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散文 > 挚爱亲情

我的“小脚”婆婆

时间: 2016-05-27 15:20    阅读:2197 次    作者:建边关工委

我结婚那年,婆婆50多岁。却已满头银发。平日里常见她用藏蓝或是黑色的偏襟夹袄包裹着瘦小的身躯,一年四季头上总是顶着一块毛巾,说是怕风寒。一双三寸多长的小脚,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犹如婴儿蹒跚学步。

婆婆是江苏人,母亲生下她就一直没给起过名字,直到嫁给公公后取名为杨氏。婆婆告诉我,自从她嫁给了公公,一天福也没享过。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话语少,不愿出头,家里面所有抛头露面的事情都靠婆婆张罗。

婆婆20多岁的时候,家乡遭灾,一家老少7口,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常常饿得头晕眼花。不懂事的小儿子,只知道饿了就连哭带闹。为了生存,婆婆每天拄着棍子,带着两个姑娘,一根扁担挑着两个筐,筐里坐着面黄肌瘦的三岁多的小儿子走家串户地去要饭。

可那年月,各家各户的日子大径相同,讨要来的食物只能充一时,不能解百饱。饥饿难耐,为了给孩子省口吃的,婆婆经常饿得头晕眼花。

实在无法生活,公公婆婆背井离乡,领着几个孩子从山东老家一路沿街乞讨来到了东北。据公婆讲,当时6岁的君也就是我后来的老公骨瘦如柴。连一只空暖瓶都提不动。

刚到北大荒时,生活十分困难。一家老小住的是地窨子,阴暗潮湿,不见天日。5口人的生活仅靠公公每月的32块钱勉强度日。

自打我进了杨家门后,对婆婆的生活概况有了更多的了解。婆婆过日子特别仔细,一件夹袄穿了好几年,衣角和袖口都磨破了,大襟上还补了两块补丁。孩子们给她买了新衣服、新鞋子她舍不得穿,放在箱子里压了箱底。腰上做饭用的帆布围裙扎了10多年也舍不得丢掉。有两次,因为君把她的围裙藏起来,婆婆还跟儿子急了眼。家里偶尔有点盛汤盛饭她从来舍不得倒掉,留着下顿热乎热乎自己打扫干净。月末粮食不够吃的时候,她经常一个人偷偷地煮土豆、烧土豆用来充饥。

婆婆手脚勤快。托着一双小脚,整日忙里忙外,每一年她都要喂养一大群的鸡、鸭、鹅,还有几口猪。一双“三寸金莲”踏遍了田野的角角落落,留下一行行清晰的脚印。

“婆婆丁”刚冒出地面,婆婆就手拿一把镰刀头,胳膊上挎着一个小筐,开始在田野里四处寻找,把挖回来的“婆婆丁”洗好后让一家人蘸着自己下的大酱吃,即消炎又败火;采些棉叶菜、四叶菜等纯天然的野菜给一家人包包子;割些车轱辘菜、灰灰菜等来喂猪。头顶烈日,常常被汗水浸透了衣襟。

婆婆饲养的每头猪都膘肥体壮,虽说婆婆瘦弱矮小,照样每天轮起10多斤重的镐头起猪圈。为了给孙子、孙女增加营养,还专门买了一只奶羊,从此,每天又多了一份挤奶的活。

婆婆家门前有一块很大的菜园。公公婆婆用捡来的榛柴围起来。一有空,婆婆就用剪刀,拉上直线,细致地进行修剪,远远望去,齐刷刷的,园子的四周撒了一些“爬山虎、绍树梅”等,鲜花盛开的季节,远远望去如同一个大花园。

冰雪融化,小草刚刚冒出嫩芽,菜园子就成了婆婆经常出入的地方。为了让一家人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婆婆早早地扣上塑料大棚。刚开春就能让一家人吃上水灵灵的小生菜、小白菜、以及一些从大地移栽过来的“婆婆丁”。

婆婆常常趁我们安睡午觉的时候,悄然无声地独自一人蹲在园子里拔草,嫁接、打岔,常常累得头晕眼花汗流浃背。她说知道我们工作辛苦,不忍心叫醒我们。挺大的菜园子被婆婆伺弄得干干净净。

婆婆每年靠饲养都有上千元的收入,可从没见过她给自己添过一件金首饰。耳朵上的那副银耳环,还是婆婆的母亲作为陪嫁亲手给她戴上去的。婆婆十分爱惜,从来不舍得往下摘。说是怕自己给弄丢了。她把平常省吃俭用的每一笔收入都积攒起来,就是一元一角的也都用存一块布包好。曾经对婆婆小气、抠门的做法很不理解。可婆婆说:“有钱防备没钱时,有病有灾的拿出来,免得连累儿女”。(若晴美文网

81年,婆婆患了不治之症,去世的时候刚刚61岁。在整理婆婆的遗物时,让儿女们感到十分震惊的是在她没有舍得穿的新鞋里,包衣服的包袱里以及装被褥的架子里,竟然掖着两万多元钱。这在80年代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婆婆走了,眼前常常出现她为了让儿女能多吃一口馍馍,自己偷偷地在厨房里吃煮土豆的情景,常常看见她顶着烈日,拖着“三寸金莲”咧咧跄跄地在菜园里挥舞着锄头铲地的模样,汗水湿透了头上顶着的那块白色的毛巾,忽然一阵微风吹过,衣角被掀起,夹袄上的那块补丁仍旧清晰可见。

关键词相关页面:      励志的句子      个人签名

网友点评


挚爱亲情推荐

最新挚爱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