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散文 > 随笔小札

夜中杂记

时间: 2016-10-03 10:31    阅读:1701 次    作者:噶伦

彻夜的未眠,无心安睡。索性披了件衣服起身,立在阳台上,想着平日里伶仃往来,异乡颠沛,渐行渐远,路走的越来越冷清,倒不如此时和那孤寡的街灯做个伴也好。

仔细觉得,其实也不尽然。街灯上有青枝,夜风掠过,枝影缭乱,彼此都缠绵缱绻,欲语还休。再有那数里更数里外昏黄凄亮一片,都是经过风吹日晒的街灯,谈到作伴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的借口罢了。

不过此刻我也不愿去深究这自然以外的规则,异类个体间所有的猜测都基于臆想,真的只是异度空间里的思维黑洞,无头无尾。

我想猜测的只是另一个未解的问题,正如我于白日里同人用理论虚无的谈论一样,一个值得研讨却没有答案的难题——繁衍就是轮回。儿童时代,我曾做过很多次的幻想,前世今生,前朝古时,岁月轮转。种种跨越时间空间在现在看来没有任何逻辑依据的想象,萦绕了我的前半生。

思绪在空荡里孤独的回旋,惨黄的路灯明亮了黑夜,周围的事物变得模糊,失去了光鲜的外表,赤裸裸的出现在视野,陌生而又真实。望了眼夜空,今晚没有繁星,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的苍穹,万物如同失了刀柄的剑刃,冰冷锋利不容接近。

或许那虚空存活了千万代,而我只是其中一只落单的灵魂,背后没有牵引,骨子里却是千丝万缕,嵌入血肉。倘若我是一只飞鸟,那么我就此如同自由的枷锁,渴望天空,却被嘲笑画地为牢。平生并不拘谨,只是怯懦,不愿去撞碎爱的囚笼。此番若可以,我要将这层面具撕得粉碎,如同所有的拘禁都瓦解,那我是何一种姿态,去屹立不倒?长期的昏庸,忘了思考,也拒绝了所有的高飞,翅膀都生了,只是空有了一颗翱翔的心。

耳际传来千言万语,无数的嘈杂湮没在眼前。看不清面容,听不清声音,似乎又是在遥远的地方传来,断断续续,重复着一个音符,空洞的令人畏惧。人是一棵能思想的苇草,易折易损。无数的思想羁绊在我的前方,堆得很高。我要迈出很高的步子,跨过去,不能践踏,也不能屈服。无妄的思想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它带有摧毁一切的魔力,给人以空洞的颤抖,却步不前。

今夜怕是没有露水,沾湿不了衣襟。台下的泥土一片漆黑,我曾在下面埋葬过一片梧桐落叶,当然早就化为尘埃,或许还飘散在我的窗台,不言不语。(若晴美文网

夜色昏沉,凄风回荡,不敢立足,以免惊了晚归的孤魂,遂转身钻进空洞,匿了,踪迹。

关键词相关页面:      短篇儿童故事      短篇寓言故事

网友点评


随笔小札推荐

最新随笔小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