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杂文 > 百家书评

情深缘浅,半生如梦——读张爱玲《半生缘》有感

时间: 2016-06-15 10:29    阅读:2164 次    作者:把你编织在我的梦里

红尘中

浮沉多少个梦

到底多少个梦

生死与共

爱匆匆

转眼又一个秋

再过多少个秋

才到尽头

回首半生如梦

何处停留

住在心里的那个人

藏在泪中

回首半生匆匆

恍如一梦

你像风来了又走

我心满满又空

迷梦中

化作一只风筝

随风漂泊

像风在天涯尽头

——题记

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在那个昏黄的冬夜里,世钧冒着雨艰难地走在泥泞的田垄上,打着手电筒郑重地找着曼桢一不小心落下的红绒线手套,只是出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的心境;也仿佛看到了那个温婉而又坚强的女子,伏在办公桌上,向着她远在南京的爱人小心、羞涩地倾诉着衷情: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然而一眨眼便是十四年,物转星移,物是人非,兜兜转转再次相见,早已各自为人父母,最后只能以一句“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作为爱情的终结。曾经甜蜜相拥,热情相吻的恋人,再回首时,已经成了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在那个兵荒马乱,腐朽残破的社会,这样美好的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之间的爱情悲剧不可谓不令人感动惋惜。然而,正如书中所说:“他没有知道他和她最快乐的一段光阴将在期望中度过,而他们的星期日永远没有天明”,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个悲剧。

在这个故事里,对于曼桢我是顶喜欢的。无论现实多么残酷,她永远都充满着朝气。外表看似柔弱温婉,然而骨子里却有令人惊异的坚强韧性。当姐姐曼璐与祝鸿才结婚后,全家男女老幼都依赖着她生活,她仍然余勇可贾,还始终保持着一种娴静的风度。无论对于家人还是爱人,她始终致以微笑和包容。哪怕是后来曼璐为了抓住祝鸿才的心,想出一条借腹生子的诡计,与祝鸿才串通一气害她被强暴,而懦弱的顾母却默许了曼璐的做法,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明知她在火坑也坐视不管,被囚禁九个月,直到难产到最后关头才被仓皇送到医院,她也没有恨极。对姐姐,她理解她的不易,懂得她的无奈,知道是这个时代导致了她的偏执与疯狂。对于母亲,她虽气她但爱却更胜一筹,在动乱时她仍是穷尽了积蓄为家里寄钱,这样的气度着实让我惊叹!让我钦佩!而对于沈世钧,她从头到尾都充满了信任与期待。就算被强暴,她也没有觉得她对不起世钧过,因为这不是她本愿,就算被囚禁了将近一年,她也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有朝一日见到他要怎样告诉他,也曾经屡次在梦中告诉他过。做到那样的梦,每回都是哭醒了的。在那样一个绝望的处境,她想过死,然而是一直想见世钧的信念支撑着她。知道逃离出去后知道他已结婚,她才觉得天地变色,仿佛整个世界都已崩塌,那个时候,她站在外滩的桥上,我想她是肯定有过跳下的冲动的,但是人既然活着,也就这么一天天的活下去了。但令我悲痛的是,这么一个美好的女子还是带着自杀般的心情嫁给了祝鸿才。

因为太过怜惜曼桢,所以我对沈世钧是多多少少带点偏见的。在我看来,他们的爱情是不对等的。在这场爱情里,他总是显得那么的多疑和懦弱。我想,沈世钧的性格和他的家庭才是他们导致爱情悲剧的真正原因。他曾经对曼桢说无论谁要抢她,他怎么着也要把她抢过来,然而当豫瑾出现后他却误会她,认为曼桢移情别恋,从而疏落她;当顾母和她姐姐曼璐串通起来骗他说曼桢已经和豫瑾结婚,搬家走了,他竟一点怀疑也没有,不到一年,便和翠芝结了婚,从来没有想过要亲眼见一见曼桢听她自己的想法。只能说,他对曼桢的爱并不是那么的彻底。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保守,对家庭太过妥协的人。他知道曼璐作舞女是不得已的,然而在家庭认为“这种人家出身的人,除非长得真丑,长大了总是要吃这碗饭的”观念下,他还是选择了妥协,自私地让曼桢搬家,暂时不要和她姐姐来往。他当初其实是有一番抱负的,要不然也不会跟父亲决裂,毅然跑到上海求学,然而当父亲死后,为了他那个家,他还是回去了,继承了父亲的遗产,接受了家庭的安排,和当地的小姐们结婚,而那个人不过恰好是翠芝而已。就算到了最后他有过想要去找回她的决心,然而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结婚了,还有了两个孩子。正如曼桢所说,他们已经回不去了。这一点我还是比较赞同他的,毕竟他还有责任心。(若晴美文网

曼桢爱着沈世钧,他也爱着曼桢,叔惠爱着翠芝,翠芝也爱着叔惠,然而世钧却和翠芝结了婚,其他两人也各自和不爱的人结了又离了,这样的结局令我唏嘘不已。然而,也正如书中所说,也许爱情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毕竟,结婚不需要喜欢,只需要不讨厌。

愿天下都能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最新百家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