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军事侦探

迷途者

时间: 2015-05-13 20:42    阅读:3083 次   来源:转载   作者:蒋辣子

傍晚六点,欧若兰骑着电动车往家里赶。她的居所离公司并不远,但是今天,她觉得回程的路特别漫长。

接连二周,欧若兰一直收到匿名者送来的玫瑰,这让她感到十分不安。她怀疑是好友的恶作剧,曾不止一次的向身边的朋友求证,得到的回复都是否定的,难道是哪个变态的家伙故意戏弄我吧?

想到这,她觉得后背发凉,欧美惊悚大片中的杀人狂魔的血腥画面顷刻浮现在脑海,让她不寒而栗,她甚至感觉到,在身后不远处,有双病态的眼睛正一直注视着她。

当她来到车库时,天上已飘落起细雨。

“鬼天气!”她暗暗骂道,将车停靠妥当。此时,车库中的灯光非常昏暗,有几盏老化的灯管,不停的闪烁着,让这死寂的空间又徒增一丝诡异。

欧若兰从车上取下皮包,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空中划过一道闪电,强光瞬间透入室内。

欧若兰猛一抬头,墙面上赫然印出二条身影,一个是自己的,另一个是…

她心中狂颤,猛一回头,只见在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已站定一人!他穿着白色的外衣,体型瘦长,留着长长的头发,脸上蒙着一只白色的大口罩,手指修长惨白。

欧若兰惊骇无比,瘫软地靠在车上。那个白衣怪人缓步走向她,轻柔地说:“欧小姐,你好。”

“你是谁?别,别过来!”欧若兰大声喊。

“你不要害怕,我是…”对方的眼中突然闪现一丝异样的神采。正在此时,空中乍然响起一阵惊雷,将本就惊魂未定的欧若兰吓得几手跳起来,她夺路往外逃去。

“你不要跑啊!”身后传来对方几乎嘶哑的声音,欧若兰充耳不闻,没命般地狂奔。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头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到,顿时失去知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欧若兰被一股刺鼻的药水味呛醒过来。

她睁开腥松的双眼,看见身边站着两个男人,正关切地注视着自己。她为之一惊,想起身坐起,却感到四肢酸麻,头晕目眩,连起身的力气也没有。

“欧小姐,请安心休息,不要紧张。”说话的是一个年长的男子,他四十开外,留着平发,显得非常干练。

“你们是,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欧若兰有气无力地说道。

“这里是医院,我们是刑侦队的,你可以叫我刘警官,我边上的这位是小张。”说着,他从衣间掏出证件,在欧若兰面前扬了一扬。

“哦。”欧若兰稍稍放宽心,随即说:“刘警官,刚才我,我遇到了一个歹徒,他要,要劫持…”

“这些情况,我们已经掌握,嫌犯是一名流窜作案的变态杀手,经常夜间活动,袭击独行的青年女性,我们现已将他缉拿起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来,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刘警官微笑着说:“的确是你走运,换作别人,恐怕没有这样的机缘。实不相瞒,我们关注你有一阵了。”

“关注我?”

“是的,我们想了解下,你有没有一个朋友叫周浩天的?”

“周浩天!他,他怎么啦?”

“他涉及一宗命案,现已外逃了。欧小姐,据我们所知,你们交往多年,关系不俗,请一定将你所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们,我们的政策你也是知道的,包庇罪犯也是会被定罪的!”

刘警官的话,仿佛当头一棍,把欧若兰刚刚平复的心,又击得七零八落。

“我,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

刘警官闻言,欣慰地笑了,他上前一步,开始询问,小张连忙取出纸笔准备记录。

欧若兰向二位警官娓娓地讲述起自己同周浩天过往的经历,原来他俩是大学同学,曾热恋多年,可是,两年前,双方因为性格差异已经分手了。周浩天最后一次和欧若兰联系,也是上个月在QQ上。周浩天说自己刚换单位,去了一家报社,最近会有一个暗访任务,不过当时欧若兰很忙,没聊几句就下线了。

“我知道了。”刘警官说道:“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请在这里安心休息,如果你想到什么,请及时告诉我,我们就在门口守着。”

他关切地拍了一下欧若兰的肩膀,同小张退身出门。

欧若兰失神地望着天花板,她觉得自己的意识越发混沌,倦意侵噬着她的身体,不禁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突然,欧若兰感到手腕上一阵颤动,猛然睁开双眼,她看见一束微弱的绿光从腕部透射过来。她佩戴的是一只手表式手机,外观和新潮的数码手表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通讯功能。

她解开了屏幕密码,这时,一条电信运营商的短信出现在眼中。

“尊敬的欧若兰小姐,您的好友周浩天于三天前给您留了一条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查看。”

欧若兰不由一惊:浩天的留言信息,他会说些什么呢?

她指尖轻点,眼前赫然印入一行触目惊心的文字:若兰你好,当你看到这条信息时,我已经死了!

欧若兰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中蹦出来,她快速地滚动屏幕,手机上的文字仿佛是一根根利刺,扎得她头脑发麻。

周浩天告诉自己,自从二人分手后,他经受了很大的打击,此后的二年,周浩天不再安于平稳的生活,开始频繁跳槽,在他心中,有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让自己出人头地,这样才能再次赢得欧若兰的芳心。

前几个月,周浩天去了一家小型杂志社,虽说规模不大,但是报酬却非常诱人,这家杂志经常爆料八卦信息,在行业内很有影响。

入职不久,单位就安排周浩天一项重要任务,暗访“金都会酒店”。这家酒店暗设三陪服务,领导让他秘密调查,写一篇报道。

可是,当他深深介入后,看到的不仅是丑陋的钱色交易,更让他触目惊心的是,这家酒店竟私下经营毒品买卖!

周浩天偷偷拍摄了视频,准备提交给主管。突然,一个疯狂的念头控制了他的心智,他暗想:如果把这个视频投放到媒体,最多增加一些民众的饭后谈资,对自己而言,并没什么好处。但是,如果把它作为筹码,向“金都会酒店”勒索,一定能获得丰厚的利益,这是快速通往成功的捷径。

当然,周浩天知道,这是条不归之路,弄不好会丢掉性命,可是,此时不搏,自己或许会抱憾终生。

于是,周浩天将部分视频发送给酒店高层,对方非常恐慌,三天前,约他去面谈。为了安全起见,周浩天留了一个拷贝文件在自己的网盘中,转寄给了欧若兰,并叮嘱她,如果自己遭遇了意外,让她务必把视频交给警方。在短信的末尾,是一个网盘的链接地址和账号密码。

欧若兰一口气把留言看完,她的额头不禁渗出阵阵冷汗!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周浩天究竟经历了什么?刚才刘警官称他涉嫌命案外逃,而他的留言却揭示了一宗阴暗的交易,为什么他们的叙述大相径庭,真相究竟是什么?”

欧若兰的情绪激动起来,她觉得血液在体内翻涌,头涨痛得几乎要裂开!

她一下子坐直身子,想要起身下床。

她一抬头,突然看见窗沿上站着一人,身穿白衣,戴着大大的口罩,用他那细长的手向自己招呼,他的嘴里发出狞笑:“欧小姐,你好啊!”

“啊!救命!”欧若兰紧紧捧住头部,凄厉地喊道。

“咣当!”一声,门被打开了,刘警官和小张冲了进了。

“欧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作噩梦了?”

欧若兰慢慢睁开双眼,昏暗的灯光下,除了他们三人,并无异样,窗沿上也无人影,只看见一轮弯月悬挂在夜空中。

“我,我这是怎么了?”欧若兰喃喃地说。

“可能是你太累了,才产生了幻觉吧!”刘警官柔声安慰。

这时,小张贴近刘警官低声地耳语:“大哥,是不是我们下的药太猛了?”

刘警官没有回复,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头问道:“欧小姐,你也休息了一阵,有没有想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是的,刚才…”她正欲将刚才收到短信留言的情况全盘托出。可是,脑中灵光一闪,她犹豫了。眼前的两位警官出现得太过蹊跷,他们的陈述,为何同浩天相差甚远?我该不该相信他们呢?”

刘警官看出了她神情的异变,忙问:“刚才怎么了?”

“没,没什么,刚才可能是我太紧张了,才胡言乱语,现在好多了,我,我想回家!”说着,她下意识地挡住了手机。

这些细微的举动,丝毫没有逃过刘警官的眼睛,他上前一步冷冷地问:“你的手表,方便给我看下吗?”

“这,这不太好吧…”欧若兰的言语显得苍白无力。

“请配合我的工作!”刘警官几乎是从她手中抢过手表式手机。

欧若兰惊骇万分,眼前这个男人的粗暴行径哪里像一个警察,她越发感到事情的不同寻常,如果浩天说的是真话,那这两个人是谁?

刘警官细细端详了一下这个特殊的“手表”惊道:“手表式手机!我居然没有发觉!”此时,手机已呈屏幕锁定状态。

“请把屏锁密码打开!”刘警官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身体向前近了一步。

欧若兰本能地后退,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突然,她抱住了脑袋,大声地说:“我的头好痛!”

小张望了望刘警官,又看了看欧若兰,脸上显出迷茫。刘警官冷眼看着她,忽然伸出大手,一把抓住欧若兰的臂膀。

“你不要耍花样,快把密码打开!”他的语气格外阴沉,仿佛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欧若兰知道此时已陷入困境,一切挣扎都是徒劳,她越发确信,身边的这两个男人决不是警察,他们如此纠缠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自己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万般无奈下,她只得用颤抖的手接过手机。

当她轻点指尖,在几乎要解开屏锁的一刹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房门大开,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员,纷涌而入!

“不许动!”警员们快速上前喝令道。因为事情发展的太过突然,屋内的两个男人还未及行动,便被控制住了。

欧若兰也被这番突变,惊得目瞪口呆。

为首的警长上前说:“请不要紧张,你已经安全了。我是刑侦队的李警官,几个小时前,有群众报案,说有两个歹徒劫持了一名年轻女子。我们接到报案后,立即调看周边的监控画面,追踪手机信号,最终锁定嫌犯…”说到这里,李警官敏锐地嗅了嗅周围,说:“这个房间的味道好古怪!快请医务人员过来下,我怀疑歹徒对被害人实施了药物麻醉。”

经过检测,欧若兰体内麻醉药剂的成分严重超标,导致她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并产生种种幻觉。

在警员的陪同下,欧若兰缓步走出了房门,她这时才发现,此地根本不是什么医院,而是一家简陋的旅社。

“刚才那两个男人呢?”她问道。

“他们涉嫌非法拘禁,已被押解回去了。对了,你和他们认识吗?为什么他们要对你进行药物催眠?”

“药物催眠?我,明白了…”欧若兰恍然顿悟:浩天的遗书、暗访视频、“金都会酒店”、和自己经历的离奇拘禁,这些事件串连起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销证灭口。毋庸置疑,先前假冒警察的两个男人一定是“金都会酒店”派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找到浩天隐藏的视频,并销毁它,他们或许查到我与浩天的恋人关系,才会…

想到这儿,欧若兰忙说:“李警官,我有一些线索想告诉你!”

“好啊,我们到车上说。”李警官领着她,往路边停靠的警车走去。

欧若兰猛然抬头,不由得惊叫起来。只见警车旁站着一个白衣男子,瘦长的身影,大大的口罩,细细的手指,他长长的头发下面,一片血污!这个人正是在车库中拦住自己的神秘男子。

“他…”

望着欧若兰惊恐的神态,李警官笑了:“欧小姐,你别害怕,他不是坏人,刚才就是他拨打了报警电话,才让你成功获救,他可是大恩人啊!”

“怎么会这样?”欧若兰有点犯晕。

这时,白衣男子上前一步:“欧小姐,不好意思啊,让你受到了惊吓,我…”

“你,你到底是谁啊!”

白衣男子缓缓揭开口罩:“我是远途游戏开发公司的程序员王灿,你曾为我们公司做过广告策划,你,还有印象吗?”

“哦。”欧若兰恍然大悟,王灿是自己的一个客户,他们之间有些小业合作,却根本称不上朋友。

王灿接着说:“我,我其实一直暗暗地关注着你,那,那些玫瑰花都是我送的,今天我,我本想鼓足勇气向你表白,可是身体又不争气,因为前段时间得了急性气管炎,所以,只,只能戴着口罩来见你了,是不是吓坏…”

听到这里,欧若兰不禁面生嗔怒,她走上一步,捶了一拳王灿:“你这臭家伙,装神弄鬼,可把我害惨了!”

王灿脸涨通红,不停地咳嗽起来。

李警官急忙上前圆场:“欧小姐,你可错怪他了。早先在车库里,你受到歹徒袭击,他曾奋力施救,身受多处创伤。之后,他又及时报警,为营救工作争取了时间。刚才他还说挂念你的安危,硬要跟过来。”

听到这儿,欧若兰双颊飞红,轻抚王灿的臂膀:“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没事!”王灿眼中透出英雄般的豪迈。

“好了,我们先回局里吧,还有许多案情细节,需要你们配合调查呢!”

三人上了车,警笛声响起,渐行渐远。(若晴美文网

次日,警方根据欧若兰提供的视频,突击搜查“金都会酒店”破获了一宗毒品大案,根据罪犯的交代,在荒郊外挖掘出了一具焦黑的尸体,疑似周浩天。

看着各大媒体关于案件的跟踪报道,欧若兰觉得一阵释然,她喃喃地说:“浩天,你若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这时,欧若兰的“手表”屏上泛出一抹绿光,是一条留言信息。欧若兰漫不经心地翻看着,突然,她的手僵持住了,眼中浮现惊骇的光芒!

只见“手表”屏上醒目的显示出一段文字:若兰,我成功了,你等着我,我会回来接你的!浩天。

关键词相关页面:      好看小说推荐      心里难受的句子      关于时间的名言      女生伤感个性签名

网友点评


军事侦探推荐

最新军事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