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散文 > 挚爱亲情

我的老父亲

时间: 2016-06-19 09:00    阅读:2194 次    作者:春之呢喃

——写在父亲节之际

我的老父亲现已九十,步履蹒跚。他身材偏矮,年青时最多一米七,精瘦,做事利落。中年丧妻、多年鳏寡,因年幼患中耳炎而耳聋。

我的母亲去世早,俗话有说:宁有讨米的娘,也不需当官的爹。但我的单亲家庭里,父亲不止赚钱养活一双儿女,他绝对还是一个细腻的好“母亲”,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他三十好几才找了母亲为伴侣,四十好几才有了我这个女儿。以前他总说:“那时我老担心享不到儿女的福,现在孙子都参加工作了,外孙也大了。”我就笑着对他说:“您啊,好好活,等着以后抱重外孙,四代同堂吧!”他只是笑笑,说“那就要耐烦活哦。”

今年端午回家,发现他身体比以前不济了很多。他告诉我,最近老有点晕。他以为自己是“风火”毒气太重,于是找来很多草药——蒲公英、艾草等等,熬水喝、洗澡。其时我曾在他的老年身体普查单上隐约看到过几个字:疑似脑血栓。我心中霎时升腾起一丝凉意——死神啊,你不能靠近他,不可夺走我的老父亲!在离开老父亲的路途中,我真的很难受,眼眶里满含泪花,不敢多想以后的日子。

回家后就上网搜有关食物与禁忌。这星期,一直在惴惴不安的情绪里度过。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周六,七点起床,上药店配伍中药材——田七、天麻、丹参、西洋参、山楂、石斛,打成粉带给他。

一直弄到九点半才出发,抵达,下车,过马路,远远就发现他佝偻的背影,正往屋后的小菜园子里挪动。我没大声喊他,打算走近前去跟他招呼,然而他似乎有预感身后来人了,转身回头,看到了我,怔了一小会,慢慢笑容浮上来,咧着嘴说:“你回来啦?就你一个人?”话里透着浓浓的欣喜。

把他搀进屋里,把带来的物品一件件拿出来给他看,然后告诉他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他抬头看着我,有点娇嗔的样子,喃喃地说:“又让你破费了,买这么多东西来……”我就笑着回答:“没事,我就是要让你长久地活,我只剩下您这个老父亲了。”他笑了笑,低头转身,去给我烧开水泡茶了……

看见我上次给他买的“莫斯利安”酸奶盒子不见了,知道他吃完了。(因为他告诉我,他喜欢那浓浓的、酸酸甜甜的味道,所以我一直给他买,让他每天喝。)于是抓起包就去超市提了一件。放到地上的时候,正好他泡来茶给我,又呢喃上了:“你钱很多吗?我昨天刚把那箱喝完。钱多留着买汽车吧~”我告诉过他,要他耐烦活,等老公考到驾证我家买了车,就带着他到处逛去!他也许一直在憧憬着那个美好的、欢乐的时光,其实我也在期待着。

这时,他还告诉我,“你上次买来的那个癣药好神,效果特别好。”我笑了,这真的是福音,我最愿意听到他说好。“当然啦,一丁点儿就一二百大洋,医生说是苗药。”“我知道,明明是喷剂,你让我用棉签涂抹,我就知道不便宜,可是我拧不开盖,喷的时候滴漏了一些……”他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对我说。我给他拧开盖后再递给他,他把瓶子仍然放在原处。我又跟他说,“没关系的,撒了点没关系,如果用完了再给你买。”他就不再说这件事了。

我的父亲只是一个农民,无名气无财富无权势,或许还让某些人瞧不起。但是他是我爸,生我养我的爸,他在我的心里无上荣光……

他仁慈,他无怨无悔地赡养过他的一个伯母(无子嗣)和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弱智,无子嗣),一直到离世。

他勤劳,住老家时一直种田养猪种菜,他能供应他儿子全家的粮食、蔬菜,至今他仍然不需要子女供养,并且他居然在银行还有存款。

他善良,他一生从来不曾欺负过弱小,左邻右舍得他帮助者无数。即使有人欺负了他,他都从不记仇,事后那些人有困难找他,他依然乐意去帮忙。(若晴美文网

他隐忍,不管什么人说他重话,对他吆三喝四,他都不还口,实在不能忍了,就转身离开。

他有教养,虽然只读过两年私塾,却写得一手好字,曾经当过生产队长、会计之类的,“大跃进”时期听从号召参与“大炼钢铁”,不到两年时间又服从安排回了故乡。

他这一辈子,有着我数不清的优点,给了我无尽的勇气,他也是我一生的港湾。只要他活着,我就永远只是一个孩子,幸福快乐着!

关键词相关页面:      童话故事大全      军事小说

网友点评


挚爱亲情推荐

最新挚爱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