝的得意。这些年来,我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是练得炉火纯青啊!

【三】

也许是我上次的话开导了她,这几天她不再提到程欣这个名字。

因为临近期末考试,所以我接了她之后就不怎么去那家甜品店了,而是一路送她回家。即便从学校走到她家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我能不能住在你家里?”她偏着头,探寻似的问我。

我没有停下脚步,径直朝前走去。

“为什么呢?”我问。

“因为我不太想回家……”她把双手背在背后,轻轻踢起路边的小石子。

“怎么?父母对你不好吗?”

“不是,是因为太冷清了,只有我和奶奶两个人,有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明亮的街灯闪烁着,她的脸庞藏在了阴影之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出她的声音异常落寞。

“你的父母呢?”

“说是出去打工了,我也不清楚,反正许多年都没有回来过了。至于钱,好像也不曾寄来过……”她说着,轻笑了一声,“我想,我是被抛弃了吧……”

是这样啊……

我摸摸鼻子,朝她道:“你想他们吗?”

她转过身去,快步向前,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怎么会?我早就把他们忘了!我甚至都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

“你撒谎!”我斩钉截铁地道。

“我没有撒谎,我真的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也加快了脚步,跟上她。

她停了下来,站在了一棵行道树旁。天黑了,微弱月光在街灯照耀下早就不见了踪影,两边的商户也都亮起了彩灯,放起了音乐。来来往往的车辆不停地按着喇叭,飞快地穿梭,带起了一阵一阵的风,就连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也微微颤抖着。

她单薄的身子在这浮华而喧嚣的世界里摇摇欲坠,我看着她,竟然有一丝怜悯。

“想又怎么样?想他们就会回来吗?”

“他们不来找你,你可以去找他们呀。”我说。

她摇摇头,道:“既然他们忘记了我,就说明我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我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一个被抛弃的人,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呢?”

是啊,一个被抛弃的人有什么资格呢?没有,他们什么资格都没有,只能默默忍受着屈辱,忍受着别人对他们的嘲弄……

“你至少应该试试……”

我说这句话是极其没有底气的,连我自己都觉得无力。可是我没有想到,她却似乎听进去了,浅笑着远去了……

我没有追上去,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所以……我的任务完成了吗?

【四】

那一天之后,我还是出现在了第一中学的门口。在那个熟悉的时间,等着那个熟悉的人。

“你真是准时,从没有让我失望过呢!”叶风铃笑着挽起我的手臂。我虽然觉得奇怪,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听她说话。

她说话的内容仍是跳不出学校里那些琐事,那些令她烦心的琐事。对于这些,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我们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她不再挽着我,而是自顾地朝前走去,在一个巷口处,突然一动不动。

我走上前去,才发现那个狭窄的巷子里躺着一个同她穿着相同款式校服的男孩子。男孩脸色煞白,嘴唇发紫,费力而急促地呼吸着,在注意到站在巷口边的叶风铃时猛然睁大了眼睛,仿佛溺水的人发现了一根浮木那样欣喜。他艰难地伸着手,朝她求救。

然而她却没有救他,就只是那样站着。

男孩儿那样的症状我是见过的,应该是哮喘没错。这样的场景,加上我之前得到的资料,我基本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所以,我很识趣的什么也没有做,仔细地观察了她的表情。她先是慌张,恐惧,然后是不知所措。渐渐地,她的嘴角有了笑意。

“你要是就这么死了,也挺好的。你死了,程欣就没有嘚瑟的资本了!你也不要怪我,你当初拒绝我的时候,把我的尊严当做玩笑的时候,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哈哈!这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哈哈哈……”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几乎就要不受控制,我见情况不妙,连忙道:

“叶风铃!叶风铃!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叶风铃!你现在可以醒过来了!”

“啊!”

软榻上的人尖叫着惊醒,笔直得坐起了身子,目光还涣散着。

我打了一个响指,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力。

“叶风铃,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陆医生?”她仍然有些恍惚,不过这是正常的,接受这种催眠治疗的人在刚刚清醒时多少会有一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

我在确认她没事之后,转动轮椅,回到了我的办公桌前,在那早已密密麻麻的病历上又添上了我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然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自卑,孤独,敏感的女高中生因为缺乏同学和家人的关爱而变得极端,以至于在同学生命垂危时选择了见死不救,接着使自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难以自拔。

我把写好的材料整理好后装袋,吩咐办公室外的助手取了之后直接交给警方。这样,我的工作就算是结束了。

这样的工作对我来说并不稀奇,我从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心理医生。我,只是一个画桥的人,画的是人心与现实之间的那座桥。我的工作不是治愈病人心灵的伤痛,而是窥测他们的故事,揭开他们的疮疤,然后把它们卖给需要得到这些信息的人……

至于接下来的,那就是警方的事儿了。因为我的病人,大多是摊上事儿的。

【五】

“陆医生。”我的助手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女人。

女人一头齐肩直发,妆容精致,穿着一身剪裁服帖的粉色蕾丝连衣裙,大半截藕臂露在外面,一双裸色洛丽塔风格的细跟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咯噔咯噔”地,发出好听的声音。

“陆医生,这位小姐说想要见见你。”

我并不抬头,只是敷衍着:“恩,我知道了。”然后将一边将档案交给她。她拿了档案后,便带着叶风铃一起出去了。

这个女人我是认识的,并且是一辈子不会忘记的。

“好久不见!”她朝我道。

“恩。”

我强压着心中的波澜起伏,努力使自己平静地回答她。

“我没想到,这个案子是你负责的……”她似是有些尴尬。

“恩。”

我不知道我能够说些什么,不,现在的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学生。”她轻咬下唇,像许多年前一样,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学生?她竟改行了吗?

“恩。”我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件事的始末,麻烦你了。”她对我微微欠身。

我极力避开她的目光,将轮椅朝她相反的方向推去。“档案我已经交给了警方,到时候警方会通知你们的。”

“你的腿……”她欲言又止。

“你还有事吗?”我冷冷地道。

“当年的事……”

“如果你没事了的话,就请吧,我一会儿还有病人要来。”

她也不再追问,只柔柔地说:“那……我先告辞了。”

直到听到办公室的门“啪嗒”一声,我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颓唐地倒在轮椅里,像一个失败者。

当年的事?哼!她竟然还好意思提?

为了抢夺我出国留学的名额,剽窃我的学术观点,欺骗我的感情,害我在最骄傲的年纪里失去了所有令我骄傲的东西,包括我这双腿!这样卑劣的她竟然还好意思跟我提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何至于过着现在这种可悲的生活?(若晴美文网

长年累月地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办公室里,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年少轻狂时曾经幻想过的广阔天空,时至今日只剩墙边那一扇窗的大小。我的理想,我的梦,统统都化成了泡影。

我已经受够了要用卑劣的技巧和谎言来为人心画桥了。他们以为我可以救他们?呵,真是愚蠢,能救他们的从来都只有他们自己,我不过是一个可怜的,窥测他们秘密的人罢了。

你问我为什么不给自己画一座桥?我看着轮椅上的那双腿后,轻蔑地笑了。

就算画了桥,我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关键词相关页面:      豪放派诗词      随笔心情

网友点评


纯爱校园推荐

最新纯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