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故事 > 人物故事

大宝

时间: 2016-05-30 09:22    阅读:2315 次    作者:剑指南海

三面环山,一衣带水,这里坐落一个村庄——杨家庄。

杨家庄是当地一个自然村,以杨姓为主,还有一些杂姓。吴有根一家就是这杂姓之一。吴有根为人憨厚,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分,生有三子——大宝、二宝、三宝,村里人戏称吴家三宝。

家里穷,二宝、三宝初中没毕业就南下打工,现在都搞发富了,家里洋房、小车、电视、电话一一齐全。大宝小学没毕业就跟随父亲操童子业——种田。十四岁那年,大宝就操得一手好田。犁、耙、耖、磙样样娴熟,在当地堪称种田的好把式。大宝在家务农十几年,收获了一栋明三暗五老式火砖平房、一个跟自己文化水平相当但很有几分姿色(在当时、当地妇女中)的堂客、一双儿女。

谈能力、论人品,大宝不亚于二宝、三宝,但家里就是搞不起火。眼看两个弟弟都发富起来了,心里很是不服气,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其实,早在五年前大宝就萌生过南下打工的念头,但很快夭折了,因为他有一个心结打不开。有人会问:“还有什么比赚钱重要吗?有什么放不下的呢?”问得好,他确实有放不下的东西,那就是他的堂客。

说起大宝的堂客,既遭人爱,又遭人恨。大宝的堂客名叫美香,她的人长得跟她名字一样漂亮:三十过头的人了却长得水灵灵的,白净的脸蛋泛着红晕,像隔壁杨娭家的下蛋鸡婆——咯咯叫。更惹人眼的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凡是跟她打过照面的男人无不被她迷人勾魂的眼神打倒,用秒杀形容不为过。但是村里的男人就是爱。

有人爱也就有人恨。最恨的人莫过村上跟美香年纪相仿和不相仿的村妇。她们恨自己天生没有一副好皮囊,恨自己的男人被别人叼走了。叼走自己男人的别人就是大宝的堂客美香。当然,村里的男人也恨,他们恨什么呢?他们恨美香瞎了眼,这不嫁,那不嫁,偏偏嫁给这么一个死榆木疙瘩——大宝,这不是明摆着一朵鲜花插在一坨牛粪上吗?

有人说,钱多了遭贼惦记;也有人说,老婆漂亮了,遭别的男人惦记。这话放在大宝身上一点也不假。大宝生性老实巴交,为人善良忠厚,平日寡言少语,但心里特别敞亮,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大宝能够娶上美香,美香情愿嫁给大宝,个中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村上那些打翻醋坛子的男人所说的“大宝摊上了狗屎运。”美香家境不好,爹妈死得早,挨着哥哥嫂嫂过日子,好不容易熬到花枝招展时,哥哥家发生变故,嫂嫂因女人病不幸挂了。爹妈不在,长哥长嫂当父母,眼看妹妹美香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季节,再加之美香的嫂嫂走了,哥哥心里很急,巴不得早点给美香说个人家。说谁呢?村里跟美香年纪相仿的男子,大多外出打工了,剩下的不是家里有钱有势,就是穷得叮当响,再有就是走不出去的老实人。哥哥再三思量,做出决定:说大宝。大宝虽说没钱没势,但日子还算过得去,最为重要的是人品好——不打牌赌博,不抽烟酗酒,不拈花惹草。

说干就干,美香哥托人做媒,硬是把这桩婚事办成了。婚后,大宝也确实没有让美香哥失望,对美香疼爱有加。结婚这些年,美香没有插过一根秧,割过一把禾,就连自己的内衣内裤都是大宝清洗。里里外外大宝一个人做,他心甘情愿做。大宝是个大忙人,美香成了一个大闲人。大宝见堂客闲得慌,怕闲出什么病来,于是做起美香的工作——劝她出去学打牌。美香一开始,死活不肯,大宝也没辙。后来,美香确实觉得无聊、郁闷就跟邻家的大妈们学起打“上大人”(当地一种字牌)和炒股(当地一种麻将打法),打久了也腻了。听说,村部卖肉的“杨麻子”家买了一台麻将机,省力又过瘾。美香心有所动,向大宝说起此事,大宝迟疑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

美香早早吃过中饭,拎着一个花边小挎包,一走三扭地朝“杨麻子”(杨麻子本名叫杨学斌,因小时候生过麻子,所以村里人管叫他杨麻子,其实他现在一点也不麻。)家走去。“杨麻子”老远就看见了美香朝这边走来,早就喜笑颜开,不知比肉卖完了高兴多少倍。忙不迭地搬椅子、泡芝麻豆子茶——殷勤十足。忙乎一阵,杨麻子嬉皮笑脸地冲着大宝堂客说:“香美人,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呢?”“听说,你家买了一台麻将机,我也来过把瘾嘛,不欢迎吗?”“我的姑奶奶呀,怎么敢不欢迎,平日里,我就是用八人轿子请你,你都不来。”“不罗嗦了,有脚(当地称牌友)吗?”“好的好的,只要你打牌,脚多的是,我随时都会安排妥当。”“麻子”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喂,是‘六泡子’吗?快过来打牌,今天,算你运气好,有一个大美人陪你玩几把。”“要得,我马上过来。”话音一落,好像听到六泡子的摩托声,真是不到五分钟,杨六林骑着小山羊“嘟”“嘟”跑来了。杨六林就是“六泡子”,为啥称“泡子”呢?这是因为他小时候好吃,跑到林场偷吃野生的桃子,结果摔下来,额头摔出一个大包,这个大包怎么治都不得消。后来,村里人见他额头上的包像灯泡,于是给他取名“六泡子。”“六泡子”下了摩托赶紧问麻子:“美人呢?”“进屋看呗。”六泡子走进屋里,只见大宝堂客美香坐在麻将机旁喝着芝麻豆子茶。六泡子趁美香不注意一个闪身来到她背后双手捂住她的眼睛,阴阳怪气地说:“美人,你猜猜我是谁?”美香猜了半天也猜不出来,最后恼怒地说:“讨厌,快松手。”六泡子这才放手,嬉皮笑脸地说:“是我嘛!”美香斜眼看了他说:“下流,不要脸。”“尽管是骂我,我爱听。”泡子厚颜无耻地说。

在“六泡子”调戏美香的时候,“杨麻子”又叫来“猪婆”(村里有名的养猪专业户),算上麻子,四个脚已凑齐。一阵声响,三男一女的麻将战打响了。一个下午,四个钟头,大宝堂客巴到手上和(赢的意思),三个臭男人顶多捉几个炮,他们怎么忍心捉美人的炮啊!输了钱不打紧还得喜笑颜开地送美香出门并且说:“美人,下次要来哦,我们舍命陪美人。”

美香一路上开心地数着钱,不知不觉回到家。大宝正在收拾禾场晒的黄豆,美香高兴地跑过去双手抱着大宝的脖子吻了几下。大宝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手中的黄豆哗啦啦地撒在地上。正当大宝要去重拾地上的黄豆时,美香说:“拾什么拾,几粒黄豆值几个钱?还比上我捉一个炮。你看,这就是我今天下午的收获,四张毛爷爷加一些散头。”看着堂客十足的得意劲,大宝端着黄豆默不作声地进了屋。

第二天,美香起得特早,早早做好饭菜安顿好孩子上学。这天,大宝起得特晚,美香吃完饭打牌去了,他才起来。大宝吃完早饭就出去做事了。到了中午时分,大宝汗淋淋地回到家,屋里无人——孩子在学校吃中餐,美香打牌没回来。大宝自个儿随便弄了一点吃的又出去做事了。太阳落山了,该回去了,大宝扛着锄头回到家,只见孩子们伏在石墩上做作业。大宝问孩子:“妈妈回来吗?”“没有。”女儿小红气愤地说。大宝听了默不作声,放下锄头做饭去了。一阵忙乎,一桌饭菜弄好,香喷喷,孩子们早就忍不住要吃。大宝赶紧阻止说:“不许,等妈一起吃。”两个孩子放下手中的筷子坐在桌旁耐心地等妈回来,肚子却呱呱地响。儿子小刚竟然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可能是早上起得太早了吧。

这时门外,传来朗朗的笑声。“妈来了,爸,我们可以吃饭了。”门“吱呀”一声响,美香手里握着一把钱,笑嘻嘻地进了屋。吃过饭,洗涮完毕睡觉了。睡在床上,大宝、美香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第三天跟第二天大体一样,不同的是今天大宝没去做事,他坐在家里发呆。美香见大宝这个状想询问几句,但一想到要去打牌,怕影响心情,坏了手气,还是忍了回来,自个儿收拾一番打牌去了。大宝见堂客出了门,自己也收拾了一番跟着出了门。“杨麻子”家本来就热闹,村部,卖肉。自从有了麻将机,就更热闹了。打牌的、看牌的里三层外三层。大宝琪琪默默地来到“麻子”家,人家打的打牌,看的看牌,谁还会注意大宝呢?大宝好不容从人群中钻进去,来到麻战一线,只见堂客美香被三个臭男人包围着。这哪里是打牌,分明是冲着美香的人来的,三个男人,用一只眼睛看牌,另只眼睛盯着美香的脸蛋、胸部。他们巴不得美香不小心将麻将子弄到地上,趁她捡子时占点便宜。大宝心想:“怪不得,手气好,会赢钱。”“六泡子”不时借摸子的机会摸一下大宝堂客的手,“猪婆”为了讨好美香故意打错子,“杨麻子”的脚不时地在桌底下做点小动作引来美香的笑……看不下去了,大宝一气之下抓起桌上的麻将子一顿乱摔,然后愤愤地走了。

今天这场麻将不欢而散。美香带着羞辱、带着恼怒回到家中,大宝睡在床上发闷气。美香忍不住,掀开被子,将大宝揪起床大干一场,这是大宝与美香结婚十几年吵的第一次架,大宝哭了。

第二天,美香起得很晚,起床时发现床头放了一张写满字的纸。看完这张纸,美香慌了神,赶紧打电话给大宝,“对方电话已关机。”这时,美香彻底明白了:“这次,大宝真的生气了,他是不会理我的。”果真如此,大宝一走就是三年,三年里没来过一个电话。

自从大宝走后,美香像是变了一个人样。孩子读书事安排得妥妥当当,公婆的生活起居安排得精精致致,里里外外的农事安排得条条索索。这天,大宝堂客美香在家闲着无事,拿把椅子坐在门角织毛衣,勾挑拉转十分用心,周围的一切好像与她无关。这时,一辆乳白色的上海大众系列——帕萨特——两个屁眼出气的小车停在她家禾场边,喇叭鸣了三次,美香才抬起头来,斜着眼睛端详了一番,心里纳闷:“这是谁的车?莫非是那路领导下乡检查工作的。”思忖中,一个戴着咖啡色墨镜、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男子从车上下来。这位男子朝着美香走来说:“你还认识我吗?”“不认识,或许我们从来就不认识。这位先生莫非找错了人吧!”美香将这位男子上上下下打量半天说。“没错的,我找的人就是你。”男子边说,边摘下墨镜。“我的天,这不是大宝吗?”美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美香赶紧跑进屋,把门关上。大宝敲了半天,苦苦哀求,美香才肯打开门让大宝进来。

大宝一把抓住美香搂在怀里将脸贴在她的脸上。美香伏在大宝的肩上呜呜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捶大宝的背。哭完之后,两人开始窃窃私语。“你真坏,走了电话都不来一个”“不是我不想打电话给你,我是不好意思打电话给你,怕你烦。”“你走后,难道不担心我们吗?你知道我们娘几个是怎过的吗?”“是我不好,是我自私,是我让你们娘几个受苦了,我会加倍补偿的。”“我不要你什么补偿,我只需要你在我的身边。”“妈,我回来了。”“赶紧擦干眼泪,我们出去,女儿回来了,孩子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哦,妈来了,你看,谁来了?”“快叫爸爸。”“不,我才不叫呢。”“乖孩子,念在爸爸往日疼你的份上叫爸爸。”“爸,你以后不许离开我们。”“好的,爸爸保证从今以后不离开你们。”(若晴美文网

“妈,黄鸡婆下蛋了。”儿子拿着鸡蛋冲进屋。“儿子,你看谁回来了?”“爸爸,你给我带好玩的、好吃的么?”“带了,带来好多,遥控飞机喜欢么?巧克力爱吃么?”“喜欢,太喜欢了,爸爸就是亲。”“儿子,妈妈就不亲吗?快把鸡蛋给我,等会儿弄给你爸爸吃。”……

关键词相关页面:      诗歌大全      美妙人生

网友点评


人物故事推荐

最新人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