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军事侦探

杀人计划

时间: 2016-03-27 09:38    阅读:2352 次    作者:ajvkuuu

着火

钟宇有个非常炫酷的职业,杀手。从他开始干这一行开始,只接过十几个个委托。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来说,他接的单子算是非常的少。大大小小的杀手里排行前几大佬每个的接过三十多个委托,杀死的人不计其数。然而钟宇在意的并不是钱,而是安全。

身为杀手,最大的对手就是警察,钟宇不想一辈子都躲在阴暗下生存,他想要跟正常人一样早上出去散步,下午买菜回家做饭,所以他都是极细心挑选他的任务,哪怕在他的计划中有一点瑕疵,那么他都会选择放弃。

同一条街的松毛酒馆二楼储物室,钟宇轻轻的推开门,看着眼前坐在凌乱的扫帚上的老头说:“最近有那些单子?”

老头目无表情的看着钟宇,从凌乱的垃圾堆里捣鼓出出整齐的一叠A4纸,递给钟宇。

“15万,宁西公司的职员。16万,万汇药业的职员。14。5万,华辉小区6号住户儿子……”宇钟轻声念着这些即将被他杀死或被其他杀手杀死的可怜人。这些人里有的人性险恶造人怨恨,有的人心地善良却遭人嫉妒,有的人得罪了同事,这些人因各式各样的原因被人出资灭口。

不过这些都与钟宇无关,老头的A4纸上只有目标的住址、职业、相片和名字。

纸张的沙沙声在安静的储物室被无限放大,犹如电锯般嘈杂。两人都是杀手,只有低调和安静才更容易让人遗忘他们。

一段时间后,宇钟的目光停留在一张A4纸上。

企环公司的副经理,张瑞松15万。

A4纸上少有的标着附录:私吞员工工资及公司财产。

既然不是好人,那么杀手们动手也就不会有太多迟疑。

只杀这些确定为坏人的目标,这是宇钟的一贯作风。

企环公司楼下,钟宇一边端着奶茶靠在椅子上,一边看着手机的实事新闻,享受着早上8点钟的太阳。马路上的汽车缓缓开过避让行人,偶尔唤出几声喇叭。街边几个迟到的学生带着摇晃的书包奔向学校。偶尔有些爱狗人士会带着狗浏览附近的公园,整个画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早晨。

在这幅和谐画面中,有一名身着西装西裤,帮着领带,穿的整整齐齐,精神焕发的青年男子从宇钟身后宝马上下来。在确认车已经完全锁好之后,拎着干净得发亮的黑色办公皮包从宇钟身旁经过。他举手回应着一旁向他问候的那些员工,随后轻轻推开公司大门。

张瑞松,32岁,男,企划公司副经理。性格严谨,表面工作到位,注重细节,自信偏自傲,与员工关系欠佳。短短一个照面,企环公司的副经理就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标上各种标签。

钟宇合上手中的记事本,将喝完的塑料杯子扔到垃圾桶里,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这个星期,钟宇一直重复这个流程,每天上班下班都装作一个路人在奶茶店喝上一会儿奶茶,注视着这个目标。

几天的调查后,钟宇勉强定位了张瑞松的性格。

提早10分钟上班,穿着一尘不染,重复着标准的回敬姿势,这些反映出张瑞松的严谨,钟宇依次推断出目标时间观念很强,那么每天的行程可以很容易确认,并且相对机械化。同样,从外表可以看出张瑞松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么他的内在将会很注重下属或是外人对他的评价。钟宇在这条推论上画上一个圈,标记重点。

手中的奶茶到半,张瑞松脸上刻着职业的笑容向员工们告别,随后一个人步下台阶,走向象征他身份地位的汽车。

看起来他跟自己一样没有朋友,钟宇在心理干笑,随后在本子上写下几个字:

单身狗。

“哼哼。”钟宇将干笑表现在脸上,刷刷刷的划掉了刚才的嘲讽。

第8天,钟宇依然早早来到奶茶店,老板熟练的递给他一杯薄荷奶茶。

看来老板也已经习惯这个默不作声的陌生人了。

薄荷能醒脑,所以钟宇从开始监视那一天就没有换过口味,他也是个严谨的人。

一阵熟悉的轰鸣声传来,张瑞松的宝马停在一旁。车主从前门下车,反复检查了3遍车门锁,确认确实锁上之后才放心的离开。跟钟宇记录的一样,重度疑心病。不过按照张瑞松的想法则是宁可花多一些时间去避免细节失误造成的麻烦。

同一个车位,同一条路线,张瑞松笔直的向公司前进。

不同的是,今天这条线路上站着一个手持薄荷味奶茶的青年。

张瑞松也不是固执到极点的人,微微偏了些方向,准备绕开这个碍眼的陌生人。

而在他侧身经过这个陌生人的瞬间,一只脚踩到他油亮的皮鞋上,在鞋上留下一个大大的脚印。

“喂,你干什么!”张瑞松气氛的质问这个莫名踩脏他鞋子的青年,一天良好的心情在瞬间消逝殆尽。

“呵,垃圾……”钟宇露出不屑的表情盯着张瑞松,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我……唉你什么意思啊!”张瑞松克制自己的嘴巴不说出脏话。他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上来找茬,这算什么事?

钟宇放弃盯着张瑞松,扭头离开,留下憋着一肚子火的张瑞松。

钟宇知道,在员工面前,张瑞松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傍晚,企环公司下班,员工陆陆续续从大楼里出来,嘴里吐着八卦,聊着是非。钟宇依然呆在奶茶店,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然而实际上,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些员工的谈话上,哪怕是纯粹的抱怨,都能让他多了解一些那个陌生的目标。

张瑞松出来了,脸上没有了以往标志的微笑,跟他想的一样,哪怕一件不合他心意的小事,只要未能解决,都会深深的影响着他的心情。他很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随意的举动。

张瑞松没有注意到这个早上顶撞他的人,笔直走向宝马,似乎只想早点回到家洗掉一身的晦气。“呯!”张瑞松关上车门。

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再次暴露张瑞松的性格——情绪会影响举动。

钟宇脸上露出舒心的微笑,似乎已经找到让目标消失的方法了。

30天,若目标仍然健全的活在世上,那么就算杀手的失败。30天内,无论目标以何种方式死亡,那么杀手都算是完成目标。

简单来说,若杀手当天接下任务,第二天目标闯红灯被车撞死,那么杀手也能得到应有的报酬。

距离目标死亡的剩余时间还剩20天,钟宇开始有所行动了。

钟宇来到松毛酒馆储物室,里面的老头依旧在捣鼓着垃圾,保持一个辛勤劳累的清洁工的形象。

“怎么样,收拾干净了吗。”老头头也不回,继续整理着杂物,仿佛有整理不完的杂物似的。

“是的,应该快死了。”老头说的话没有带疑问,钟宇明白老头这是在提醒他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又何尝不想遇到张瑞松的时候掏出匕首干净利落的解决掉呢?

可是这里警察不是吃干饭的,任务完成之后进局子呆几年,甚至丢掉小命的事情怎么想都不值。

“几个小型的点火装置,能远程控制那种,再来几瓶汽油。”钟宇打量着四周。

他已经来过这个杂物似许多次,这里每一样东西都很熟悉,他只是单纯为了避免与老头的眼神交流。

眼睛能透露出太多东西,杀手们忌讳与任何人四目相对。

傍晚,钟宇提着汽油来到张瑞松别墅前的道路,然后在一旁的道路边缘依次摆放整齐,随后打开一瓶汽油推到在地。

汽油顺着瓶口涌出,流淌在地上,形成大大小小的油坑,地上的杂草也被染成了褐色。路上的行人莫名的看着他,却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尽可能捂住鼻子的避开这片区域,大家都忙着上班下班,钟宇的举动只是他们人生中许多不可理喻的事情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火花。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钟宇露出满意的微笑。

晚上,张瑞松开着宝马返回别墅,看着自家门前乱七八糟的一切,一股莫名的火气涌上心头。周围没有公司的同事和下属,他将学过的脏话通通骂了一遍,连带下属对他的怨念以及上次被陌生人踩鞋子的悲愤一同释放出来。

在悲愤之余,张瑞松发现似乎还有两瓶油完好的被遗弃在一旁,索性拎起来扔到车库。可能油的主人把油散落之后回去换衣服或是找工具,自己这样不知原因的骂他一顿也不太好。但是反正他也把自己家门给弄得如此狼狈,那么自己收下剩余的油瓶当作赔偿也没什么不妥。

于是,钟宇的两瓶油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张瑞松的车库里。

第12天,钟宇调查了整个公司,大概评选出几个最反感张瑞松的员工。

第13天,钟宇将目标锁定在陈良身上。

陈良在公司算是一个比较懒散的员工,对于公司许多无理的规章制度非常反感,而制定这些规章制度的张瑞松自然成为仇恨的对象。

张瑞松总能以各式各样的理由搜刮因违反规定而处罚到的这些资产。

大家都知道,但是敢怒不敢言,也许自己能举报成功,也许不能。反而大家更害怕因此而丢掉工作,各种原因使得公司气氛变得极其紧张。如果不是工作难找,估计没有多少人能咽着这口委曲继续工作。

又到了下班的时刻,陈良头也不回的第一个冲出公司,每天上班看着张瑞松假仁假义的表情就是一种折磨。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爆发出来,或许说他需要一个爆发的契机。

“你好,请问你是企环的员工吗?我想向你问点事。”一个手捧着薄荷味奶茶的人拦住了陈良的去路。

“哦,什么事?”陈良还算理智,没把脾气发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听说企环公司待遇不错,领导和员工关系很好,就想问一下面试的要求高吗?”钟宇装成一个即将面试的路人。

“领导和员工关系很好。又是该死的招聘广告上看到的吧,听我说,广告这种东西不能信。”陈良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但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不满的语气。“但如果你真想进来,我可以给你点建议。”

两人就对面试问题进行了短暂的沟通。

不久,张瑞松缓缓从公司大门出来,径直走向他的宝马。在他伸手打开车门的时候,发现手感不对,车把手里留着一张纸:

事情暴露比较好,还是让对方消失比较好?

什么东西?张瑞松看着这张小纸条,印刷体,看起来就像恶作剧。他将纸揉成团,随手扔到地上,开着他的车驶向别墅。

第14天,钟宇在公司门口等着陈良。

虽然是清早,但陈良依然一脸疲惫的样子,或许上班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折磨。

“你好,你叫陈良吧?上次谢谢你给的建议了,我面试成功了,可能过几天就成为你的同事了。”

“哦,那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感觉我跟你挺有缘的,改天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我请客。额,如果可以的话多叫上几个同事,以后也好有人带带我,不过不要太多,钱包还是很尴尬的。”边说着,钟宇摆出一副确实很尴尬的样子。

经过钟宇的死缠烂打,陈良决定过几天带几个同事陪这个即将跟他们一起忍受折磨的员工吃上一餐。

第16天,钟宇早早来到奶茶店,不过这回他没有再去喝上一杯奶茶。他不需要在扮演一个无辜的路人,他将要踏入他编导的这场戏。钟宇攥紧手里的信封,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员工。

“你好,请问能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们的张副经理吗?”钟宇用尽量谦逊的语气拜托这位员工。

员工:“这是什么东西?”

钟宇:“刚才有个人给我的,他说什么举报什么,自己不好说,就给我让我转交给张瑞松。”

这名员工心理咯噔一下,居然有人要匿名举报吗?这件事自己想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实践。他很好奇会是哪个人有这样的勇气。

“好吧,我会帮你给他的。”

“嗯,麻烦了。”

十几分钟后,张瑞松独坐在办公室,消化着刚才的信。

信封里是一张折叠多次的A4纸,标准的五号宋体,大致内容为信的主人已经知道并且掌握大量他苛扣员工工资和挪用资金的证据,并且威胁他若不想事情暴露,就要他在2天后将20万埋在公司对面建筑工地一角。

算是威胁吧。

张瑞松手心捏出一把汗,虽然他自己感觉保密措施都做的很到位,应该不会有任何证据。但是做了坏事就会心虚,算起来几年,自己得到的数目也是相当庞大,事情似乎有点不对。

突然,他回想到昨天的纸条,难道不是恶作剧?

张瑞松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该没那么简单,或许自己真的就要进局子也说不定。

他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张纸,想试着能不能推断出这封信的作者。

可惜A4纸干净如玉石,除了那些字,没有其他任何一丝痕迹。

猛然的,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打开员工工作记录,2天后……陈良请假,孙芳请假,李鹰飞请假。

会对自己不满,能找到证据的应该只有自己的员工。那么在交易当天有时间取款的人,就是这些请假的。

不过仍然不能这么果断下定论。

第18天下午,钟宇找了一个离交易地点比较近的餐馆,请陈良、孙芳和李鹰飞吃了一餐。在途中,钟宇以自己不方便为由,让陈良去到餐馆2楼阳台看看自己女朋友到了没有。

如果张瑞松真如自己想的那么谨慎和多疑,那么他一定不会老老实实将20万埋在指定地点,反而会在一旁偷偷监视。

实事正如钟宇料到的一样,张瑞松此刻正在某处监视,陈良站在餐馆阳台认真看着目标地点的行为被他看在眼里。

至于此时张瑞松心里想的什么,已经不需要钟宇过多的猜测了。

在聚餐期间,张宇多多少少了解到陈良和他同事掌握的一些证据,尽管这些证据他没有,不过知道有哪些,就已经足够了。

钟宇虚构的女朋友也没能在餐桌上露面。

第20天,张瑞松再次收到一封匿名信件,大致内容就是张瑞松违约,他很不舒服,但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要价30万。随后在信的背面奉上一些他掌握的证据,证明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张瑞松看着背面记载的点点滴滴,额头冒出冷汗。

他不知道这些证据只是钟宇道听途说。在他眼里,他只知道他做过的事是否真可能留下这些证据。

陈良如同平时一样正常上班,但在张瑞松看起来,似乎每一个动作都在暗示自己知道一切。就那么一封信,陈良就从张瑞松眼中的普通员工变成了危险的炸弹。

下班后,张瑞松避着陈良离开公司,眼里失去了往日的神气,变得忐忑不安。

钟宇看着张瑞松这般表现,不由得哑然失笑,每一个做过坏事的人在怀疑事情暴露的时候,都是这般可笑,而且这些坏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往往跟好人不同。

钟宇不停的按动着手里的汽车遥控钥匙,宝马车旁的大众不停的发出“嘀嘀嘀”的声音,这种吵杂的声音让张瑞松更加躁动不安,以至于他开门的时候都用了比平时多2倍的时间。

回到家,这一夜,张瑞松难以入眠,为了避免这类麻烦事,他才养成了谨慎的性格,从来他都只是选择避免,这次事情暴露,该怎么解决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脑海中飞速闪过这几天的画面,就像走马灯一样,从旁观者的视角注视着张瑞松这个人这几天的活动。

似乎一切从遇到那个踩他鞋子的陌生人之后一切就变得非常糟糕。

油、纸条、信封、贪污证据、烦躁的嘀嘀嘀声。

事情暴露比较好,还是让对方消失比较好?

消失?钟宇留下的暗示在张瑞松脑海挥之不去。

纸条,消失,纸条,消失。

老实说,张瑞松没有杀人的胆量,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要这样去解决问题。

但是消失这两个字在脑海根本挥之不去,他完全没有能力去思考其他方案。

反正事情暴露了,判的刑也足够我蹲半辈子,多杀一个人又能多惨到什么地步呢?

张瑞松终于下定决心要除掉陈良。

那么该怎么除掉他?

油、汽车遥控装置。

一个简单的计划在他脑海里形成。

将陈良引诱到目标地点,利用远程遥控点燃汽油引发爆炸,自己在花些时间琢磨出不在场证据。

对,就是这样。

那么,明天再到杂货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装置能在远处遥控点火。

第21天,张瑞松提早下班,匆匆赶去杂货市场。

可是,远程点火这种装置长什么样呢,要到哪里去买呢?张瑞松一时犯了难。

此时,钟宇登场。他拎着一个大包,身着电工装,缓缓向张瑞松走来。

“哟,这位先生,在找什么?”

张瑞松感觉这声音好熟悉,但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

“嗯,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买那种能远程点火的……,就是能在远处点火,一点小火,无线的那种。”张瑞松有点支支吾吾,不想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太明确,又害怕对方听不懂。

“哦,你看看是不是这种。”钟宇拿出手上的点火器,点火装置小小一个,只有火柴盒大小,右手在遥控器上轻轻按动一下,点火装置立刻啪嗒出火花。

“哎哟,这个接触不太好,点不出火来,我这有个大一点的……”

“行行,行了,就这个,不用太大火,多少钱开个价吧,还有,不要把我来买东西这件事说出去啊。”

“嗯,你给个30吧。”

张瑞松安奈心中兴奋的感觉,他完全没有觉得,这一切都进展得似乎太顺了。

第22天晚上1点,张瑞松穿着大衣,将两瓶油包裹在大衣里准备出发。夜深人静,除了公路上偶有的汽车,这个世界几乎看不到活物。

张瑞松揣着一颗悬着的心来到一个偏僻的荒地,四周围着乱七八糟的棚子。遥控器的操纵的距离不远,他必须能躲在不会被陈良发现的地方。

“啪嗒”一声,张瑞松吓出一声冷汗,他紧张的监视这附近。再次确定这附近没有人,也没有摄像头。

他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良知告诉自己现在停手还来得及,如果自己杀了陈良,可能以后都得抱着恐惧过日子。

但是如果不杀了他,那么他下半辈子就一定会在监狱里度过。

杀了人只是可能被抓,但是不杀人,将一定会蹲监狱和没收财产。

终于,他选择了下手。

点火器只能蹦达出微小的火花,为了能确定引爆这些油,张瑞松拧开了油瓶,将点火器缓缓放入瓶内。

在昏暗的夜晚,打开的油瓶就像黑洞一般吸收着他的灵魂,瓶内的汽油从瓶口散发出死神的气味,在点火器放入瓶口的一瞬间,闪现出一朵火花。

这是张瑞松生前见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瓶内汽化的汽油在接触火花的瞬间燃烧爆炸,连带引燃张瑞松身旁的汽油。

火焰伴随爆炸包裹住张瑞松的全身,就像一条蟒蛇吞噬着他的生命,他除了发出凄惨的声音,没有任何能拯救自己的方法。

不久,张瑞松停止了挣扎,任凭火焰在他身上跳动,他都没有再发出一丝声响。

钟宇背靠着围墙,手里攥着一个遥控器,聆听着这份惨叫,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第22天,钟宇装作一个看热闹的群众来到案发现场。

警察拉起警戒带隔绝着那群真正来看热闹的人。大家吵吵闹闹的讨论着这个被火烧的模糊不清的人。

“好惨啊,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被汽油烧死。”

“是谁杀的,附近有监控吗?”

“好像不是,有警察说他本来是想杀人,但是出了意外自己就死了。”

“调查了附近的监控,发现他故意躲开这些监控。”

“呵,就这智商还想杀人。”

“好像是贪钱被发现要灭口,结果自己死了哈哈。”

听着周围群众的讨论,没有牵扯到任何有关自己的对话,钟宇松了口气,沿着来时的方向返回。

钟宇来到那间熟悉的仓库,老头悠然的坐在椅子上观摩着今天的报纸。

钟宇:“目标死了。”(若晴美文网

老头呵呵一笑:“我听说他好像是自己要杀人,结果失误把自己烧死的吧。”

钟宇翻动着桌上的A4纸,看着这些即将迎来死亡的目标:“我也这么认为。”

老头继续冷笑,随后扔出几沓钱。

钟宇熟练的将钱塞入包里,他不需要去核对,没有人会去欺骗一个杀手,这是愚蠢的。

钟宇准备离开这间屋子,在近期一段时间,他将不会再想踏入这个地方,或许这段时间他也能找个合适的工作吧。他扭头看了看老头,老头磕了一下手,将手中的A4纸散落得到处都是。

“人老了,不中用了。”老头艰难的弯下要,一张一张拾取着纸片。

钟宇蹲下身子,捡起散落在他身前的一张纸片。

钟宇,无业,20万。

关键词相关页面:      生活日记      伤感文章网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军事侦探推荐

最新军事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