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江湖武侠

御心术

时间: 2016-08-05 09:12    阅读:4189 次    作者:姜雪

1、身世

辛慕白嘴里叼着草,斜躺在山坡上,懒洋洋的晃动着二郎腿,目光一直注视着山脚下正在吃草的牛,心里盘算着。今年家里的大牛一下子下了两头小牛崽儿,过一段时间,小牛大一点就将它们卖了,解决家里一年衣食的同时,还有剩余,再加上之前存的一点钱,家里今年终于可以盖上一座新房子了,这样爹娘在冬天再也不会受冻了,这样一想,心情更加愉悦,不自觉的哼起了曲子

……

太阳渐渐落下,辛慕白赶着牛向家里走去,放了一天牛,还真有些饿了,因此脚步不自觉的快了起来。快到家门口,辛慕白发觉有些不对劲,往常这个时候,娘已经做好了饭,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今天娘亲却没出现在门口。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辛慕白的心突然咯噔一下,不再理会身后的牛,快步向院子奔去,刚迈进院子,却如石化一般呆立不动,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对辛慕白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娘亲满身是血躺在院子里一动不动。辛慕白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冲到娘亲身边,跪在地上抱着娘亲,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嘴里不停的念叨:“娘你怎么了,是谁害的你啊?娘,你快起来,我饿了,您还没给我做饭呢……”辛夫人早已断了气,自然毫无反应。辛慕白向院子四周瞧了瞧,忽然想起什么,站起身来,满院子发疯了一般的寻找什么,却什么也没发现,突然眼睛撇到没关的房门,辛慕白的心更加沉重,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屋里走,果然,辛慕白看见了自己的父亲也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以为父亲也死了,辛慕白噗通一声跪在父亲的旁边,终于放声痛苦起来。躺在地上的辛老头似乎感觉到了来人,拼尽最后一口力气,艰难的睁开眼睛,目光深深的望着儿子,手却一直指着床下的一块砖,似乎有话要说,奈何话没说完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辛慕白伸手想抓住父亲的手,奈何父亲的手早已垂下

……

不知道在地上跪了多久,辛慕白怎么也想不明白,爹娘只是普通的老百姓,独自隐居在上山,根本就不会与人结怨,到底是谁要害他们。忽然想起父亲手指一直指着床下的一块砖,辛慕白擦干眼泪,来到床边,摸了摸父亲指着的那块砖,发现可以动,将砖抽出来,里面赫然出现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封封面已经发黄的信以及一本保存完好的书:御心术。

辛慕白颤抖着打开书信,仔细的读了起来:话说,当年燕王朱棣起兵造反,发动靖难之役,起兵攻打建文帝,几年以后,朱棣在南京登基,改年号为永乐,后朱棣攻入明朝皇宫,却发现建文帝朱允炆已经不在皇宫里,朱允炆是朱棣的心腹大患,自然留不得。所以,朱棣即位之后,为了寻找朱允炆,就令部下秘密召集武林高手,组建了一个只有十名成员的组织,这十位都是武林界的绝顶高手,唯一的目的就是寻找建文帝,将之铲除。

这十个人在几年间跑遍全国各地,却一点朱允炆的消息都没有。朱棣认为这十个人毫无用处,便要处死他们。十名成员得到朱棣要处死他们的消息,因此及时逃了出来。

武林界一向不与朝廷来往,这十名成员当初为朱棣效命的时候就已被各自门派逐出师门。现在他们又得罪了朝廷,所以天下之大,却被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后来,这十个人把心一横,他们想既然朝廷和武林都容不下他们,他们何不自己成立一个组织,自己做自己的主人,掌握自己的命运。又因为他们记恨朱棣的无情无义,因此组织的名字就叫“赤龙”,也作“刺龙”,在他们看来朱棣这条真龙天子既然无情无义,就算杀了又如何。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这十个人全部改名换姓,从此江湖便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分别改名为:蚩尤、刑天、夸父、共工、飞廉、屏翳、神荼、郁垒、后卿、银灵子。正是上古十大魔神的名字。

“魔神作乱,为祸人间”。他们十人的目的就是“与天下为敌,为祸人间”。

他们十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本领,为了让赤龙帮名扬天下,也为了让赤龙帮更加强大。这十人都把自己的绝学奉献出来,编成一本绝世秘籍:御心术。十人共同修炼,修炼之后,十人武功都更加高强。从此,他们仗着武功高强便恃强凌弱,强抢金银,无恶不作。

后来银灵子在一位善者的感化下醒悟,为了不让其他人继续危害武林便偷走秘籍,从此隐姓埋名。但是,赤龙帮其余九人为了追回秘籍一直寻找银灵子的下落,后来终于找到已经改姓沐,并且成亲生子,过着普通人生活的银灵子。银灵子拼死与九人一战,终于击退了赤龙帮的人。但是他与妻子都身受重伤,命不久矣。

所以银灵子夫妇在临死前将他们的儿子沐白交给了一对姓辛的夫妇,同时还交给了这对夫妇一本书,一封书信,以及几十两白银……

辛慕白紧紧握着手中的书信,现在辛慕白终于知道爹娘因何而死,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名字的含义,以前辛慕白就很奇怪,为何山下村子的少年名字都叫狗蛋,阿土之类的,为什么自己的名字那么好听,这其中寄予着亲生父母对自己的期望。“慕白”,仰慕白色,追求正道,做一个正直的人。

辛慕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练好武功,为亲生父母以及养父母报仇,也为武林除害……

2、初遇

埋葬了养父母,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辛慕白就独自上路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往哪里走,辛慕白只知道现在又渴又饿,干粮吃完了,走了几天也没有见到一户人家。

“屋漏偏逢连夜雨”,自打昨天早上到现在,雨就一直没停过,辛慕白蜷缩在一间破庙里,哪里都走不了,原本还想着冒雨出去找点果子吃,奈何却病到了。

饥寒交迫,辛慕白感觉自己快死了,此刻真想大哭一场,但是理智却告诉他,哭是没用的,所以辛慕白生生忍住了眼泪。因为发烧,没多久辛慕白就倚着柱子沉沉的睡着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辛慕白被一阵吵杂的声音所吵醒。好像是路过的行人要找地方避雨,听声音人数好像还挺多。辛慕白往柱子后面靠了靠,避免被别人发现。

“王叔、王婶,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这个破庙还挺大的,你们让家丁也都进来吧”。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到辛慕白的耳朵里,辛慕白只觉得这个声音好听极了,软软的,糯糯的,却又透着股清脆……

……

一大群人进入破庙,又是搭帐篷,又是生火,好一会儿才停下。大家都围着火堆吃着干娘,烤着火。

“咳咳咳,咳咳咳……”辛慕白的咳嗽声打断了众人的交谈,众人原以为遇到鬼了,吓了一大跳,但后后来循着声音,终于发现了柱子后面的辛慕白。

纪云裳靠近辛慕白,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王婶用手摸了摸辛慕白的额头,转身对王叔说:“这孩子,发烧了,怪可怜的。”说完,又吩咐身后的家丁打来热水。

王婶忙着给辛慕白熬药,纪云裳给辛慕白擦拭脸颊,借着月光与火光,纪云裳看见面前的是个俊美的少年,不自觉的红了脸颊。

王婶将熬好的药,端给辛慕白,纪云裳亲自喂辛慕白喝了下去。辛慕白看着面前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安定的感觉,这是自从养父母去世后多久没有的感觉了,望着眼前少女的容颜,辛慕白终于沉沉的睡着了……

……

第二天,辛慕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这是辛慕白连夜来睡得最沉的一次。

“你醒了啊,快把王婶熬的这碗药喝了吧,喝了你就可以好了。”纪云裳站在辛慕白身边,语气欢快的说。

“你们是谁?”辛慕白喝完了药,半天才吐出几个字。

“我叫纪云裳,就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的云裳,是纪家庄的人,我们昨晚遇到你,看到你生病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你要去哪?你的家人呢?你叫什么名字啊?”纪云裳一口气问出了很多问题。

辛慕白看着眼前这个废话很多的少女,半晌才悠悠的吐出几个字:“我叫白沐,家人都死了。”

云裳咬着嘴唇看着辛慕白,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那你和我回纪家庄吧!我让爹娘给你安排个事情做,爹娘人都很好,你可以做点事情,还能赚些钱。怎么样?好不好啊?沐哥哥。”

辛慕白正发愁不知道去哪,心想,去纪家庄,空闲的时候还可以练功,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

……

3、逃亡

辛慕白来到纪家庄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辛慕白的生活除了扫扫院子,就是去后山练功。可能因为辛慕白是银灵子的后代吧,所以,对于武学极其有造诣,无师自通,武功突飞猛进。

虽说生活还算安稳,但是也有令辛慕白烦恼的事情。那就是那个叫纪云裳的丫头没事儿总来烦他。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辛慕白想想就头疼。但是,辛慕白不知道,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点也不讨厌那个多话的小丫头。

辛慕白刚劈好柴火,纪云裳就从院子外冲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盘子糕点,边跑还边喊:“沐哥哥,你快尝尝这个糕点,这可是我亲自做的啊!”

辛慕白看着云裳渴望的眼神,就拿起一块,塞进了嘴了。

纪云裳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好吃吗?”辛慕白点了点头,虽然只是一个点头,却把云裳乐坏了。辛慕白看着云裳欢快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暖洋洋的。不自觉的扯了扯嘴角。

云裳呆呆的看着辛慕白的笑容,半晌方才说:“沐哥哥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沐哥哥要多笑一笑啊!”说着,伸出手扯了扯辛慕白的嘴角……

……

辛慕白很佩服云裳,真的很佩服,五体投地的佩服,云裳本着一种“死不要脸”的精神终于打动了辛慕白,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

这天,辛慕白正在后山练功,云裳拿着一个大背筐跑过来找辛慕白,让辛慕白一起帮他去后山帮王婶采草药。

辛慕白原本不想去,但是看着云裳渴望的脸,就不忍心拂了云裳的意,最终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山上的景色极美,云裳一边走,一边看,心情愉悦极了。可怜的辛慕白背着筐,跟在云裳的后面到处找草药。两个人回到纪家庄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们迈进院子里却发现纪家庄上的所有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云裳看着纪家庄上的所有人,包括她爹娘的尸体都在纪家大院里。纪云裳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辛慕白敏锐的感觉到纪家庄上有人埋伏,急忙背着云裳向外面冲出去,还没到院子门口,就被十几个黑衣人重重包围。辛慕白看着领头的黑衣人,冷冷的说:“你们是赤龙帮的人?”

领头的黑衣人冷笑着说:“交出御心术,我们会给你留个全尸。”辛慕白不为所动,黑衣人一声令下,赤龙帮的人逐渐向辛慕白靠近,辛慕白抽出前几天买的,缠在腰上的软剑,与赤龙帮的人厮杀起来。赤龙帮的人武功极高,但是辛慕白这几个月的武功不是白练的,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因为还要照顾云裳,就显得有些顾应不暇。虽然最后是终于打退了这些人,但是自己也受了很严重的伤。看着背上的云裳,辛慕白硬是用内力压住自己的伤。

……

云裳受了刺激,醒来之后已经是三天后了。辛慕白在云裳昏迷期间一直没有时间疗伤,自己也越来越虚弱。他将纪家庄上的人全部埋葬。云裳醒来之后跪在爹娘的坟墓前怎么也不肯起来,辛慕白就陪着云裳一起跪。他向云裳讲述了,自己的身世以及赤龙帮的事情,最后他请求云裳原谅自己,因为是他连累了整个纪家庄,他告诉云裳可以恨自己,但是现在一定要留在自己身边,等自己帮云裳找个容身之处她再离开。说完,站起来,转身欲走。

云裳却突然从辛慕白后面抱着他,哭着说:“沐哥哥,这不怪你,是赤龙帮的人做的,沐哥哥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辛慕白转过身摸了摸云裳的头,笑着安抚她。

……

4、情动

两个人虽然从纪家庄逃了出来,但是辛慕白与赤龙帮交手的时候就受了重伤,一直用内力压着,所以两个人根本不能走的很快。

他们逃到集市上的时候,辛慕白终于压制不住他的伤。体力不支,晕倒在了大街上,云裳哭着请求众人帮着自己将辛慕白抬到了医馆。

医馆的老大夫看了看辛慕白,摇着头说:“这小子受伤太重了,老夫救不了,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

云裳听到这话,跪倒地上,泪流满面,语气悲痛的说:“大夫求求你救救他吧,在这个世界我只有他这一个亲人,如果他死了”“呜呜”,“我也不知道以后我要怎么活下去”

……

老大夫有些不忍,扶起云裳,叹了口气说:“老夫确实没有那个能力救他,不过你出了小镇向东走,在东边的山上,住着一位女神医,这位女子医术极高,或许可以救你的朋友,但是这位女子性情古怪,她有“三不医“,一男人不医,二心情不好不医,三不想医不医。所以,很多人去求女子看病,最后都无功而返。”

“也不能说无功而返,其实他们去了就连女子的面都没见到,女子的院子被一大片花草所包围,根本没有进去的路,所以有的人就想踩着花草进去,但是花草都有毒,中毒的人浑身无力,如果这些人马上从花圃退出来就会没事,但是继续走就会死无全尸,因为越靠近院子,花圃里就会出现许多蛇虫鼠蚁。曾经有人想要从花圃上飞过去,但是花圃里的花会发出很多毒针,将会毒针的人击落在花圃里,所以没有人可以靠近院子,见到女子,就算见到,这位女子也不一定会医,我还是劝你不要去了。”老大夫补充道

云裳擦干眼泪,笑着说:“只要能救沐哥哥我就不怕,老爷爷,你先帮我看着沐哥哥,我去找马车”。说完一溜烟似的跑出了医馆。

老大夫看着云裳的背影摇了摇头……

……

马车似乎走了很久,却仍然没有见到女神医住的地方,云裳看着辛慕白似乎很痛,因此她也有些着急,不禁追问车夫还有多久才到,车夫吞吞吐吐的对云裳说:“前面的山路左拐再走三里路就是那个恶婆娘住的地方,但是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这里了,那个婆娘心肠歹毒,养了很多害人的蛇虫鼠蚁,还有许多可怕的花草,所以,我不敢去,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记住千万不要靠近花圃啊!“

车夫说完,就架着他的马车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了不知所措的云裳和昏迷着的辛慕白,云裳看了看辛慕白,小心翼翼的将他背起来。奈何辛慕白很重,云裳力气又小,还怕弄伤了辛慕白,所以只能走走停停,三里路走的竟像三十里路那般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来到了女神医的家,此时的云裳不仅发髻散乱,灰头土脸,就连衣服和鞋子都已经磨破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小院子,云裳喜极而泣,喃喃的对辛慕白说:“沐哥哥,你有救了。”

女神医的房子在一个小院子里,而院子果然是被一大片花儿所包围的,但是花丛里却是有一些七扭八拐的小路可以通向院子,云裳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大家都说这里没有路,明明就是有路的吗,而后忽然一想,或许路是最近才修的。但是云裳又觉得纳闷,明明只要修一条直路就可以直接走到院子,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偏偏将路修的绕遍整个花丛。看了看周围这一大片美丽的花,云裳忽然想到或许这路是为了让别人可以将花圃走遍。

云裳记得老大夫和车夫的嘱咐,没有去碰花草,此时更加没有心情去欣赏两边的花草,小心翼翼的背着辛慕白终于来到了女神医的院子前。轻轻摇动院子前的铜铃,不一会儿,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身着青衣,容颜极美的女子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管彤看着眼前穿着粉色衣服,但是弄得有些狼狈的美丽少女,以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黑衣少年,微微有些吃惊。语气不善的对云裳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来干什么?”

云裳小心翼翼的说:“我顺着花圃的小路就进来了,我的朋友受伤了,求求您救救他。”

“滚,我有三不医,你不知道吗?他是男人,我就更不会救他。”管彤语气生硬的说。

云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管彤,奈何管彤不为所动,头也不回的回到了院子里,留下了无助的云裳,云裳现在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长跪不起,希望能打动女神医。

管彤回到屋子里,透过窗户看了看跪在外面的云裳,心里暗暗想,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竟然能走出自己布置的奇门遁甲阵。原来管彤在花圃里布下了阵法,所以大家都看不到花圃里的路,只有心灵干净,至善至纯的人才能看到。管彤虽然有三不医,但是,也有一个必医,那就是过了她阵法的人必医,因为这样的人心思纯洁,值得医。这是管彤当年答应自己师父的。

想了想,管彤转身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又走出了屋子,来到云裳身边,望着云裳说:“你经过了我的花圃,这是缘分,所以如果是你中毒了,我一定会医的,但是你让我救你朋友,我又不想救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一命换一命,只要你吃了这颗化骨丹,化为了一摊血水,我就救你朋友,怎么样?”

此时,辛慕白正好模模糊糊的醒来,听到是血的躺在了地上。以为父亲也死了,辛慕白噗针扎了一下,又陷入了昏迷。

云裳深深的看着昏迷的辛慕白,此时才发现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待人冷漠,不爱说话的小哥哥,竟然在自己心里占了这么重要的位置,重要到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的生命。

云裳接过化骨丹,望着管彤笑了笑说:“这位姐姐,你一定要治好我的朋友”,说完就将手中的化骨丹吐了下去。入嘴之后,没有想象中的苦涩难吃,反而觉得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吃。

管彤一脸迷茫的望着云裳,半晌方才开口问:“你喜欢这个小子?”

云裳坚定的点了点头。

管彤却更加不理解,喃喃道:“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爱可以让一个人陷入疯狂,也可以让一个人奋不顾身”。揉了揉有些发晕的头,转身对云裳说:“放心吧,你吃的只是我自己做的益气养颜的丹药,不会死,我救你的朋友,但是,我要和你打一个赌,如果救活这个小子之后,他能为你奋不顾身,那么就算你们赢,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如果这个小子贪生怕死,那就是你们输了,我不仅要杀了这个小子,而且还要你留下来陪我一辈子。你敢答应吗?”

云裳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管彤,因为她相信沐哥哥是在乎她的。

管彤却觉得辛慕白一定不能通过考验,这样她正好可以留下纪云裳来陪她,反正她也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

……

管彤的医术果然高明,不到七天就治好了辛慕白,因为管彤和云裳还有一个赌注,所以管彤这些天一直没让辛慕白醒来。

第七天,辛慕白终于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伤全好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周围也看不到云裳的身影。

辛慕白下床想要去找云裳,却看到了推门而入的管彤,辛慕白昏迷前记得管彤,快步上前想要问管彤云裳去了哪里。管彤避开辛慕白,语气清凉的说:“她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所以她现在已经被我喂给我的蛇虫鼠蚁了。”

“你、你害死了云裳,我要杀了你。”辛慕白气急,不管不顾的朝着管彤扑过去,管彤早有准备,一根金针直接射向辛慕白,辛慕白本能的想躲,却发现自己的内力根本发挥不出,被金针射到的辛慕白跪在地上,满脸怨恨的望着管彤,恨不得吃了她。

管彤巧笑嫣然的说:“知道你会武功,所以你没醒的时候我就封了你的筋脉,让你不能用内力。”而后,管彤接着说:“那个小丫头,为了救你,自愿牺牲,严格说来,你才是害死她的人。”

辛慕白神情悲戚,刚才听说云裳已死,自己就已经感觉天都快要塌了,脑子嗡嗡一片,什么也想不到,只想杀了眼前的人为云裳报仇。现如今,一想到云裳是为自己而死,辛慕白觉得自己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所以绝望的对管彤说:“你现在最好杀了我,要不然等我好了,我就一定会杀了你。”

管彤看着绝望的辛慕白微微有些动容,半晌方才开口说:“那个丫头还没死,我带你去见她”。

辛慕白跟着管彤来到了一间屋子里,屋子里有一个大地窖,管彤按动墙上的开关,地窖露出了一个小口,只够一个人进入。透过小口,辛慕白发现地窖四周都被一大片紫色的藤蔓所包围,只有地上一小片地方接触不到藤蔓,云裳就蜷缩在那里。辛慕白本能的靠近地窖口想要救云裳,却被管彤拦住。管彤从地窖旁边的笼子里拿了一只鸡,扔到了藤蔓上,片刻,鸡就被藤蔓缠绕的一点也看不到,而后,藤蔓散开,鸡的毛和骨头都已不见,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云裳蜷缩在角落里,对这一切毫无反应,好像被吓傻了。

辛慕白担心急了,却无力就出云裳,转过头死死的盯住管彤。

管彤笑着说:“是她自愿下去的,我可没有逼她,如果你有能耐就自己去救她。”说罢,转身欲走,却听到一声响,是辛慕白跳到了地窖里。辛慕白朝管彤喊:“我虽然救不了云裳,但是我可以陪着她,让她不再害怕”。

地窖里,云裳看着跳进来的辛慕白突然恢复了往常的灵动,笑着冲管彤喊:“管彤姐姐,你输了,快放我们出去,这里好可怕。”辛慕白一头雾水的望着云裳。

地窖外的管彤,沉默片刻,又按动一个开关,地窖的紫色藤蔓全部都向后面退去,地窖里也出现了一个连接外面的楼梯……

……

因为辛慕白要调养,所以和纪云裳住在管彤这里。管彤看起来对人冷淡,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因很少和外面接触,所以对外面的一切都很感兴趣。管彤不怎么搭理辛慕白,却和云裳很投缘。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云裳也明白了,管彤不医治男人是因为管彤的师父被一个男人抛弃了,所以憎恨男人。但是管彤看着辛慕白和云裳突然发觉自己以前的见识太片面了,不禁萌生了看看外面世界的看法。云裳当然也表示支持。

辛慕白看着两个人相处融洽,心里不禁萌生了一个想法……

……

入夜,辛慕白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看着树上的叶子,微微发愣。

“叫我来干什么?”身后响起管彤清冷的声音,辛慕白转过身对着管彤盈盈一拜,真诚的说,“谢谢管彤姐姐救命之恩,辛慕白还有一件事情请求管彤姐姐。”

“什么事,你说吧!”管彤开口说。

辛慕白沉默片刻,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原来辛慕白是希望云裳可以留在管彤这里。辛慕白将自己要找赤龙帮报仇的事情说了出来。辛慕白觉得云裳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管彤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辛慕白的要求,刚想说什么,就突然被一声“不要”所打断。管彤回过头去,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云裳。

管彤对辛慕白和云裳说你们谈完了再告诉我,然后就返回屋内。

辛慕白望着委屈的看着自己的云裳,笑了笑捏了捏云裳的脸蛋,向哄孩子一般对云裳说:“云裳,跟着我很危险,我已经害死了你的家人,不想再害你,你留在这里很安全,听话,好不好?”

云裳摇了摇头,眼泪簌簌往下流,颤抖着说:“沐哥哥,不要丢下我,我的家人都不在了,我只有你一个人,云裳不怕危险,只要和沐哥哥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云裳都觉得开心。”

辛慕白望着云裳,笑了,紧紧将她拥在怀里……

……

5、磨砺

辛慕白和云裳告别管彤之后就打算一直向南出发,一边走,一边看,一边练功,一边寻找赤龙帮。

……

这天,辛慕白与云裳来到一个名叫风云镇的地方。风云镇景色极其美丽,杨柳绕城,城中百花盛开,辛慕白和云裳打算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就找客栈住了下来。客栈的老板娘看着大约四十几岁,容貌普通,但是热情好客。她看到辛慕白的时候,微微怔愣了一下,随即就恢复如常……

辛慕白和云裳住在客栈里,不知为什么老板以及老板娘对辛慕白和云裳极好,尤其是老板娘苏红,总是将总是自己做的糕点拿给辛慕白和云裳。

老板娘和老板林青有一双儿女,儿子早已娶妻,女儿与云裳年龄相仿,名叫林瑾瑜,性子活泼,所以很快就和云裳成为了好朋友。

……

风云镇,虽然叫风云镇,却一直很太平,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风云镇里一些十七八岁的少女在家里都神秘失踪,几天之后,虽然被找到,奈何,这些少女却不知道被什么吸干了血,变成了干尸。

一时间,小镇人心惶惶,大家都传言镇子里面有吸血鬼……

辛慕白打算带着云裳及早离开这个地方,老板娘也劝说辛慕白及早离开,辛慕白虽然不怕,但是他怕云裳受到伤害,所以还是打算第二天离开。

瑾瑜舍不得云裳,所以今晚和云裳住在了一个屋子里。夜深人静,云裳和瑾瑜仍然在说着悄悄话。瑾瑜忽然提到了她小时候埋在镇口大树下的一坛桃花酿。瑾瑜心血来潮,非要让辛慕白和云裳明天尝一尝。但是又怕明天起晚了,因此,硬拉着云裳和她一起去村口去将酒挖出来。

云裳想到镇子里少女丢失的事情,本来不想去,但是又不放心瑾瑜一个人去,因此只能硬着头皮陪着瑾瑜去镇口。两个人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客栈的店小二小柱子,小柱子不放心云裳和瑾瑜两个人,就陪着两个人一起去了。

到了镇子口,瑾瑜就动手挖了起来,没过多久就挖到了桃花酿。瑾瑜高兴的举起云裳看,云裳刚想上前,就突然被一道黑影抓了起来,云裳想反抗,却一下子失去了知觉,而令一边的瑾瑜也是一样。小柱子本想着救云裳和瑾瑜两个人,但是黑影速极快,立马隐匿在黑夜之中。

小柱子吓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要回去搬救兵,急忙向客栈跑去。

……

辛慕白和老板的儿子林逸凡听说云裳和瑾瑜被抓了,着急的就要冲出去救人,倒是老板和老板娘拦住了他们。

“爹娘,如果再不去救人,妹妹她们就危险了。”林逸凡急迫的说。

苏红瞪了儿子一眼,将周围的伙计丫鬟支了出去。屋子里面只剩下了林青夫妇,林逸凡以及辛慕白四人。

苏红叹了口气说:“我已经隐姓埋名几十年了,本想着对这次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欺负到老娘头上,既然这样就别怪老娘不客气。”

林青望着妻子,有些犹豫的说:“赤龙帮为害江湖,我们其实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将这几个人铲除,就是不知道你能否下得了手。”林青望着妻子,急迫的等着妻子的回答。

“相公,其实在十八年前他们杀死银灵子大哥的时候,我和他们的情谊就早已尽了,之前,因为没机会下手杀他们,现如今只有神荼、郁垒这两个人,我们四人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辛慕白迷惑的看着苏红和林青,半晌方才开口问:“红姨,青叔,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苏红看着辛慕白,微微一笑说:“女魃”。

原来当初朱棣组建的组织共有十一个人,神荼郁垒一直是作为一个人出现,所以大家都以为组织是十个人。当年她们被朝廷追杀,所以大家都改了名字,苏红原先的名字就是女魃。后来建立赤龙帮的时候,女魃遇到了现在的相公林应龙,女魃厌倦了江湖的生活,想远离江湖的争斗,但是赤龙帮的人当然不会让女魃离开,因为他们想要女魃的那一部分绝技,女魃将自己的绝技告诉了赤龙帮的人,但是赤龙帮的人却想杀了女魃。后来女魃在银灵子的帮助下,逃离赤龙帮,从此改名换姓,开始新的生活。

而赤龙帮从此也就将神荼、郁垒分为了两个人……

辛慕白听完苏红的话,顿时觉得苏红亲近很多,也明白了苏红为何对他这么好,原来是因为辛慕白长得很像银灵子,苏红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红姨,云裳她们会不会有危险?”辛慕白问。

苏红表情严肃的说:“最起码这三天是安全的,神荼、郁垒极其讲究,他们喝人血之前,一定会将人放在清水中浸泡三天,所以,三天之内她们不会有危险。”

“娘,那你和爹到底有没有办法救人啊?”林逸凡急切的问。

苏红笑着说:“办法已经想好了,我明天晚上去街上,假装被他们抓走,我身上会撒下夜光粉,留下记号。你们顺着记号就能找到我们。”

“那个、红姨,神荼郁垒抓的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他们应该、不会抓你吧!”辛慕白犹豫的开口说。

红姨瞪了辛慕白一眼,悠悠的说:“臭小子,嫌你红姨老了,告诉你吧,红姨我会易容术。”说罢,轻轻一扯,扯掉了脸上的假皮,辛慕白看着苏红的真是面目,暗暗感叹,果真是一个美人,明明已经四十几岁,看容貌竟像只有二十几岁。

……

计划实施的非常顺利,不在意料之中的就是神荼郁垒竟然叫来了飞廉和屏翳来帮忙,不过这也算是辛慕白的收获,因为有青叔和红姨的帮助,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赤龙帮的四个大首领一举歼灭。

……

……

几日之后,辛慕白和云裳就继续出发了。后来又陆续铲除了刑天、夸父、后卿……

却在与共工一站中失去了云裳……

……

6、逝去

云溪县郊外,辛慕白见到了带着手下等着自己的共工,心想,终于来了。

辛慕白叮嘱云裳躲在草丛后面,千万不要出来,自己去和共工大战起来,共工武功很强,辛慕白跟他打了几十个回合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身上还受了重伤,共工抓住时机,一掌向辛慕白劈了过来……

“啊,沐哥哥,小心”!云裳不知何时从草丛后面冲了出来,为辛慕白挡下了共工致命的一击。

“噗……”鲜血从云裳口中喷出,染红了苍茫的天空,染红了辛慕白的眼和心。

“云裳”,辛慕白的声音凄厉,带着深深的悲痛与绝望。本想着奔向云裳的身边,却被赤龙帮的人牢牢包围。辛慕白目光带血的望着眼前的这些人,体内的能量全部被激发,以不怕死的打法终将赤龙帮的人全部击杀。

……

“云裳”,辛慕白扔下了手中的剑,跌跌撞撞跑到云裳身边,跪在地上,紧紧将云裳抱在怀里。

“云裳,小懒虫,快起来,别躺在地上了”。辛慕白一边笑着和云裳说话,一边用手去擦云裳嘴角和脸上的血,奈何血却像流不完一样,怎么也擦不掉。

云裳吃力的抓住辛慕白的手,无力的笑了笑说:“沐哥哥,云裳累、累了,不能再、陪着你了,你、你要铲除赤龙帮最后、的力量,然后好好活下去,代替、云裳好好活下去……”

辛慕白终于忍受不住,放声痛哭起来,自从养父母去世,好像这是辛慕白第一次哭。将云裳紧紧抵在自己胸前,声音颤抖着说:“云裳,没有你,我还怎么快乐”。

云裳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塞到辛慕白手里,吃力的的说:“这是、这是云裳给沐哥哥绣、的,本想铲除、赤龙帮以后交、交给沐哥哥,但是云裳等不到了,沐哥哥,这里有、有云裳的头发,有它在,就像云裳陪着沐哥哥一样……”

说完,纪云裳终于闭上了眼睛……

7、尾声

一个月后,江湖上传来一个消息,为害江湖几十年的赤龙帮被一个不知名的少年铲除,少年杀了赤龙帮首领,烧了赤龙帮的地盘。

至此,为害人间的赤龙帮覆灭,众人奔走相告,额手称快。但是没有人知道铲除赤龙帮的人是谁,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知道有这样一个英雄……

……

杨柳依依的河岸边,一名少年临河而站,手里拿着个荷包,望着荷包,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云裳,明天我们就游玩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破庙了,高兴吗?”

少年转身欲走,耳畔似乎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你叫什么啊?我叫纪云裳,就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的云裳”。

少年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笑了……

关键词相关页面:      qq忧伤个性签名      论坛个性签名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江湖武侠推荐

最新江湖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