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杂文 > 百家书评

避伪诗,才能觅好诗

时间: 2015-11-15 09:53    阅读:2784 次    作者:青锋侠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没有最贱,只有更贱!

一句话形容这犯贱的诗坛:当9岁的铁头,以一首《如果妈妈是只小贱猫就好了》在内的诗歌在网上呈刷屏之势,燎原网络诗坛。孩子早熟的想象很肥大:“妈妈很贱∕我爱她∕我和姥姥没有爱情∕她实在太老了……我和老婆也没有爱情∕她现在还是个小屁孩”等废话体,成为诗歌流行的爆点。这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颓废体”市场话语兴起,一度挫败了余秀华的“脑瘫体”。因而,备受某些网民的追捧和青眯。

虎妈制造也好,媒体捧读也罢。在这个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的时代,像《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性之类低俗、庸俗,离经叛道的诗歌蹿红诗坛,让本就启蒙语境式微,优秀诗歌备受压抑的现代诗坛,我们的民族瑰宝、经典诗歌创作,恐难再复现?!

古有岳飞《满江红》,当代有毛泽东《沁园春·雪》等诗歌力作,如猛擂战鼓动九霄。遥想华夏神州,北宋“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今天,南海动荡,钓鱼岛至今未归。然而“隔江犹唱后庭花”意淫式的老调循环重弹,不知猴年马月,中国诗坛——才会出现力挽狂澜、横扫萎靡之气陈子昂式的大诗人出现?

铮铮风骨,潜心创作诗歌,唯有羽扇纶巾,方能填充细节。因为诗歌创作,本就是灵与肉的搏斗。诗人,只有为真豪杰,用生命的亮色,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担当又干净、刻骨铭心的优秀诗歌力作。

教育的“功利化”,让9岁虎头失去童趣、童梦、童真,从而他的诗歌必然会缺少丰沛的诗歌意象。这就是把余秀华抬到狄金森的高度,贬低“心灵鸡汤”的汪国真;必然会让市场竞争中,急需励志小语和精神安慰剂的大众读者失去方向。从而误读伪诗,把诡辩视为雄辩,把粪土当成黄金,把口语化类三流诗歌,当成热读诗歌的唯一。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饱浸着泪水?因为,我对这一片土地爱得深沉……”重温艾青的诗句,那种热血浩中原,忠诚肝胆绝的诗歌,令天地动容。远的不说新月派徐志摩《再别康桥》里的浪漫深情;单单那个如火如荼时代里,国破家亡和苦难造就的一大批的优秀诗人,再回首:现代舒婷与海子,代表作《致橡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及,在励志诗歌上无人能比的汪国真,他那广为传唱的《山高路远》与《热爱生命》等诗篇,就让一代又一代读者热血沸腾、备受鼓舞。

繁华时代,群星璀璨。中国现代诗的探索,一直是“菊”与“刀”的舞蹈。这种离阳光最近的坚守,经历了多少改革的风雨,囊括了多少岁月的变迁,至今——依然是,生命不息、探索不已。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菊”与“刀”既是对立,也可以使相互交融和统一的。菊花刀合二为一,意欲创作和批评必须相辅相成,才能相得益彰趋于完美。

现实是批评的缺席,让优秀诗章蒙羞!海子之后的纯诗坛,“梨花体”刚刚卸妆,“羊羔体”就粉墨登场。“羊羔体”还未捂热,“废话体”与“脑瘫体”就席卷诗坛闯入大众视野。新诗探索,有些是好事,最起码让大众注意到诗歌。但诸如“废话体”与“脑瘫体”,垃圾语言堆砌,如果这种回车键式的创作也能算作是诗歌?那么,后现代人隔开历史文化的风尘,用他们来评价当代中国诗坛诗歌创作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会醉了?

因为,这样堕落的象征与意境,这种汉语诗歌的复兴,本身就是一个大笑话!他们,让励志振兴中国诗歌的中坚派,躺着也中枪。

网络与自媒体的兴起,照理说,诗歌准门槛降低,一展诗词娱人,一现诗词动人,诗人——舞台更大、平台更高、传播更广,为什么,我们就创作不出无愧于诗人自己,无愧于时代的经典力作?

面对责问,大众的审美趣味,决定媒体们的关注程度。真善美诗歌的遮蔽,凸显现代诗歌整体高度与海拔不够。融合与苟合之间,一些专业的批评者,以及,一些“叫兽”级别的专家和精英们,以市场为导向,以点击和购买为唯一标准。诸如汉奸模样的喜好,自然就会倾向那种嘈杂的非锣非鼓,蚊蝇一般嗡嗡文字来包装盒炒作,给它们贴金,弱爆读者的眼球,期待能赚个盆满铂满……

近几十年来的诗歌话题伴随着诗人与传统争吵,继而是批评家与“看不懂”的读者争吵等现象。出版社的捆绑,加上媒体的误导,与其说是读者与诗歌疏远了距离,倒不如说,是大多数中国现代诗人与评论家,把自己推向绝路。乌烟瘴气的诗坛,这些诗歌能称谓“诗”?

当下,公众诗意的匮乏,使得“中国梦”正能量之类的诗歌有被集体玷污之嫌。媒体捕捉的是大众感兴趣“非诗”类话题。所以,依靠物质滋润的专业评论家们,除极少数有良知还在声嘶力竭、舌战群儒。多数人,笔墨还未见字,脑袋就已发热,举起几回正义之剑后,头皮早就发麻。中庸之道的评论,经不起碰撞,更肩负不起历史与文化的使命担当。为凑点人气,或者,赚足养老钱,他们往往开一枪后便换上糖衣炮弹。撤回刀剑、马放南山,放弃初衷后躲避撞击,只求和谐保平安。随后,一派高头文章,从历史到现实,从文化到诗歌,从市场到创作,引经据典、多方论证,试图能将牛粪变成鲜花,将蚂蚁变成大象……

“诗何为?诗人何为?”面对诘问,现代诗——

它们的优与劣,相信,只有天知道?在一个用眼睛看诗的“读图时代”,大批心灵高洁的诗作,多被口水淹没。回望家园,只有极少数宁死不屈地存在。比如:于坚、欧阳江河、吉狄马加、韩作荣等,是他们,让中国的现代诗、现代的中国诗,保持应有的高度和尊严!

“诗言志,抒情”,回应热点,批评与评论界这般喋喋不休,念历史经与文化经,念道德经与诗歌经。今天,我们已经不敢奢望,有谁能一招破敌,让伪诗歌、伪诗人们反躬自省。只祈求:真正的诗人,真正的诗歌评论家,上苍能眷顾他们,让他们经得起岁月撞击与时间的检验。

因为,扎根诗坛,没有坚守的勇气,还谈什么绝地反击?

读者要求诗歌亲民,诗人痴迷于语言实验。然而,当下媒体关注的诗歌从来不是因为诗歌本身,而是从其他兴奋点上捕捉的。当下,诗坛真正的困境是创作主体精神的严重弱化,而非缺少探索。轻佻的批评家与诗作者,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牛虻,哪里有什么信誉可言?

花鸟明鸣,似水流年,这种矛与盾敞开了此前未被觉察的进步,唯有正本清源、放手一搏,才会让优秀诗歌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中国新诗的发展,已有百年历史。这百年来,多少优秀诗人通过自身的创作实践给现代诗“望闻问切”,以优秀作品和高尚理念通过把脉治病,重塑中国诗歌与中国意境。从而,构造宏大的精神意象。针对中国现代诗的现状,时下有两种论断正在盛行。第一种观点认为受消费时代的冲击影响读者已经不需要诗歌,再加上诗人介入当下生活的能力丧失,中国现代诗已经处在“岌岌可危”状态中;另一种观点则截然相反,认为中国现代诗处在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时期。网络的崛起、论坛、博客、民刊的盛行都在为诗歌繁荣推波助澜。这是诗歌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好局面,甚至激进者竟然搬出了现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委员(1988-2004年任主席)的瑞典籍著名诗人卡艾斯麦克,并借他的“金口玉牙”说出类似“中国有世界级水准的诗人”这样的评价。

现实不容忽视,未来仍需奋斗。处在最好也是最坏时期,我们的中国现代诗歌,究竟路在何方?

百家争鸣,守住诗歌创作的底线,时代需要诗歌与诗歌评论的与时俱进,千呼万唤,苍生需要当之无愧的一流诗作和一流诗评。我所以给这类蹿红诗歌一瓢冷水,因为:如果正义直言不得善待,这则是中国诗歌的不幸,更是诗人的大不幸!作为诗爱者,只有把优秀诗作积极向全国层面推荐,努力与全球诗友共享优秀诗歌作品。菊花与刀共荣,才能情透纸背。诗人们与读者群,傍着笔墨、斜倚灵魂,以点滴文字激荡自己,拥着好诗评与好诗歌,一路展翅翱翔……

闻诗知意,助推中国现代诗理论创作的繁荣。这种穿越,如梅自严寒绽放,如菊于深秋留香。其中的韵味,缤纷多彩,各有芬芳。

文学是世界上最慢的历史,是一种最缓慢的精神活动。”正如爱尔兰诗人谢默斯·希尼所言:“当我写一首诗,我的眼睛不是落在读者身上,而是在这里(自己)。”诗歌标准和标杆的判定,在没有拉开历史距离的情况下:对于“脑瘫体”的余秀华,以及“伤仲永”般的9岁小虎头的呓语消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流诗歌会输给三流诗歌?耳闻目染,面对这类流行且没有精神气质的诗作,又有谁会坚决说出“NO”,并大声喊出“不”?(若晴美文网

心素如简,缘自菊香。笔如刀锋,其诗必然会惊艳四方!

今天,当官方对诗歌的约束力几近为零。王冠落地,诗人的光环瞬间消失。当下,在网络与信息化让诗歌近乎平民文学。过去那种不差钱办刊,文学社高举大旗呐喊就不差人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怀旧”,令官方的审美鉴赏力远远落后于诗坛;“怀旧”,令新华书店变为“怀旧书店”;“怀旧”让感动创作、激情创作,甚至变为“神经病”式的创作……当下,中国诗坛不缺作者,唯一缺少读者。

现代诗坛整体生态环境处境堪忧,好诗,更显的可遇而不可求。

避伪诗,才能见好诗。读一首好诗,相当于品一壶清茶,清香袭人,令人舒适满怀。读一首好诗,相当于品一壶清茶,清香袭人,令人舒适满怀。读一首好诗,相当于赏一园春色,花气芬芳,令人流连忘返。读一首好诗,相当于望一轮明月;读一首好诗,如沐明月秋风,让世上最美好的事务,都在阅读的那一瞬间停留!

反之,伪诗歌横行,双眸必受其累,身心必受污染,诗坛必受其殃。

深读、精读、细读,阅读一首诗歌,我崇尚那一种简朴的抒情。去伪存真,就是真性情与真文学性的诗歌,阅读这样的作品:在一首诗歌中感知了天地,在一篇评论中读懂了春秋。坐拥诗城,一杯茶、一尊酒,便感悟这纷纷攘攘的世界;捧读一首心灵诗语,就等于坐拥了整个宇宙……

关键词相关页面:      关于读书的作文      失望的个性签名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最新百家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