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江湖武侠

肖七传

时间: 2014-09-06 11:40    阅读:4762 次    作者:荷塘清风
走在路上。这位美女,你不用对我依依相望,我不是什么大侠,我只是一个天涯过客一个孤身旅人。很偶然的,我路径某地,遇到正被强徒纠缠的你,于是,我出手救了你,然后我送你银两,为你雇了马车让车夫送你回家,我这就要别过。
这位美女,你不用像看个英雄一样的看我。落魄的我,连个狗熊都不如,你是个美人,我出手救你也就救你,不是因为什么侠客心结,你不要多想。就此别过。
我大步走向夕阳铺就的前方,身影会渐渐的溶入一片落日的余晖中。那女子看着我的目光一直铺展我的脚下,和着那长长的荒草连缀到天边。我不想回头,也懒得回头,就这么一直走,我都不知道要去向何方,何时是个头?天涯没有止境,我的行程也该如此吧。
身后又冷风吹,不是,是寒风,带着杀气,带着恼恨。我没有回身,没有站住脚,只是反手抽出我背后的木剑,用力一挥,就听喀拉一声,一个人倒在我的身后,我还要往前走,这个人恨恨的喊我的名字,说道,肖七,你是个王八,狗都不如。
我就当听不见,接着往前走,这个人又说,所以,海大小姐才不要你,才和唐大侠在一起。
我的心脏瞬间如中冰流。我站定,回身,走过去,俯下身,拉起这个人,看着他的脸,我认不得他,可是他满脸的恨和鄙夷,就和见过我的大多数追杀我的人一样,这样的表情我很熟悉。
我嘶哑的嗓子,一字一句说,阿海的心,永远都是给我的。
那人看着我不语,可是想来我阴郁的脸色也惊到他,他不再说什么,皱着眉头,狞恶的目光看着我,忽的对着我吐了口浓痰,正中我的鼻翼。
我放下他,手里扔下一把短刀,正是他方才偷袭我的兵器,被我的木剑挡住,可是我还是又一反手抓住短刀的刀把,把他的刀夺到手。
我把刀扔回给他,起身大步离去。他站起身,我没有回头,听着他的动静,如果他还要挥刀再上,我能怎样,还是得一样躲过,然后放了他。可是他喊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不理他,但停下脚步,转身,一把抓过身边的长草,迅速的扔了出去,草呼啸着带着一股锐气,正中他手里的短刀,他的短刀正要对着自己的脖颈砍下去。
草在刀身上碰了一下,这个人全身被震得一抖,刀也当啷掉落。他呆呆的看着我。想是他对面就是漫天的夕阳,纵然阳光已经不刺目,还是晃的他眼花,他只看到我的人影,背后是圆圆的红红的夕阳。我整人都笼罩在一片夕阳的光中,在他看来,很不真实吧?
他悲愤的道,我的父母都被你杀了,我杀不了你,又被你救了,我怎么有脸去见我的爹娘?
我想不起来他的父母是谁,我杀过的人,不是一个俩个,我领导的流花寨子,是绿林有名的大寨,纵横四方,连官府也拿我没有办法。那几年,我杀了多少人,夺了多少财物我怎记得。我知道,日日欢歌酒肉,我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和快乐。
直到天下武林中人以我为公敌,各大门派纠合万数来人,夜间偷袭我的流花寨子。我满身武艺,也只是个只身突围。回首看时,那辉煌如宫殿的流花寨子,消失在漫天的大火中,火光熊熊,我所有的兄弟,财产,都融化在火海中。
那一刻,心里就像坠入火海地狱,烫的我要生不得要死不得。
可是就算到了绝路,我还是贪生怕死,我惶惶然如丧家犬到处逃命。追杀不断,我杀人,突围,在绝望中逃窜。有时候我也不想这样,就真死了,又能怎样?
可是又不甘心,又怕死。就这么逃,我的雄心都消磨了,整个人就活喘气。反而习惯了这种生活。而我心里还放不下俩件事。一件事是我的宝藏。我到处掠夺来的宝物,都让我藏在一处秘密的地方,追杀我的人,大多也是为了要从我的嘴里知道宝藏所在。
还有一个,是我的妻子。她是人称天下第一美人的海兰花,是我从大侠唐春客的婚礼宴席上强抢来的。海兰花原本和唐春客是从小到大的爱人,新婚盛宴,响马来袭,我骑着我的白马,带领我的兄弟们,闯过一道道关卡,破坏了一道道机关,抢走了海兰花。
回了我的流花寨子,我逼着海兰花和我成亲,如果不答应就杀了唐春客和她的全家。她含着眼泪和我拜堂。但是我一直都没有碰她。我的意思是,我不碰你,到你心甘情愿和我要在一起生活。
我们一直都是各住各的。流花寨子很大,固若金汤。寨子外有天堑,寨子里,就像个小王国。寨子里的男女老少安居乐业。看到的人没有人认为这个是强盗窝。
我对海兰花说的很清楚,我们都是被官府逼上山的良民,聚集的多了,就成了强盗。开始我们攻打县城,后来是州城和府城。我们只抢贪官豪强。我们不碰老百姓。
海兰花不信,民间传说我都是很不堪的。我才不去管别人怎么说。我带着寨子的人,过的好好的才是本事。
可是,人言可畏,我还是成为别人口中的恶鬼,于是被公然讨伐,虽然是被夜间偷袭,但是天堑还是被越过,流花寨子成了火海。
海兰花居然挥舞着霜剑护送我逃出寨子,她还对我说,不管怎么,我的心都是你的。
这个女人只和我生活半年,就对我这么说?
心情说不清怎样,我一路流亡到此。这个人怎么知道阿海?怎么知道唐大侠?
我冷静下来,发觉不对,再要问他,他冷笑一声,忽的奋力对着旁边的岩石一头撞过去,我忙挡住他前路。哪知他手里忽的就像爆出火花,对着我发出俩团暗器,光亮闪动如火花闪,寒气逼人,如烈焰在爆。光团对我直冲过来,刹那散作天罗地网网住我,我是怎么也逃不脱的。而且那光还都是幽兰的光,我知道,光是闻闻暗器发出的腥味,就知道,暗器有毒,逃不得了。
我站定闭目等死。可是这个人忽的手又一扬。我遍身的光网消失在他的手上。他就像换了个人,周身立正,双目精光,瞪着我,冷冷问,你说,你的基业也没了,你的兄弟也都死了,你寨子里的人也都没了,你的女人也和她原来的丈夫跑了,现在还补办了婚礼,也圆房了,你还有什么活头?一路逃命,就为了你的宝藏,为了东山再起?
我看着他,摇头,我的心痛的我难以呼吸,可是我还是说,藕根大师。我的宝藏,我就是要去处理的。我的女人,只要她过的好,我就放心了。我是要办完我的事,在给自己一个交代。
这人目光收缩,道,你认出了我?
我说,栖霞山的藕根大师,易容之妙天下独一无二,一身武术独步江湖,尤其独门兵器光网银丝,我怎能不认出你?
藕根大师叹口气,伸手在脸上头上一抹,一个尖尖的光头和一张清癯的老脸出现,满脸的肃穆,叹道,你也是个好汉子,做什么一路逃亡?我也是曾经受过你寨子的恩惠,才出手相助,先是一番试探,看你还不是恶到极点。那么,就凭着我在武林混的这些年,还颇有人看的起我这老脸,所以,我和大家伙说,发个公告,就说你出家修行悔罪。大家不再追杀你,你也不要到处藏了。不过。
说到这里,藕根大师严厉的看着我,说,你的宝藏,必须交付。
我哼了一声,问,怎么交付?
藕根大师叹息说,现今边境不安,有外敌来扰,国库不足,你缴部分做军粮,剩下的就都投到安老院育婴堂济贫院和怀少所吧。或是做了医药施舍看不起病的穷人。
我点头,说,好主意。可是我不能。
藕根大师眉头一皱,问,怎么不肯?
说时他手里的光网银丝就要抛出。我跳在一旁,说,我的宝藏,其实就是一处藏书洞。我小时候家里穷,读不起书,父母又没钱看病走得早,所以,我就很爱书,那些年到处抢了好些书,就藏在一个地方,我如果要舍得出去,也得给农村穷人家,让他们认得字。
藕根大师愣了愣,认真的看着我,我说,信不信随你,我是说的实话,你不信,现在拿我的命就是了。
藕根大师说,我信。
我一愣。藕根大师说,当年我云游天下,迷了路,饿昏在流花寨子的后山,是个不知名的女子救了我,给我吃的,又给我指的路,临行前告诉我,不图我什么报答,只要以后我有机会见到流花寨子的当家,相信他说的话就成。
我想着,是哪个女子?藕根大师叹息着,道,我也曾偷入流花寨子,看到里面的人,生活得就像桃花源记里写的,房屋田地井然,黄发垂髫并乐。可是你们终究是生活在人们的常规之外,又确实强抢过,就算你们抢的有的人是该抢,但有的人也不至于啊,也是可以调教悔改的,何况你们抢人的时候,也确实为了自己的安全,杀了不少无辜。
我看着藕根大师。听得四下脚步声沙沙沙。不用转身,我就知道,四下的山道里,满是人,都是带着兵器的人。我冷笑,等着。
藕根大师脸色一变,问道,你们都是谁?
有个人回道,老和尚,你信了他的鬼话,我们不信,什么宝藏就是藏书,胡扯,就是宝藏,快带我们去拿宝,否则要你好看。
天色渐渐的深了,夕阳隐入山后。只能看清四下的影子轮廓。藕根大师怒道,你们快走吧,这个人已经悔过就要入我佛门。
又是一阵讥笑声,然后就是一连声的要我交出宝藏的声音。忽听一阵阵急促的马嘶,就见一群马,风驰电掣般闯入,马过处。乱踩乱踏,群马沸腾一般。围堵我的人群炸了锅一般,纷纷躲避,叫骂声连连,就怕被马踏上,失控的马疯了一般,根本难以管控。
一声呼哨。藕根大师忽的一把扯起我,跳到马群中的俩匹马上,腾云驾雾般随着怒跑的马群冲入夜色中的山谷深处。
不知道跑了多久,好像天色渐渐亮了,能看清群山的模样,能闻到前方水流的气息,耳边听到山风不是狂啸而是比较平和的吹送。马儿们长嘶着纷纷停下来,我听着哗哗的水流,看到前方的淡淡雾气。
就在雾气中,一片草地上站着一个白衣素裹的女子,满脸是泪,痴痴的看着我,我向她走过去。她身边跳过来另一个女子,笑道,你还不先谢谢我,若不是我赶着马群,救了你,你和我阿爹还不知道怎样呢。
我看向说话的女子,有些吃惊,这不是我救过的那个女子,我还要雇了马车送她回家的,她怎么会在这里?
藕根大师疲惫的坐下地来,喘息着道,我未出家时,先有了俩个女儿,大的是在海家长大,小的是我在寺院养大的。这次,是阿海让我们出面寻找你并搭救你。我小女儿试探你,说你值得救,我又出面再次试探你,这才救了你的。
我一言不发,看着海兰花。她慢慢的走近我,伸出手正要拥抱我,我用力推开她,冷冷的看着她。海兰花叫道,阿七,你是怪我和唐哥在一起了吗?我没有办法,我求他,把他招来的武林人士劝退,唐哥答应了,但他的家人要我履行旧日的婚约。阿七,我。
我摇头,说,不是怪你,阿海,你不应该来,你应该是在自己的家里,守着你的丈夫。你这一来,他的心里好受吗,不影响你们日后的关系吗?
海兰花身子颤抖着,说,阿七,是唐哥同意我来的。
我摇头,说,那你也要回去,否则,我立刻就骑马回到原来的路上,让那些围堵的人,再来追堵我。
藕根大师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海兰花的妹妹愤怒的问我,我姐姐大老远的跑来,你还这么伤她?你以为她每天过的好吗?都是天天泪水洗脸的。还不是因为你。
海兰花不语,只是满眼含泪,痴痴的看着我。我不看她,可是我的心里,碎做片片,每片都滴着血,都有她的影子。
藕根大师叫道,山桃,不要胡说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他问我。我说,我的宝藏处,阿海知道的,就是当日我把你抢上山的时候,看你闷闷不乐,我就带你去看桃花的地方。那里有个山洞,隐藏在一处瀑布后。怎么处理,大师看着办,都是书。至于以后,我。
我不再说下去。宝藏有了托付,也就是那多的书会有人好好的处置,又见到阿海,还有什么必要再走下去?我所怕死贪生的俩件事都解决了啊。要见阿海不也是告诉她和现在的丈夫好好的过下去吗?
远远的人声又嘈杂的传来。还是不放过我,啊!我忽的大吼一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阿海和山桃,藕根大师的穴道,把他们扔到马上,用木剑一拍马股,马儿们惊叫着扬蹄远去,身后荡起一片尘埃。
我站在原地静静的等着。不大会儿,一群群的人,乌压压的追赶来,一个个似乎咬牙切齿一般,狠狠的看着我,飞快的冲过来包围住我,一步步向我欺近。我身后是湍急的大河,河水哗哗的使劲的流,河上浮起白白的雾气。一股股冷冷的风吹过来,我脚下一步步往后移动着。人群越来越近包围圈越来越小,每个人手中的兵刃都闪着白光。
看着每个人狰狞的面目,我忽然从未有过的轻松。结束了,有什么可怕的。不待他们扑过来冲过来,我忽的举起木剑当空一划,人们惊得后退了一步,包围圈扩大了些,。我乘此机会使劲把木剑抖开,露出里面尖利的寒钢的剑刃,阳光下,闪亮的剑刃发出七彩光芒。
人群又是后退一步,他们都知道我的武功厉害。我反手把寒剑对着自己的脖颈用力一抹。我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花,在阳光下喷洒,我的身体重重的跌落进河里,哗啦声响,水花飞溅,清澈冰凉的河水很快的,拥抱着我,将我带到它的身体深处去了。
后记:数日后,一个美貌的白衣女子在河边立了一座坟墓,墓碑写着拙夫肖七之墓。她神情憔悴,在墓边结庐而居。一个老和尚和一个美丽的少女来看过她,陪了她几日,就都怏怏不乐的离去。又有一个美男子骑着马来看望她,可是怎么说,她就是摇头。美男子牵马黯然离去。
时光荏苒,一晃三年,墓上青草萋萋。老和尚和少女再来,告诉她,已经把肖七的藏书都送了出去,问她何时回去,唐春客还在等她。女子脸色好看许多,却还是摇头。当晚,老和尚和少女在她简陋的屋子里住下。看着窗外的半弯月儿在树梢温柔的看她,女子拿着自己的长笛走了出去,走到坟边。不远处夜色中的河水闪着粼粼波光,映着夜空中的点点星星。
女子把长笛放到嘴边,轻轻的吹着,优美清凉的笛声在四周飞荡。流萤点着小灯笼在她身边飞来飞去。河水里缓缓的站出一个人,笑容鲜明,眉目爽朗,身姿风采正如从前一般洒脱,正是肖七。他微笑着伸出手,女子欢快的叫了一声,迎了上去,握住他手。俩个人手拉着手,并肩而立,深情对望,就在他们身周,有光芒就像莲花盛开,开在他们的脚下身后面前,这闪着柔光的莲花托着他们,一起缓缓升入夜空,和满天星光溶为一体。
第二天天刚亮,少女先醒过来,一看姐姐不在床上,就跳下床屋里屋外到处一看,不见姐姐,急的正要出去找,父亲藕根大师叹息,着,不用找了,他们一起走了。
少女满脸是泪,哀哀的问,爹,他们去哪儿了?姐姐呢?


藕根大师不答,只是带着她一起走到那所坟边,就见她的姐姐,半躺半卧在坟土上,手里紧紧的抓着坟上的青草,人已经死去,可是那苍白的,美丽绝伦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永远的凝固在嘴角边。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江湖武侠推荐

最新江湖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