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江湖武侠

肖七传

时间: 2014-09-06 11:40    阅读:4296 次    作者:荷塘清风
走在路上。这位美女,你不用对我依依相望,我不是什么大侠,我只是一个天涯过客一个孤身旅人。很偶然的,我路径某地,遇到正被强徒纠缠的你,于是,我出手救了你,然后我送你银两,为你雇了马车让车夫送你回家,我这就要别过。
这位美女,你不用像看个英雄一样的看我。落魄的我,连个狗熊都不如,你是个美人,我出手救你也就救你,不是因为什么侠客心结,你不要多想。就此别过。
我大步走向夕阳铺就的前方,身影会渐渐的溶入一片落日的余晖中。那女子看着我的目光一直铺展我的脚下,和着那长长的荒草连缀到天边。我不想回头,也懒得回头,就这么一直走,我都不知道要去向何方,何时是个头?天涯没有止境,我的行程也该如此吧。
身后又冷风吹,不是,是寒风,带着杀气,带着恼恨。我没有回身,没有站住脚,只是反手抽出我背后的木剑,用力一挥,就听喀拉一声,一个人倒在我的身后,我还要往前走,这个人恨恨的喊我的名字,说道,肖七,你是个王八,狗都不如。
我就当听不见,接着往前走,这个人又说,所以,海大小姐才不要你,才和唐大侠在一起。
我的心脏瞬间如中冰流。我站定,回身,走过去,俯下身,拉起这个人,看着他的脸,我认不得他,可是他满脸的恨和鄙夷,就和见过我的大多数追杀我的人一样,这样的表情我很熟悉。
我嘶哑的嗓子,一字一句说,阿海的心,永远都是给我的。
那人看着我不语,可是想来我阴郁的脸色也惊到他,他不再说什么,皱着眉头,狞恶的目光看着我,忽的对着我吐了口浓痰,正中我的鼻翼。
我放下他,手里扔下一把短刀,正是他方才偷袭我的兵器,被我的木剑挡住,可是我还是又一反手抓住短刀的刀把,把他的刀夺到手。
我把刀扔回给他,起身大步离去。他站起身,我没有回头,听着他的动静,如果他还要挥刀再上,我能怎样,还是得一样躲过,然后放了他。可是他喊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不理他,但停下脚步,转身,一把抓过身边的长草,迅速的扔了出去,草呼啸着带着一股锐气,正中他手里的短刀,他的短刀正要对着自己的脖颈砍下去。
草在刀身上碰了一下,这个人全身被震得一抖,刀也当啷掉落。他呆呆的看着我。想是他对面就是漫天的夕阳,纵然阳光已经不刺目,还是晃的他眼花,他只看到我的人影,背后是圆圆的红红的夕阳。我整人都笼罩在一片夕阳的光中,在他看来,很不真实吧?
他悲愤的道,我的父母都被你杀了,我杀不了你,又被你救了,我怎么有脸去见我的爹娘?
我想不起来他的父母是谁,我杀过的人,不是一个俩个,我领导的流花寨子,是绿林有名的大寨,纵横四方,连官府也拿我没有办法。那几年,我杀了多少人,夺了多少财物我怎记得。我知道,日日欢歌酒肉,我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和快乐。
直到天下武林中人以我为公敌,各大门派纠合万数来人,夜间偷袭我的流花寨子。我满身武艺,也只是个只身突围。回首看时,那辉煌如宫殿的流花寨子,消失在漫天的大火中,火光熊熊,我所有的兄弟,财产,都融化在火海中。
那一刻,心里就像坠入火海地狱,烫的我要生不得要死不得。
可是就算到了绝路,我还是贪生怕死,我惶惶然如丧家犬到处逃命。追杀不断,我杀人,突围,在绝望中逃窜。有时候我也不想这样,就真死了,又能怎样?
可是又不甘心,又怕死。就这么逃,我的雄心都消磨了,整个人就活喘气。反而习惯了这种生活。而我心里还放不下俩件事。一件事是我的宝藏。我到处掠夺来的宝物,都让我藏在一处秘密的地方,追杀我的人,大多也是为了要从我的嘴里知道宝藏所在。
还有一个,是我的妻子。她是人称天下第一美人的海兰花,是我从大侠唐春客的婚礼宴席上强抢来的。海兰花原本和唐春客是从小到大的爱人,新婚盛宴,响马来袭,我骑着我的白马,带领我的兄弟们,闯过一道道关卡,破坏了一道道机关,抢走了海兰花。
回了我的流花寨子,我逼着海兰花和我成亲,如果不答应就杀了唐春客和她的全家。她含着眼泪和我拜堂。但是我一直都没有碰她。我的意思是,我不碰你,到你心甘情愿和我要在一起生活。
我们一直都是各住各的。流花寨子很大,固若金汤。寨子外有天堑,寨子里,就像个小王国。寨子里的男女老少安居乐业。看到的人没有人认为这个是强盗窝。
我对海兰花说的很清楚,我们都是被官府逼上山的良民,聚集的多了,就成了强盗。开始我们攻打县城,后来是州城和府城。我们只抢贪官豪强。我们不碰老百姓。
海兰花不信,民间传说我都是很不堪的。我才不去管别人怎么说。我带着寨子的人,过的好好的才是本事。
可是,人言可畏,我还是成为别人口中的恶鬼,于是被公然讨伐,虽然是被夜间偷袭,但是天堑还是被越过,流花寨子成了火海。
海兰花居然挥舞着霜剑护送我逃出寨子,她还对我说,不管怎么,我的心都是你的。
这个女人只和我生活半年,就对我这么说?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