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银河国际娱乐官网 > 纯爱校园

我的童年,我的梦

时间: 2015-05-30 12:01    阅读:4366 次   来源:转载   作者:花蕊舞醉

夜幕之下,我一个人行走在零星的街上,口里嚼着他买的口香糖,慢悠悠地朝学校的宿舍楼走去。我的身后,是他,潘郎玥,骑着他的单车背我而去。没错,是我赶他走的。

这个人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他今天又来学校找我了,我不讨厌他,但也丝毫没有一点儿暧昧成分。可是自从他知道我的地址后就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这让我很不自在。你看,不知不觉他又出现在了我宿舍楼下,我很不情愿地在他三个电话的催促下下了楼,他一看到我就喜出望外的跑了过来,我却很不愿意的拉着脸,没给他好脸色看,我似乎看见他失望的表情,好像又不是。因为他马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脸,这让我很不高兴。

“今天不用上课吗?”我没好气的说,“怎么又跑过来了?”

哎,潘郎玥,你还真不要脸,你堂而皇之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你居然说:“不用,今天没课,想你了,就过来看你了”。

我的怒气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说话声音可能有点大了吧,不然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向我们这边看呢?当时说什么了我大概都忘记了,估计不怎么好听。

不知过了过久,你开口了,声音依旧那么沉稳,那么缓慢,让我没法拒绝,也许,这就是谦谦君子,温尔如玉的你的睿智吧。你说:“尹江桃,能陪我出去走走吗?”记得你很傲气的啊,怎么在我面前就这么怂了呢?我最讨厌这种男生了。但对于你,我的免疫力下降了,我说:“OK,去哪儿?”显得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但你却乐的不轻,一路蹦蹦跳跳的,看起来一点不像个大学生,倒像个小学生。

初中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过交集,只是彼此认识而已,就连彼此说句话都没有,只记得一次不愉快的对话,确切的说是你对我喊话,大吼大叫的那种,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可谁有谁想到,七年后的一个夜晚我们有了联系。

那是我大一的时候,大约在周末,我和闺蜜小田在路边的烧烤摊吃东西,我收到了你要加我为好友的消息,是一个网名叫“蒹葭越玉树”的网友,备注是潘郎玥。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朝我大吼大叫,丝毫没有一点风度的你,于是,我果断的忽略了。你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个月后,“蒹葭越玉树”又来了,不过这次备注的很露骨,你直接备注“桃子,加我。”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拒绝就不合情理了,于是,我只好同意了。当晚你就和我聊天了,不过那天晚上我基本没说什么实话,我骗你说我在北京,其实我们在同一座城市,呵呵!没想到的是,你年龄张了,但心眼还是那么少,还是那么好骗。

后来你说要追我,我以为你闹着玩的,就没当真,有时候也和你开个玩笑,可是,没想到你是个那么较真的人。我迟迟不肯谈恋爱,是因为我看淡了青春里的一切,慢慢的,我变的寡淡了,不肯相信爱情了。除此之外,我不肯接受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是因为我心里还有一个人。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正当我徘徊在该不该拒绝你的时候,他,安自强,我曾暗恋的人出现了。尹江桃和安自强我们两个人,我不敢说青梅竹马,最起码也算得上两小无猜了。于是,我义无反顾的拒绝了你,很大义凛然,貌似推心置腹的那种赤裸裸的拒绝,我觉得长痛不如短痛,直接了当是我一贯的作风,对此我也屡试不爽。

我和安自强是小学同学,他在我们邻村,我小时候上学要经过他们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和安自强就认识了,当时丑小鸭一样的我时常会感到无助与孤单,但当时年幼,活动又单调,也不晓得什么。以前我们小学分为两块,从前门进去便是层次不齐的几座土坯房,后门出去有一片开阔地只有两副破得不能再破的篮球架子供那些淘气的男孩子玩,而我们女孩子呢?大多数时间就是踢踢毽子,跳皮筋什么的。操场县便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梯田庄稼地,一层一层的错落有致,围绕操场有一排大槐树,底下有一根粗圆木,我一有时间就会坐在树底下的原木上休息,微风拂过,麦浪的跌宕起伏,密林的刷刷歌唱似乎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景色了。可是,自从遇见了安自强,我就在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树底下的圆木上坐坐了。

我清楚地记着,那是二年级,刚开学老师就开始分座位,男女生按个头大小排成两队站在教室门口,老师在门口盯着,一男一女依次纳入坐,很不幸的是,安自强成了我的同桌,于是,我的噩梦从此开始了,淘气的安自强每天都欺负我,打我,掐我,甚至咬我,变着法的欺负我。我离家远,中午回家吃饭后不睡午觉就直接往学校赶,到校后就趴在课桌上少休息片刻,可是可恶的安自强不适用他那粉嘟嘟的拳头拼命的敲打课桌就是在我耳边大吼大叫,故意不让我睡着,偷偷地把我的鞋带绑在课桌腿上,害得我半颗门牙不翼而飞。有一次我睡得很沉,安自强竟然用彩笔吧我的脸画成了大花猫,看到我泪如雨下,安自强你笑得好恶心,好猥琐!当时不知道我有多么讨厌安自强,想起来狠的我牙痒痒。

说起来,都怪那变态的老师分的那变态的座位,把我安排到了变态的安自强的身边,任安自强虐待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永远忘不了我童年为这个男人而流的泪水,安自强----你这个打女人的男人!正是这个男人,这个打女人的男人,我竟然后来喜欢上了他,而且是暗恋,没日没夜的暗恋。也许是长期恨一个人,时时刻刻想的都是他,自然形成的吧,要么就是和一个变态的人在一起待久了,不然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变态了,而且喜欢的那么彻底,那么纯粹!

上了初中,我剪了清新、隽永的短发,穿了我的红裤子,抱着我的英语课本,穿梭在校园。也就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潘郎玥,不知是我的一头短发还是我的活波可爱,反正,潘郎玥说他就是在这时候喜欢上我的,我不知道!

可是,我心里已经住了一个安自强,再也容纳不了第二个人。于是,我一直留着空位,等待安自强的到来。1997年的农历八月初九是我15岁生日,那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是安自强送我的,一个非常精致的手表,我小心翼翼的收藏着,生怕被妈妈看见或者碰坏或磕到。那天安自强只说了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大都是些祝你好运,吉祥如意之类的话,一直没有等到我想要听的话,不是说同龄的女生都比男生早熟吗,说不定人家根本就没想到哪儿,但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礼物,我就兴奋不已。以为这事已经成了,说没说的名表已不再重要。可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依旧和往常一样,甚至比以往更陌生了。我有时会故意抱着书本从教室门口经过,假装看书,花痴的偷窥。终于,随着年龄的增长,少女的心,终究平息了下来。三年以后的高中,我带着安自强送我的手表出现在了他所在的高中门口,再也没有当初的悸动,安安静静的等待,平平静静的面对,我故意让她看我的手表,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还夸我的手表好看。寒暄之后,我平静的离开了。

一个月后,我走进了大学的校园,在一次遇到了潘郎玥,他扬言要追我,我一样很平静,很冷静,是我还没有走出安自强的过往?还是一时无法腾出自己心灵的位置给别人?还是这个位置安自强站的时间太久了,一时没法适应?我不知道!(若晴美文网

直到今天,我在属于自己的轨道上做着匀速圆周运动,潘郎玥还在继续努力着,我和他能否有未来,我依然不知道!

我时常还会想起那个让我出尽洋相的小男孩,每当想起发生的一幕幕,我都会一笑抿恩仇,因为那个小男孩,毕竟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童年,给我枯燥的童年润了色,给我多了一丝梦!

不知何时,我已经只有了梦,没有了主角,没有了安自强;至于潘郎玥,他的海誓山盟着实让我的鸡皮疙瘩掉完了,当初他对我大吼大叫我也几乎忘却了,我何尝不是这接受他呢?因为他的确很屌!

关键词相关页面:      悲伤的qq签名      最穿越全文阅读      关于大自然的名言      非主流文章

网友点评


纯爱校园推荐

最新纯爱校园