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魔幻世界

走吧,投胎去

时间: 2014-08-29 20:55    阅读:3397 次    作者:张由美

兰静已经死了两天了,已经下半夜了,看着给自己的灵棚,遗像中的自己好年轻哦,好漂亮哦,一阵酸楚,烧纸盆还有余温,火盆旁自己的老公趴在凳子上睡着了,一阵小风,灵棚凄凄落落,好不悲凉。

兰静哭了,她不想死的那么早,很多的疑问,还没来得及解开,就踏上黄泉。

兰静和贾天良相恋一年,结婚一年,相亲相爱幸福美满,老公对自己很疼爱,至少兰静自己这么想的。

只是有一天,无意看见的一幕,让她不知所措到崩溃。

那天,很晚了,贾天良下班还没有回来,饭菜已做好,等的无聊,就到附近的超市逛游,买点生活用品,顺便接接天良。

买完从超市出来,街灯有些昏暗,树荫下,窒息的一幕,是贾天良的背影,正和一个长发女子相拥着,兰静下意识地捂住嘴,努力控制着,闪到一边,看着相拥着不舍的分开。

兰静在外边呆坐了很久,想到贾天良平时对自己的点点滴滴,泪流满面,难道他对自己都是虚情假意?

兰静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平静正常,回到到家里。

“你去哪里了?手机也不带。”贾天良着急地

“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吃饭吧。”兰静平静地说着

“这么晚了,以后别自己下去啊”贾天良关爱着

兰静昏暗了两天,平复了情绪,开始跟踪贾天良,也许贾天良感觉到什么了,跟了几天,一切正常,没情况。兰静有些烦躁。

一天,兰静下了班,来到贾天良公司附近,等他下班,然后悄悄跟在后面,横过马路时,也许是紧张怕跟丢了,怕被发现,不慎被迎面呼啸的车,给撞飞了,她死了。而这时,贾天良已经接着电话,走出很远了,兰静恨恨睁着仅剩一只眼珠子。

看着悲痛欲绝的父母,撕心裂肺地嚎哭,兰静后悔了,为什么自己要怎么做?是可以质问的,可以选择的,还有亲人啊,晚了,一切都晚了。

深夜,兰静飘荡在忽明忽暗的长街上。

“姐姐”有小孩的声音,兰静没有理会,她知道没有人能看得见她。

“姐姐,你哭啦?是不是不想魂被收走啊?怕见不着妈妈啊?”

一个小男孩站在她身旁,仰着头看着她......

“你能看见我?”兰静

“嗯,我死了两年了,姐姐”

“哦,你怎么不去投胎,在这游荡。他们不收你么?”

“我想妈妈,我知道一个地方,招魂的人看不见你。”

“哦,告诉姐姐吧,姐姐也想妈妈。”

“嗯,好吧,我带你去。”

一阵幽风,他们来到一个土丘山下不远处的低洼处,一些枯死的槐树立在那里,夜雾茫茫,月亮有些诡异地挂在槐树稍上,凄凉阴森。

小北指着那些干枯的槐树﹕“姐姐,如果收你的魂日子到了,你就躲到槐树根下,面对着槐树蹲着,背朝外,一定要记住记住啊。那些收魂的人就会看不见你。”

“嗯,姐姐记住了。”

“还有,不能呆得太久,否则就会困在那里。”

“最多能呆多久?”

“三个时辰,再过几天我就不用躲了,我要走了。”

“为什么?”

“妈妈要生小弟弟了,不会那么想我了。”

“哦,那你要投胎去了?”

“嗯”

他们飘回昏暗的长街上。

“明天是我活化日子,小北。”兰静

“哦,你死了,回不去了,留着身子也没有。不要伤心 ,你怨气很重哦,姐姐。“小北小大人似的安慰

“天要亮了,回吧,鬼精灵。”兰静

第二天晚上,兰静躲在曾经的家里,等着贾天良回来,她要弄个究竟,要不死也不瞑目。

半夜,贾天良回来了,有些心虚,进屋把灯都开起来了,一头倒在床上,这几天折腾的,累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兰静幽怨在旁看着。

一个激灵,贾天良坐了起来,他感觉有人在看他,屋里瘆的慌,点燃一颗烟,吐着。拿起电话。

“方便不?跟你老婆说一声,过来。”

又说﹕“妈的,我感觉屋里渗得慌,好像有人,感觉是她,快点过来。”

用不多长时间,有人敲门了,进来一个长头发的男子,皮肤白净,还没等兰静反应过来,俩人就抱在一起亲着。

“害怕?是想我了吧?”那人嗲声问

“有点害怕,还是想你多。”贾天良

“这几天,也不理我。”那人撒着娇

“老婆死了,装也得装几天啊。”

“想她了?”

“有些,觉得对不起她。”

“不要说了......”俩人扭在一起

兰静魂真的要散了,猜想着各种原因,眼前这一幕从来没有......那天看见拥在一起的原来是个男人。悲催到肠子断......

兰静笑了,笑着自己,傻子一样,被眼前这俩个臭男人玩弄,荒唐的人生,她笑着看着……,贾天良猛地抬头,他感觉有人在看他们,有股冷风阴深深地散不去,屋内灯光突然忽闪着。他看着屋的四周。

“啊”把他吓得魂不附体,一个脑袋瘪了一半,一个眼珠子悬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突然晃在眼前。那男人也看见了,俩人吓得又抱在一起。

兰静像机器人一样扭动脖子﹕“托你们的福,你看我的脖子都断了,哈哈,你看。”

兰静把脖子转了一圈问﹕“好笑么?”贾天良俩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还有这个......来,摸摸,好玩么......”兰静抻着那个悬着的眼珠子

贾天良两个臭男人,已跪在地上﹕“我们错了......”

“你们在婚前还是婚后在一起的?”

“婚前,父母催婚,害怕被发现,也想结婚做个幌子,日后好方便。”

“饶了我们吧。”那男人哭道

“卑鄙烂人,我因你们而死,我诅咒你们下辈子做蛇蝎......不可饶恕......”兰静心中的怨气在聚集,怒火在燃烧,燃烧......屋内空气在燃烧。

隔天的晚报头条,标题‘诡异的燃烧’,内容大概是一居民家刚办完丧事,男主人妈到其家,发现两具抱在一起,已经烧成炭的尸体,但屋内设施一切正常,没有被燃烧过......

头七那天半夜,兰静躲在槐树下......

猜你喜欢

网友点评


魔幻世界推荐

最新魔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