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玉米地风波

时间: 2016-10-24 17:45    阅读:2302 次    作者:乌鸟刀

“一句话,你还想见你孙子不?”老李喷出最后两口烟,不耐烦地扭灭烟头,许是这句话如烟头的零火星点,再不行动就灭了,老赵心一横,手一拍,似法官一锤定音地说:“行,照你说的办,打就打。”

家住江西月下村的老赵与老李原是一个生产队的,现在是好友,俩人老伴都去世了。老李儿子是本地的种枣大户,日子还算“小康”,老赵可就惨多了,生活费虽每月按时寄来,但由于孙子正在备考,夫妻俩又忙于工作,已经俩年没见人影了。幸好,有只老猫作伴,老赵本不喜欢猫,因为这只猫是老伴生前抱来养在身边,养着它心里就不那么孤独了。但一想到孙子,心中的苦楚就不请自来。许是老天可怜,这年八月丰收月,事情出现了转机。别人家的玉米地上长金黄大玉米,老赵家玉米地下却挖出一盒金灿灿的黄金链子、戒指之类的宝贝。为防招贼,老李与老赵商量决定告诉赵明,让他回家一趟,并千叮万嘱一定要将孙子带回。

这边电话一打,第二天,雾还没散去,老赵家的门就被咚咚敲响,伴着门外的是赵明的叫门声,老赵披件外衣拿上手电筒开门去了,门一开,瞥见门口的儿子,老赵脖子向外伸,手电筒的光向他身后扫去,完全有安检扫毒品犯的经验,来了句:“我宝贝孙子呢?”“爸,您可真偏心,我大老远来,您正眼还没瞧一眼,倒先惦记起你孙子了啊。”赵明醋意大发地说,老赵将手电筒晃到赵明脸上。“你个小兔崽子还知道有我这个爹啊,怪我眼屎多,竟没认出你来。”老赵说完开了门后的灯就回房了,赵明蹭蹭鞋子上的泥,提着营养品进屋了。

雾散去时已是中午,赵明被老赵叫起吃午饭,等赵明洗漱完毕走到饭桌时,老赵已吃下了一碗,见到赵明来了,放下筷子,回房拿了被红布包裹着的木盒,等掀开红布,里面是雕刻着木兰花样的木盒,虽然有些地方出现了裂痕,但掩饰不住兰花任意摇摆的傲气。等赵明要双手捧时,老赵一缩往怀里揽,然后边盖上红布边说:“明子,这迟早是你的,等你下次带上孙子回来的时候,我就全部给你行不。”“爸,我知道你想孙子了,但他要模拟考了,实在走不开,下次我一定带,加上这些宝贝放在你身边也不安全,你先交给我,哎,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吗?”赵明恳求地说。老赵哪听得去,抱着盒子回房了,一会功夫赵明已吃下一碗,老赵也出来了,赵明起身要去盛饭时,老赵强先一步把剩下的饭都挖走了,然后回身在饭桌上夹了几块咸鱼,用筷子边搅边唤老猫,只见老猫慢悠悠地走来,老赵将饭食倒进特制的饭盒里,猫一闻味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老赵蹲下身来,摸摸猫黄绒绒的毛头,嗓子眼提了提:“黄毛子,多吃点,怀孕多辛苦啊,以后生了小猫还有你受的,尤其是那小猫自以为有本事时,你说的话就像放屁一样,爱听不听。”说完就回房了,弄得赵明是无言以对。

几天过去了,老赵还是要求见到孙子后就拿宝盒给赵明,赵明没办法,打算国庆时带儿回乡。算算日子,请的假也快到了,明天得回去了,为给老爹增加营养,赵明一大早就骑自行车到小市场买了条鱼,排骨,烧鸡。许是自行车老久没骑了,赵明骑上去时轮子都快没气了,他将车牵到修理店,修车的陈师傅是从小看着赵明长大的,一见赵明,东拉西扯拉起了家常:“明子,你老爹的宝盒处理了吗?要不是那帮天杀的家伙在隔村做案,有人发现了及时报了警,不然又不知道骗了多少钱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做人还是本本分分的好,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说完,轮胎已经卸下熟练地摸着转圈检查,赵明听的是一头雾水。他骑着刚刚修好的车越想越奇怪:难怪老爹一直不肯交出宝盒,不会真的被骗了吧,可他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肯说,孙子,不会为了见孙子撒这么大一个谎吧,真是越老越糊涂,直说不就好了吗?边想边用力踏自行车,只想赶快回家弄个清楚。他从陈师傅那里得知,半个月前,几个操着台湾口音的人来到月下村,通过本地人的指路,那几个人在老赵的玉米地里来回丈量,把正在打理玉米的老赵吸引了过来,他们自称是当年国民党潜逃台湾的后代,当年,他们的爷爷为了保命,把一盒珠宝埋在了地下,经过多方打听,正是在老赵家的玉米地下,在得到老赵许可后,他们果然在地下挖到一盒东西,打开一看好几条金链,戒指,在玉米叶的摇摆下显得甚是耀眼,在这帮人的花言巧语下,老赵花了2千买了这盒子里的宝贝。

离家还有一半距离时,赵明尿急,躲在树丛里小解回来时,看见自家的老猫弄倒了自行车,把一条鱼给叼走了,气得赵明捡起石头向猫咂去,还破口大骂:“这条死猫,几天不见,竟跑到这里当起了山大王,看我不抓你回去炖了。”赵明边说边跑往猫的方向去。不一会儿,老猫跟丢了,赵明看看四周,地上全是枯死的玉米杆,已被这地的主人分成几堆,估计过几天可以焚烧当肥料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自家的土地。这时,赵明听到几声像小孩嘶哑而微弱的叫声。顺着声音找去,拨开几片玉米杆叶,发现眼睛还没睁开,毛还没长全的三只小猫,而猫旁边正是自家老猫正在啃鱼,老猫见到赵明,马上警惕了,尾巴立刻往上翘,周围的毛都竖起来了,像把剑一样要跟赵明决斗,吓得赵明后退了几步,很快老猫叼着小猫转移了阵地,只留下还没啃完的鱼,正在赵明准备离开时发现刚才小猫躺下的地方有个东西正在发光,于是立刻跑上去,从土地里扯出来,竟是条完整的金链。等搓净链上的土,链上的颜色也沾到了赵明手心。这会儿,赵明可确定老爹是被人骗了,然后又骗了他,想起那帮骗子。赵明心里还是一阵凉嗖嗖的,好在骗子骗钱。如果碰上硬抢的,老爹又那倔脾气,荒郊野岭杀人抛弃尸,那多可怕。想到这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子,干啥呢?”老李这么一喊吓得赵明手里的链子都掉地了。“啊,是李叔啊,赵明捡起链子,并擦了擦。“你,你都知道了?”老李看着赵明问道,赵明点点头。“明子,你也别怪你爹。”这一切都是我叫你爹这么干的。我们也知道骗人不对。但也没办法啊!“不,李叔,说到底也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常年不回家,你们也不会被逼得想这种办法,老爹也就不会被人骗二千块。”“二千块,听谁说得的。”老李突然声音一提。赵明一五一十的把从陈师傅那里听来的告诉赵明,老李听了笑着摇摇头。“明子啊,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爹,你说你爹在这耕了一辈子的地,地下埋了什么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你说是吧。还有,明子啊,你往深了想,你说一个牙齿快掉光的老头为什么种玉米。还不是你们年轻人喜欢,就是盼着有天能回家,能吃上自家地上长出的玉米,希望不会忘记祖辈生活过的土地,做人不能忘本。你说俺说的对不对。”赵明听了连忙点头,竟不由地蹲下抚摸这块祖辈留下汗水得土地,鼻角一酸,眼角泛起点点泪花。(若晴美文网

赵明牵着与老赵同行往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人沉默着。“对了,李叔,那帮人的木盒怎么在我爹手里。”赵明这句话打破了沉默,激得老李像吃了炮弹一样,滔滔不绝地边说边比划。“说起这,还不是你爸和我老李头脑瓜子好。那天,俺正好找你爹,见一帮人围着你爸转,你爸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喊了句‘老赵头,听说你儿子升为警局局长了,什么时候请我喝酒,’你爹笑着喊,‘少不了,他昨晚打来电话,说今日回来,不知到哪来了。’”我这时看看远方指了一辆在远处驶来的黑色轿车,‘是不是那辆’你爹顺着我指的方向望去。‘是啊,是啊,那小子速度挺快的。’”那帮家伙见了我们的“双簧”吓得连盒子都不要就跑了。老李一人饰两角演了起来,逗得赵明连自行车都在发抖。

自此以后,谁也没提过宝盒了,老赵还和以前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唯一的改变是老猫身边多了小猫,而老赵也开垦了块玉米地。因为今年中秋儿子赵明一家带回城好多玉米,孙子说来年还来爷爷家吃玉米。

关键词相关页面:      搞笑幽默小说      爱情的格言

网友点评


情感故事推荐

最新情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